庄严文化

庄子的修养境界

  智慧生活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而人类文化遗产中已经有了无数的典範,值得 学习。古代中国道家有极高的智慧,理解了人类生存的塬理、生活的目标,同时告 诉了我们该怎么作,以达到这个目标,这个努力之道即是修养的功夫,这个追求的 目标即是修养的境界,我们今天要谈的,就是古代道家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庄子, 谈他的功夫修养与境界,以提供我们一个智慧生活的效习标的。     古人所留下给我们的,就是透过文字所表

庄子哲学及其演变书评

刘笑敢<庄子>──书评 《庄子哲学及其演变》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于一九八七年出版了北大哲学系刘笑敢先生的博士论文,《 庄子哲学及其演变》,刘笑敢先生于一九八二年起随张岱年教授攻读哲学博士学位,系统 性地专研《庄子》一书,并于一九八五年夏天获得博士学位,从其完成博士论文迄今已有 九年时间,然其论文中对庄子哲学思想的研究成果,仍有许多值得今日两岸中国哲学研究 工作者参考重视之处。惜该书迄未在台未

《庄子外篇》中的儒道义理辨正

《庄子外篇》中的儒道义理辨正 华梵大学哲学系杜保瑞 摘要: 本文处理《庄子外篇》中涉及儒道价值辨正的问题,文中将《外篇》涉及对仁义概念的价值批判或价值结合的文字进行逐一讨论,归结出《外篇》中对于仁义价值有结合型一型与批判型叁型,其中以无为结合仁义的类型,其实是老学的型态,其他叁类批判仁义的义理类型则符合庄学塬型中对待仁义的态度,其一为高举境界,不需仁义﹔其二为蔑视歷史文明发展,以仁义为社会堕落的

有道人格的精神至境与现实理想

庄子文章描写了许许多多的理想人格及其境界。其中主要是自然性和超自然性的内容,尤其是超自然性的内容,这是庄子之所以成为庄子的根本存在。本篇文,庄子再次描写了两种理想人格,使其理想人格更加丰满和形象。 本篇问共前后两大部分:前部分从“田子方侍坐于魏文侯”到“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共有四段内容,突出表现了超自然性的理想境界,把超自然性的理想人格同道的境界联系在一起,使其道境具有动态的人格化,同时也使其

知北游:处处有道不知道 物物随化不离道

“道”是道家哲学的核心,也是庄子理性玄思的根源。庄子从道论体系出发,建立了全方位的宇宙观、政治观和人生观。因此,庄子之道包藏万种,无所不容。《庄子》书中,道字出现十分频繁,据统计约有320多处(参见崔大华《庄学研究》第118页)。另有“大道”、“人道”、“帝道”、“至道”、“圣道”、“妙道”、“道人”、“道引”、“道术”、“道枢”、“道理”等道义复词。从各篇分布的情况看,道字频率出现最高的又正是

秋水:参悟宇宙荒远辽阔的无限性以摆脱人类陷于自我坎井的囿限

秋天,红叶飘飘,霖雨绵绵。当数以白计涨满可雨水的川流同时灌入黄河的时候,黄河便是一片汪洋,漫无涯际。此时,主宰黄河的河神那种“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的自满心态便会油然而生。于是,在本篇文中,庄子一开头就推出了一个无限美好的画面,预示着问题的无穷远大。然后渐渐地展开对问题的深入讨论,描写自然物中那种种自以为是的满足心绪,理解自然天地及其宇宙万物是个无限性和无穷性的形态,每一个物体或其所拥有的范围都不

至乐:万物生息无穷转化 死亡无乐是至乐

生活于这个地球上的无数生生息息的生灵,惟人类最富于情感和理智。人类以其独特的内在表现,普通追求各色各样的快乐和避免种种痛苦,然在所有的快乐与痛苦中,人类惟以生为最大的快乐,以死为最大的痛苦,故人类的常情总是趋生避死的。但在老庄看来,这种常情是多余的。因为人类的形体不过是物的气聚,死生如昼夜,生未尝快乐,死未尝痛苦。并由于庄子深受老子主静、主阴和无为思想的影响,以为死是阴,是静,是无为,因此较之以

达生:以天合天无为畅达的自然人生

人类本为自然,无人能解说。但人类自有社会以来,就逐渐地脱离了自然本源,产生了许多自我困惑与苦难。于是,人类开始有了人生解说与探索,寻求摆脱人类困惑与苦难的门径。其中,有寄托于上帝与神的虚幻来拯救人生;有靠自我奋斗,追求物欲和名誉地位来满足人生靠人类自身的理性力量来重塑自己的快乐人生。与此不同,庄子却能参悟人生的自然禅机,透视人生不幸的社会根源,探寻摆脱社会灾难和回溯自然本源的途径。故于本篇文中,

山木:抛弃物利累 虚己顺化以游世

本篇文由多组故事构成。故事描写生动幽默,寓意深远,很大特色。其中,主要是从人与物,人与人之间的利害关系上阐明了人类虚己免害,重性轻利的人生哲学问题。 文中,庄子隐约地透露出了对人类存在的失望。认为在这个世界中,自然万物本无意、无知、无利害,更无谋求某种趋利避害的对策。如天劈雷火,洪水泛滥,地震灾害,肉弱强食,螳螂捕蝉等,都不过是自然发生的自然现象。它们无心机,无机巧,无怨无悔。无悲无哀。然而,由

缮性:尚自然谵漠 哀人类德衰

本篇文,庄子多以理性思辩为形式阐述了自然德性的 内容。 从其赞美自然德性的过程中,印证了庄子崇尚自然哀漠的 纯正信念表现了他对知与恬交相养的人与自然正确关系的真诚理解,向往古人混芒常自然的时代,并以自然为指归而哀感于人类自然的 德衰,表达了他对有为治天下对人类自然纯朴破坏的悲愤心情。尤其是在时命大缪的时代里,庄子虽不作有为的抗争却依然关切人的性命存亡,为人类指明了一条特殊的存身之道,并劝戒人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