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混沌”解

庄子与另一位“忧患派”人士几乎同时、同乡,那位“忧患家”就是“杞人”。

  “杞人”的思维层次不是太高,只是忧“天”,不过他毕竟还能算是一位不凡的先哲,因为“天”确实“塌”过,那是六千五百万年前的事,而作为他两千多年后的“现代人”,几乎天天都在目睹“天”渐渐坏下去的现象,天上至少已经出现了两个大“洞”,名之为臭氧层破坏。

  庄子的思维层次则要高得多,他不仅忧“天”、忧“人”,而且对地球上的一切文化现象(包括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都表示忧患,认为人类的每一步文化化,都将株连出某种“所失”。于是,他创造了“逆向思维”体系,呼吁人类在远征中时时回眸,看看故国故都是否已经沦陷;于是,他创造了一个新的文化类别——“反文化”,主旨是揭示文化的“负价值”。

  在《庄子·内篇·应帝王》中,记载了庄子讲过的一则寓言,大意是:远古时候,大地有三个主宰者,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倏”、“忽”、“浑沌”。其中“浑沌”最“本真”,浑朴善良,只是太“原始”,面无七窍。于是,“倏”与“忽”便对“浑沌”进行了“文化开发”,每天为他凿一窍。七日而七窍备,但那位可爱的“浑沌”却死掉了。

  在这里,“浑沌”象征着大自然的“原生态”和人的“原性态”。庄子担心它会在人类的文化活动中失去,有没有一点道理呢?

  对于古人的“忧患意识”,现代人往往持鄙薄态度,例如那位“杞人”就曾被聪明人和自以为聪明的人嘲讽了两千多年。殊不知“天”确实“塌”过。六千五百万年前的一天,一颗像美国曼哈顿大小的流星撞击地球,烟尘四起,仅仅几十年时间,一个庞大的生命群——恐龙,便彻底灭绝了。

  人类的生存史上没有遇到这样的飞来横祸,但人类却用自己的手为地球、为自己制造了形形色色的“烟尘”,日益毁灭着一切本原的“浑沌”存在,最终有可能将人类自己“窒息”掉。而且,越是“现代化”,人类所承受的“负积累”、“负价值”也就越多。

  糟糕就在于这是一种必然,不可超越的。日本学者在北极圈南部北纬66°51′、西经46°15′、标高二千米的地方进行精确测察,推导出地球的大气污染始于公元一千八百年左右。真是让人惊愕,这个年代恰恰联系着地球上一个“人类史的辉煌”——欧洲产业革命(英国始于1760年,法、比始于1830年)。

  这就是说,地球环境的大幅度坏下去,是和“现代化”同步的。

  因其“必然”,故而“同步”。

  恐龙灭绝于“偶然”,人类有没有可能灭绝于“必然”?

  要寻求或推导这个答案,不能求助于活得美美滋滋、神魂颠倒而又浑浑噩噩的“现代人”——诸如“大亨”、“大款”、“大腕”、“老板”之类,也不能专门去听工业局长、商业局长的话,最好是看一看地球本身的褴褛情况:

  全世界每年有五十多亿吨矿物燃料被烧掉,变成粉尘、烟雾、有毒气体滞留在大气中,飘落在水源里。每年有五百至一千立方公里工业污水倾入江河,或渗入地下水。在中国,仅印染污水一项,每年就有六亿吨。不讳地说,地球上现在已无一块净土——珠峰雪样中含锰、含汞,大西洋海底有铅、铬沉积,南极企鹅的脂肪中含六六六、滴滴涕,北极的云雾在明显变酸。超采地下水和污染的加剧,使人类文明蓝图的原稿——淡水分布图已经十分褴褛。例如中国,素有“千湖之省”美誉的湖北,一千个湖泊已经干涸了七百;在人们的梦中和小学课本上仍然美丽的京杭大运河,沧州段已经断流了近二十年,当地人改饮地下水,氟中毒率一度高达百分之三点八。

  有人做过测算,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叶,世界人口将增至六十五亿,工业排污量将增至每年三千立方公里,即使按最小比例,用十份清水去淡化一份污水,将用尽地球上所有的经流资源!人类,将一步步走入被渴死的命运。

