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旅居国外宗亲所编谱志(连载)第四辈

第四辈:诗书传家兴   耕读能当官

到了清朝雍正年间,严矩已成家并养了两个儿子,严尔聪和严尔明。我们这房是严尔明传下来的。
初占中原的清皇朝为拢罗读书人的心,曾设博学鸿词科,让各地推荐有学问的人,只要学问兼优,文词卓越,不用层层考试,马上封官。到雍正年间,随着社会慢慢稳定,科举已恢复正常。考好了就能当官,读八股,考科举又成了读书人热中的事情。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严家四兄弟望子成龙,给儿子们连起来取名:尔聪,尔明;尔文,尔章;尔遴,尔选。。。。。。即养儿要聪明,会写文章,最后还要被考官遴选上,这非常简朴地反映了当时老百姓求功名富贵的愿望。不过说来也巧,先辈的愿望真的在尔字辈开始实现了,秀才老五严寅培养出严家第一个官员。他的儿子严尔道在乡试中脱颖而出,后来在乾隆十余年(1748)在布政司为吏员。从垦荒种地的耕读人家出了在官衙里吃皇粮的官老爷,可谓旱涝保收了。
当时布政司是管茶叶和马匹贸易重要衙门,自然想求严尔道办事的乡亲不少。不知是严尔道刚正不阿,得罪了人,还是他家后人的坡地泻洪冲坏了沟里人家的庄稼,别人敢怒不敢言,有人私下编排了不少阴损他的故事:
严尔道本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烂龙,在野猫岩打架闯祸后跑到外地,与那里的地痞流氓混成一团。一天,一个名叫严世蕃的大官亲自到比武场监考。突然一匹马受惊在人群中狂奔,严尔道上前一把死死抓住马缰,几下就制服了惊马。严世蕃得知他也姓严时大喜道:我今日看遍了考生名册,没有一个我们严姓的人,你来得正好,我现在就让你考。严尔道惶然回复:乡下穷,小人从来未习过骑马射箭。严世蕃大笑:有我在,只要你爬在马上,跑到教场那头不掉下来就算数。就这样,严尔道就被录取,后来还被照顾到布政司去为吏员。
 
这完全是一个历史冤案。严世蕃就是被戏曲描写成大奸臣的明朝丞相严嵩的儿子,他是1550年左右的明朝人。严尔道是1750年左右的清朝人。两者相距整整两百年。
     
假如要说有严姓大官暗中关照,那很可能是当时的四川总督年羹尧,因为他本姓严。他祖父严富当年考上进士,发榜时被误写为年,怕耽误前程,只好将错就错,改用榜名年富。年羹尧文武双全,曾为清朝翰林,征西大将军,二品大员。在清雍正皇帝抢班夺权的宫廷政变中,手握重兵的年羹尧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新坐龙位的雍正也让他三分。后来,不知城府极深的雍正皇帝想杀人灭口,还是忌讳年羹尧威过其主,用翦除羽翼和架空兵权的办法,慢慢将他治了罪。
 
其实,严尔道是资阳严家的有功之臣。家中出了当官的,严家在当地就算乡绅官宦人家了,这是光宗耀祖的大事。按风俗,严尔道率众将过去草草埋葬的开山老祖严明嗣及前辈们的坟墓重新围石加高,树碑立传。并按清代官员的家属的待遇,体面地刻上:
皇清待赠祖考严公讳明嗣老大人之墓
皇清诰封严母菊敏老孺人之墓
皇清待赠祖考严公讳之华大人之墓
农村人是讲究风水的,他们认为能出当官的,关键在开山老祖母罗菊敏的坟山位置好,山如屏障耸立,水似玉带环绕。所以又在碑上题了一幅对联:山拥恒墙天然出,水环玉带地生成。
我们今天仍能看到开山老祖们的坟墓,严尔道功不可没。

老二严尔明尽管聪明伶俐,对科举的八股文范本却读不进去。当时,吴敬梓先生写了本儒林外史,将前朝文人奔科举的穷酸像描写得淋漓尽致。范进中举的疯癫,严贡生临终的吝啬,书中人物栩栩如生,成了老百姓取笑读书人的经典话题,不少人为之淡了考功名的念头。严尔明连考几次都名落孙山,渐渐岁数已大,干脆不再考了。他见自己无官运,无奈只好在家耕读,自嘲免了为五斗米折腰的官场麻烦。
尽管严尔明本人未当官,却沾了家中有人做官的光,娶亲不再是农家小户而是街上纪家的女儿了。他口说对功名不感兴趣,却一心要将儿子培养成当官的料。古人云,达则兼善天下,不达则独善其身。他特别留意齐家之道。在他操持下,严家男耕女织,仓廪渐渐殷实,儿孙入馆求学,攻读蔚然成风,慢慢发展成的诗书传家的大户人家。从尔字辈给下一辈取的名字已可感受浓郁的儒家文化内涵。如学圣,学贤,学诗,学书,学礼,学易,学颜,学曾,学思,学孟。
他这房共有学字辈荣,贤,圣,贵,序五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