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艺心理学看庄子“鼓盆而歌”

在论坛看到一个贴子说,在庄子死了老婆,鼓盆而歌的情节中,庄子不过是“装腔作势的小人”。有人在跟贴里说,庄子不悲反乐的表现不是标新立异,不是装酷,而是物极必反的表现,也就是说,庄子在妻子死后“鼓盆而歌”是“大悲无声”的极端体现。庄子是超唯物主义先验论者,他的大智慧看淡了生死,因此超然物外,行为异常。
 
  看到这一段落,我突然想到维戈茨基形式心理学里提到过一节。在该文艺心理学的“净化新解”中,为了批判地继承亚里士多德悲剧净化理论,维戈茨基指出,艺术情感是一种混合的情感,往往在愉快中含有痛苦,兴奋中又有压抑。原因在于人的机体有这样的性质,引用达尔文所说:
 
  “当某一类动作同某些感觉或情感活动联想起来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假设,在直接相反的感觉或情感活动影响下,由于习惯性联想的作用,完全相反性质的动作便会不由自主地发生。”这种情况在普通人中也是常见的,比如人在很高兴的时候,往往流下眼泪;欢呼时高举双臂,哭天抢地时也容易高举双臂。艺术家是一群情感丰富,心思细敏甚至纤弱的人,在生活与艺术创作中更容易有这样的情形。还记得潜心创作战胜癌症的漫画家几米有这样几句话:
 
  总在欢乐的时候,感到微微的惶恐。在开怀大笑时,流下感动的泪水。
 
  庄子是智慧出众的哲学家,更是一位文采超群的文学家,生活与艺术几乎到了分不太清的地步,想想他的“庄周梦蝶”吧,不仅仅有唯心主义相对主义的问题,而是将哲学文学当成了生活方式。在妻子去世这样大的应激事件出现后,强烈的刺激让庄子的心理进入一种巅峰状态,这种状态类似于哲学家文学家在哲思冥想及文学创作中所达到的最高境界。
 
  在这样的激情状态下,一般人狂欢似的举起双臂,我们不同凡俗的庄周,便有了“鼓盆而歌”的“狂喜式”表现。

<<:  庄子的心理学

>>:  王绍璠:《庄子》心解,无用之用是为大用

逍遥快乐歌和歌唱庄子最新下载地址

为了方便海外宗亲下载,特地更新了下载链接 方法一(可以在线播放和下载): 下载:逍遥快乐歌(忆庄子...

走进中华民国时期审计名人庄蕴宽

图为审计博物馆内展陈的庄蕴宽办公场景   走进中国审计博物馆二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幅场景:一位...

回忆祖父严范孙家居琐记

 严修,字范孙,是我的祖父。他生于逊清咸丰十年(1860),病故于民国十八年(1929),终年七十...

香港莊嚴宗親總會新春團拜通知

新春團拜通知 各位宗親: 冬去春來,辭舊迎新。值此2011年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之際,香港莊嚴宗親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