  “现代”一词,果真是那么美妙吗?或者说,它的“美妙”后面,果真没有另一种阴影在扩展吗?好,我们不妨看看地球上的“每一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五万五千公顷森林被毁;一万四千公顷土地变成沙漠;化肥使五万七千公顷土地退化成无用土地;丢失七百亿吨标准煤;产生一千四百多吨二氧化碳;几十万吨污物、污液倾入大海;价值二十亿美元的野生动物被捕杀;净增二十六万三千出生者,十六万人求职;一百七十种生物灭绝,四万名儿童死去;四百万人因环境污染而致病……

  我们无疑应该为“现代化”的“正价值”而唱颂歌,但面对它的“负价值”而唱一点悲歌,似也不应被视为恋古,何况“古”也有可爱处。

  中国首部诗集的首篇首句便是“关关睢鸠,在河之洲”,说明两千多年前的黄河上曾有过无数草木葱茏、群鸟飞鸣的绿洲,而今天,连一个也没有了。《伐檀》者,魏风也,魏即今天河北。两千多年前,奴隶们在苦役的折磨下偶一抬头,尚能看到“河水清且涟猗”。今天,人们都不再受奴役,都成了“解放派”,但河北地区却再难找到“清且涟猗”的河流和一株“檀”!

  “现代化”推出的物质辉煌,自然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它对地球的毒化程度和毒化幅度也是空前的。全世界每天有几百万吨氟氯甲烷(氟利昂)挥发到大气中,有无法统计的石棉、沥青、涂料、化纤挥发物去污染天空。一个氯原子,便可吃掉十万个臭氧分子,被两千多年前那位“杞人”忧过的“天”,今天已明显地出现了两个大“洞”,即臭氧层破坏,一个在南极,一个在北美。假如将南极上空的那个“洞”扩展到别处,十米水面以内的鱼类和浮游生物都要灭绝!那么,人呢?

  恐龙所遭受的命运,会不会在今天的地球上重演?

  事实上,征兆已十分明显,我们在前文提及的全世界平均每天有一百七十种生物灭绝,有四万名儿童死去,都是和地球环境的破坏连在一起的。

  今天已没有“龙”,但是还有“虎”。虎在自卫能力上不亚于“龙”,而它也同样在走向灭绝。全世界九个虎亚种已经灭绝了五个,亚洲的虎总量已由五十年前的六万只暴减为今天的两千只,中国则由二万只暴减到不足一百只!

  地球在战栗、颤抖。

  其实,只要我们排除物欲,走出在物质世界中糊里糊涂地染上的盲目乐观,抬起头来认真看看我们脑袋上的天空,它哪里还是蔚蓝色的原稿?只要我们认真地调动一下本真的舌头,去尝一尝粮食、蔬菜的味道,它哪里还是有色植物的原品?

  人是很聪明的物种,但由于他受自作聪明积习的污染太久,已经很难接受庄子的“逆向思维”程式了。


<<:  庄子“梦蝶”的文学性

>>:  庄子散文的形象体系

残墙半身大象 严嵩故里"八世一品"

一生经历明朝5代皇帝、在明嘉靖年间执掌朝政长达20年的明朝宰相严嵩,是妇孺皆知的大奸臣的代名词。但...

庄则栋:怀恩情以励志 报祖德以自强

怀恩情以励志 报祖德以自强   11月29日至12月2日,我和敦子应第六届世界庄严宗亲总会会长、深...

书法家严太平

书法家严太平,生于l945年,籍贯湖北孝感,少时客居蔡伦故里湖南耒阳,现为公安部消防局退休大校警官...

莊子之歌《鼓盆而歌》

点击上面播放键“播放” 庄子之歌系列之鼓盆而歌作词:丁开 庄奇能作曲:麦子演唱:麦子编曲:A3音乐...

闽台庄严宗亲会领导在厦门亲切会晤

2008年9月27日,台湾庄严宗亲总会庄崇意总会长在福建省厦门市与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庄严委员会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