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困惑问庄子:富人有“六忧”

人们把孔子称为“圣人”,把庄子称为“神人”。孔子倡导的儒家思想长期在中国占主导地位,把他奉为“圣人”不足为奇,那为什么把庄子称为“神人”?庄子和老子并称“老、庄”,是道家的代表人物,那么,道家思想对我们今天的生活有什么帮助?台湾大学哲学系傅佩荣教授帮您向庄子讨教人生困惑的答案。

 

庄子是太空人吗?

 

问:有人说,庄子是太空人,这种说法是不是太玄了点?

 

傅佩荣:是啊。庄子在《逍遥游》中说大鹏鸟飞到九万里高,看什么?看地球,并且说,我们平常在地上看天上,苍苍茫茫真是漂亮,好像很幽远深邃;如果你从高空看地上,也是一样的感觉。这句话提醒我们,距离产生美;但是庄子的用意不在于只是美感,他希望你能够摆脱现实的各种束缚。

 

在《秋水篇》里面,庄子说:“秋水时至,百川灌河。”黄河暴涨,暴涨之后向东慢慢地流过去了,流到海里面去。河伯,就是河神,本来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为什么了不起呢?河的两岸互相看过去,分不出对面是牛还是马,说明河面实在是太宽广了,但是到了海一看,更加没有边。河伯就说,还是海神厉害。结果海神说,我们都不算什么,整个中国在四海之内,只是仓库里面的一粒米而已。用一粒米来描写中国,那地球不过是一块小石头。

 

问:那时一没有飞机,二没有航天飞机、宇宙飞船,庄子怎么就会形成这样的概念?

 

傅佩荣:因为他是道家,道家是最特别的一个学派,其他的学派,譬如儒家、墨家、法家、名家、阴阳家,每一家都很落实,只有道家例外。他们的落实是落实在具体的生活规范里面,希望找一条路,达到人生的某种幸福、快乐。但是道家认为,他们做的这些事,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差别,做了半天是无效的,还不如培养智慧。智慧要靠觉悟,只有一个办法,从“道”来看万物。“道”是代表整体,在整体里面每一样东西都值得珍惜。庄子从整体来看时,他才能够超越相对的事物。只有超越高山大海,才能够超越整个地球。譬如说,泰山很高,如果从太阳去看泰山,泰山就很低。这就是庄子的方法。

 

问:那么,庄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傅佩荣:从司马迁的《史记》里面来看。司马迁是史学家,对于哲学家不太公平。他写到庄子的时候,是放在《老子韩非列传》里面,里面插入庄子、申不害。说实在的,庄子蛮委屈的,因为解老、喻老,继承老子的是庄子,不过司马迁只用一二百字就把庄子打发了,只有一句话说庄子说得很对:“其学无所不窥。”就是庄子没有什么书不看的。

 

因为《庄子》里面最令人赞叹的是,他把学问了解之后,提升到“道”的高度。他说:古代的人智慧最高了,能够了解从来不曾有万物存在过。即“未始有物”,从来不曾有万物存在过。当代西方最重要的哲学家海德格尔就认为,庄子这种说法非常了不起,因为他能够发现到宇宙万物根本不存在;我们今天的存在是暂时的、过渡的阶段而已,如果从生前死后来看,每一个人也确实不存在。

 

穷困潦倒,“贫而乐道”

 

问:庄子认为,是贫穷好还是富贵好?

 

傅佩荣:关于价值观的问题,庄子有一种完全颠倒的看法。因为他是战国时代中期的人,那时候的各种有利的成就在他看起来都隐藏着危险。

 

问:应该是庄子所提出的“穷有八极”,包括貌美、须长、身高、魁梧、强壮、华丽、勇猛和果敢。这八项换在我们现在来看的话,如果一个人具备了这八个优点,那肯定是佼佼者,庄子为什么说这种人很危险的?

 

傅佩荣:你想想看,这个人他有自己的生活吗?从年轻的时候崭露头角就开始被人所用,选你当班长,因为你长得最体面;然后让你做所有的事情,到最后恐怕只有三个字:过劳死。相反,我们讲到“三必”——三种必定通达的路,你看到该觉得说:谁要这个?第一个,到处依赖别人;第二个,穷困不通,走投无路;第三个受到各种委屈、耻辱等等。

 

问:在一般人看来,这叫一塌糊涂啊。但是庄子怎么样来看待这“三必”?

