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寓言的史学价值(二)


   3、史据不足,但前后一贯者,凡五十七条。

  《逍遥》游:“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

  《应帝王》:“肩吾见楚狂接舆……”

  《田子方》:“肩吾问于孙叔敖……”

  这三条与《人间世》所记载的“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游其门”为相关联的一组材料,故可放在一起考其是否一贯。孙叔敖为楚庄王时令尹,楚庄王公元前613-591年在位,则孙叔敖的年代可以推知。据《论语》所记,楚狂接舆曾与孔子见过,时孔子已不年轻,接舆当与孔子周时或略长,肩吾问孙叔敖,言及孙“三为令尹王云之”之事,故肩吾见到孙叔敖时,必是孙晚年去官之后。若孙叔敖公元前613-591年初为令尹,时三四十岁,至前560年左右成年,则肩吾上见孙敖而下闻接舆之言,这从时代上推考不是不可能的。又孙叔敖为楚人,接舆据《论语》所载也是楚人,孔子曾游楚,史迁多言之,肩吾的国籍不详,但连氏从姓氏上推考,当为陆终之后,也应该是楚人,所以,他们之间曾有交往,从地域上看,是十分可能的。

  《齐物论》:“南郭子綦隐机而坐……”

  《大宗师》:“南伯子葵问乎女……”

  《德充符》:“南伯子綦游乎商丘……”

  《徐无鬼》:“南伯子綦隐几而坐……”

  《徐无鬼》:“子綦……召九方……”

  《寓言》:“颜成子游谓东郭子綦……”

  以上六条,是关于子綦的一组材料。子綦为齐太公的人,成玄英疏谓楚昭王庶弟司子綦,益因误以九方歅为秦穆公时的九方皋所致(详见第三章二、四“庄子师承考”一节),故子綦凡六条时代一贯,当无可怀疑。

  《德充符》:“申徙嘉,兀者也,而与郑子产同师于伯昏瞀人……”

  《应帝王》:“郑有神巫曰季咸。……列子见之而心醉,归以告壶子。……”

  《至乐》:“列子行食于道,从见百岁髑髅。”

  《达生》:“子列子问关尹……”

  《田子方》:“列御寇为伯昏无人射……”

  《让王》:“子列子穷,……郑子阳……”

  《列御寇》:“列御寇之齐,中道而反,遇伯昏瞀人……”

  以上七条,皆记与列子相关的人和事。列子卒于郑子阳被杀之前,生于郑子阳辞相之后,据《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子阳死于郑繻公二十五年,公元前496年,而据《六国年表》。子阳死于郑繻公二十五年,公元前398年(详考见第三章第三节)。从子产、子阳的卒年推考列子的年代,其见及关尹和伯昏瞀人,这是可能的。则列子诸条,在行辈上当无紊乱。又列子和子间都是郑人,伯昏瞀人为子产师,壶子迹曾见过子产,这说明伯昏瞀人与壶子即使不是郑人,也曾在郑活动,则他们之间的往来,从地域上看,实无不合理之处。

  《逍遥游》:“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

  《逍遥游》:“惠子谓庄子……”

  《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

  《德充符》:“惠子谓庄子……”

  《天运》:“商大宰荡问仁于庄子……”

  《秋水》:“公孙龙问于魏牟曰:‘……今吾闻庄子之言……’”

  《秋水》:“庄子钓于濮水,……”

  《秋水》:“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

  《秋水》:“庄子和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至乐》:“庄子妻死,惠子吊之……”

  《山木》:“庄子行于山中……”

  《山木》:“庄子衣大布……而过魏王……”

  《山木》:“庄周游于雕陵之樊……”

  《山木》:“庄子……惠子……”

  《徐无鬼》:“子送葬,过惠子之墓……”

  《外物》:“庄子家贫,故往贷粟于监河侯……”

  《外物》:“惠子谓庄子……”

  《寓言》:“惠子谓庄子……”

  《列御寇》:“或聘于庄子……”

  《列御寇》:“宋人有曹商者……反于宋,见庄子……”

  《列御寇》:“人有见宋王……骄稚庄子……”

  《列御寇》:“或聘于庄子……”

  《列御寇》:“庄子将死……”

  《知北游》:“东郭子问于庄子……”

  以上二十四条,皆记庄子事,严格地说,这二十四条,既不属于“寓言十九”,也不属于“重言十七”,正如《论语》为孔门弟子所记录下的孔子言行事,庄子诸条则是庄周后学所记录下的庄子言行事。按照惯例,这些记录多较比可靠,除非我们有证伪的根据。在一般的情况下,当作为信史看,从时代上考,庄子与惠子、孟子为同代人,惠子的事迹,先秦古迹,先秦古籍多记之,其年代可参见钱穆作的《惠施年表》。荀子曰:“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可见,庄子确系战国中期的历史人物,用荀子时,庄子已为当世名流。《孟子》书未尝提及庄子。但庄子游梁,得在梁惠王后元元年前后,及孟子于后元十五年见梁惠王时,庄子早已隐钓濮水,故二位大师失之交臂,而孟子不知有庄周,庄周不知有孟子。又“东郭子”(《知北游》)一条,年代上迹无抵触,东郭子也就是田子方的老师东郭顺子,当魏文侯时与田子方共同居魏,魏文侯死于公元前386年,而魏惠王后元元年左右(即公元前335年左右),庄子往梁时,东郭或已忻逾八十,然则二人曾见过面,却是可能的。

<<:  庄子寓言的史学价值(三)

>>:  庄子寓言的史学价值(一)

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庄严委员会唁电

马来西亚雪隆庄严同宗会并致庄绍荣宗长亲属: 惊悉第四届世界庄严宗亲会总会长庄绍荣宗长病故,庄绍荣宗...

鄂州谱序一则

谨录鄂州严氏宗谱载“光师祖祭训一则”,供我族人参考。 湖北咸丰严峻 恭录光师祖祭训一则 凡祭必於墓...

香港钟表大王:庄静庵

香港钟表大王:庄静庵 李李嘉诚,舅父庄静庵的“无情”胜“有情”  广东潮州人,原任香港潮安同乡会永...

第九届世界庄严宗亲恳亲大会纪念会刊

第九届世界庄严宗亲恳亲大会会刊封面以本届会长的母亲为封面,慈善善的爱要做多久才感动人?收2元钱一顿...

严嵩:评价迥然的历史名人

严嵩:评价迥然的历史名人    2007年03月10日深圳商报 在分宜还有一位历史名人,一位官阶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