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族谱

《元和姓纂》里的严姓资料

━【作考典籍史】━━━━━━━━━━━━━━━━━━━━━━ 《元和姓纂》唐代林宝撰。林宝为唐宪宗时济南人,官居朝议郎、太常博士。该书因成于宪宗元和七年,故名《元和姓纂》。其内容先列皇族李氏,余者依唐韵206部,分别排列,每韵之内以大姓为首,记载姓氏来历及各家谱系,对唐人姓氏尤为详尽,共计收录姓氏1232个。书中论得姓受氏之初,多原于《世本》、《风俗通》,并引证《世本族姓记》、《三辅决录》、《百

江苏泗阳庄氏家谱及支系大体情况

吾族始祖,原乃河南荥阳漆园草桥人氏,元季,始祖讳镒公,先为苏常左军都督,后任徐泗钲扶使,元末弃官,隐居桃源崇河鹤汀(今泗阳庄圩街东南约四里),迄今己六百二十余年,吾族谱由十二世祖令公自清乾隆二十三年始创,后于民国九年十七世世澄公继六修,距今七十年。

《毗陵庄氏族谱》八修谱牒完成

 历时6载的《毗陵庄氏族谱》八修谱牒终于告成,昨天上午,庄氏家族成员代表在良茂大厦举行了颁谱庆典。   作为江南名门望族的毗陵庄氏家族,于元末明初自金坛进入常州,以秀九公为迁常始祖,至今已传24世,拥有650左右的历史。该家族入常以来,集涓涓细流,至明清已成浩瀚之势,科举鼎盛,名人辈出,家学渊源,自成一派。《毗陵庄氏族谱》为中国名谱,始修于明万历庚辰(1580年),七修于民国甲戌(1934年),

闽台庄姓源流

庄姓源自芈(音m )姓,芈为颛顼五代孙季连之姓,其后裔受周封于楚,春秋楚国国君芈旅去世后,谥号“庄”,史称楚庄王,子孙以其祖上谥号为氏,成为庄姓。 刘秀建立东汉,其同窗庄光不愿为官,归隐山林,刘秀子刘庄继位为汉明帝,庄光避讳改庄姓为严姓。史载严光字子陵,会稽余姚人,耕钓于富春山,历史上著名隐士。严姓子孙繁衍各地,至魏晋时,多数复姓为庄,但山陬海隅偏僻之地,未必改回而仍姓严,故史有“庄严一家”之说

转录一位旅居国外严氏宗所编谱志

德国欧特公司亲爱的舅舅,多谢您关于我们家族历史的第一章,我可以清楚地阅读。可否将全书传来?我们家的历史追述到那样长的岁月,真难想象您是如何收集到这些资料,又是怎样整理出这些祖先身份的?我想您一定去过资阳考察,是吗?您为我们家族做了一件伟大的事。如果我能协助干点什么,请吩咐。 我代表我们全家族向您致谢!您的侄甥女 王萍于美国C.H.T.国际公司 2001年9月18日 附件:四川资阳保和乡柑子湾严氏

湖广填四川 严姓四百年家史故事

家族资料,内部赠阅目录目录1严氏家史前言2四川资阳严氏世系表5资阳严家先辈的历史故事:7第一辈: 湖广填四川圈地垦荒山9第二辈: 换朝停科举避乱隐乡间 13第三辈: 农家出秀才四房宗脉传 16第四辈: 诗书传家兴耕读能当官 19第五辈: 班辈监生定家谱教师撰 22第六辈: 忘祖族谱批忤逆家法判 26第七辈: 学而优则仕忠孝绍前贤 29第八辈: 科举落孙山捐钱买官衔 32第九辈: 善讼增财富仁厚享

资阳严氏家族的历史故事

明朝末年,边关外清兵压境,长城内李自成,张献忠等起义军蜂起,连年征战,烽火连天。湖广两省的百姓,因明军与农民起义军的长年拉锯战,饱受其害,横尸遍野,惨不忍睹。又传言北方的清军要入关南下,明朝气数已尽,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军队拉夫和误杀。据说过去乱军将四川不少地方杀得鸡犬不留,各州府县十室九空,均有大量荒废的无主田地。四川原有410万人口,连年战乱杀得只剩8万人。据地方志载,当时安岳县已户不盈十

一位旅居国外宗亲所编谱志

第一辈:湖广填四川 圈地垦荒山在官兵的“护送下”,一只只移民队伍从湖北麻城县孝感乡出发,困难地步行在山高水险的入川驿道上。人流走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他中等结实的个子,黧黑的脸膛,象一个憨厚的农民,那机警和不安分的眼神又流露出湖北佬那特有的机灵劲。这人叫严明嗣,据说粗通文墨,还会一点拳脚。严明嗣想与其窝在湖北老家坐以待毙,不如借政府垦拓荒地弘扬王化的潮流,到四川广阔天地去“弘化” 一番。

一位旅居国外宗亲所编谱志(连载)二

第二辈:改朝停科举 避乱隐乡间严之华的少年时代是在弱肉强食的移民社会中度过的,经常都看到人们打架动刀。在明朝政权风雨飘摇年头,官府疲于应付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义军,无暇治理民间纠纷。移民中的争议只能靠自己的拳头来解决,人们养成了剽悍尚武的性格,严明嗣也常教儿子严之华几招绝活。儿子有时追问爸爸过去在那里学武?干过什么?严明嗣总讳莫如深,教儿子只能对外人讲:“我家是从湖北麻城县孝感乡马桑坡来的。”谁都知

一位旅居国外宗亲所编谱志(连载)第三辈

第三辈:农舍出秀才 四房宗脉传 眼见着开垦出来的地里郁郁葱葱,庄稼长势喜人,年老体衰的严明嗣生怕野兽出没,糟蹋庄稼,经常一个人拄着棍子,到偏僻的山沟里去“看山”。儿子媳妇再三劝他:“家中已有这样多的田地和存粮,野兽糟蹋点也不怕,您老人家就不必再这样操心了,怪危险的。”严明嗣总不听劝阻。一天,天已黑仍不见他回来,大家急了,打起火把找了几个山头都不见人影。第二天天亮,才在草木茂密的鸡心沟内发现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