 

傅佩荣:庄子处在乱世里面,这三个弱点反而变成最好的隐藏、保护色,就是:我在社会上不被别人注意,反而可以生存下来。

 

问:用三句话描写庄子的话就是:住在穷街陋巷,困穷得织鞋为生,饿得是面黄肌瘦。在这样的状态下,他怎么能达观?

 

傅佩荣:庄子做过小公务员,管过一座漆园,漆园就是油漆的漆,在古时候这些拿来作为粘剂用的;到后来他就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就自己织鞋为生。可见,他的穷困是要考虑到,如果我要避免穷苦,那我要付出什么代价,那他认为,没关系,我安贫乐道,也设法养家糊口。

 

但是你碰到这个时代,你再有本事,你也只好接受命运的安排;但是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快乐呢?在庄子来说,叫做“穷亦乐,通亦乐”。“能够乐道”这句话,儒家讲“贫而乐道”,道家也讲“贫而乐道”,只是不一样的道。

 

问:他如何扛得起这个生活的重担,如何快乐得起来呢?

 

傅佩荣:他有一次向他的朋友借米,这朋友负责一条河流的,定期可以收税。这个人看到庄子说,好,我下个月收税之后,借你三百金(金是古代的一个单位)。庄子立刻变了脸色说,昨天我来找你的时候,在路上听到有人叫我,我回头一看,在路上被车轮压凹的地方躺着一尾鲫鱼。我就问它说,鲫鱼啊,你叫我吗?鲫鱼说,是啊,我是东海来的,现在快渴死了,给我一点水喝吧。我就对鲫鱼说,我去找吴国的国君,请他们开一条河流,把西江的水引过来救你。鲫鱼就变了脸色,然后说,你还不如去鱼干店里面找我。这个故事说明庄子很能够自我调侃。

 

问:他有没有想到去改善自己的生活?

 

傅佩荣:他有很多机会做官,但他也衡量过,做官要付出代价,所以他屡次拒绝。

 

庄子有一次见到一个国君,国君说,你老兄怎么那么萎靡不振的样子啊?庄子说,很抱歉,我是贫穷不是萎靡,萎靡是读书人有理想不能实现,这才是萎靡。这句话跟儒家完全一样,读书人有理想不能实现。

 

他说,我只是贫穷而已,那为什么显得很萎靡呢?他说,大王见过猴子吗?猴子在高大的树上翻来跳去,连神射手都射不中它,神气得很,但是一旦落在荆棘丛中,在灌木丛里面一动就被刺到了。他说,大王,今天是昏上乱相,所以我没有办法,你不能怪我。他箭头一指,就指向你大王自己没有做好,让我这样的人才不敢出来做官、做事,一旦出来做官、做事,一旦富贵,我知道后面的危险。

 

富人有“六忧”

 

问:在庄子的心目当中,他是不是对富人充满了同情和可怜呢?

 

傅佩荣:没错。在《庄子》里面,有钱人有六种缺点。第一种是迷乱,明明已经是有钱了,有钱之后就会享受,享受之后就会迷乱。老子说过,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你每天看了太多彩色的东西,听了好听的音乐,听久了之后,你就迷乱了,不知道最后活在世界上到底要做什么。

 

第二种是,这样的人等于是非常的劳苦。有些人天天在想,下星期股票怎么样做,他比那个穷人更辛苦,没有休息时间。

 

然后,庄子还认为有钱人其实应该觉得羞耻,为什么羞耻呢?你明明有钱了,还常常觉得自己不够,他喜欢跟最有钱的比,跟别人比别的东西。像比尔·盖茨,比尔·盖茨有一张照片,他抱着他三岁的女儿,旁边就写一句话:我抱着我女儿,我觉得我最快乐。

 

还有第四种,叫做有钱人跟生病一样。这话倒是被他说中了,今天叫富贵病。然后呢,第五种,有钱人特别多忧虑,每天在烦恼这个钱会不会被偷、被骗、被抢。最后一种,有钱人充满恐惧,出门怕被绑架,孩子出门也都不放心。

 

问:穷也好,富也好,快乐才重要,知足常乐。

 

傅佩荣:对。知足常乐出自《老子》,“足”是代表物质条件的足,我认为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