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具只眼,透悟庄子

 聂绀弩说: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如实地注释庄子。

  1965年12月20日聂绀弩在致高旅的信中写道:

  我近阅漆园著作,读过十几家著批之类,除训诂派本只在卖弄其说文知识,原不求解文意者外,觉无一人真懂漆园者。

  漆园即庄子。聂绀弩这句话,不知是否有一

些狂妄。但读了他关于庄子的论述,还真是不能不让人感叹:此公对庄子的理解,独一无二,绝不落前人窠臼。

  1966年4月4日致高旅的信,再次语涉庄子:

  近抄《庄子》,觉较杜诗更饶兴趣,且有前人所不知之见,颇发思绪……

  如果说,聂绀弩的解读,是真正符合了庄子著书的原意的话,他便是从古至今真正读懂庄子的第一人了。

  历代注释《庄子》的大家不胜枚举,而今讲解《庄子》的著作比比皆是,读了聂公的论述,才知道别家的讲解都是浮在表皮上,何曾深入其精髓、悟见其真谛呢?

  庄子的学说,历来被归之于道家系统。一般认为,庄子的道家思想讲的是人生修身养心之道,是“无为”的出世哲学,是主张超脱尘世、乐天安命的一种文化思想。

  聂绀弩却看出了庄子学说的背景,是一个存在残酷的阶级压迫的社会,因而,庄子学说从本质上说讲的是政治的道理,讲的是如何对抗统治者。《庄子》这部书的主要内容就是告诉人们对付统治和压迫的方法和策略。这就是聂绀弩的发现,在他之前,从来没有人对庄子作过这样的研究。

  《逍遥游》是《庄子》第一篇,很多专家都说这是庄子写得最精彩的一篇佳作,注释尤详,然而那些解释却不能切中要害。南怀瑾讲《逍遥游》的篇幅达七八十页之多,他讲的几个重点是物化、人化、气化等等,又借用佛学的观念,讲来讲去就是说人生要“真解脱”。聂绀弩不那么讲,他一语道破,逍遥游就是要求自由,要求打破枷锁,那种逍遥境界就是被统治者的愿望。

  《养生主》一篇,注释家都认为是讲养生的道理、修炼的方法,聂绀弩却认为那是告诉被统治者:要保存生命!在那种残酷制度统治之下,生存也不容易啊,所以要善待自己。

  《应帝王》的意思,过去都是解释为“应为帝王”,以为庄子是讲他的政治理想、帝王之道。南怀瑾说:“帝王代表了治世的圣人,这是中国旧文化,上古最古老的观念,认为足以领导国家天下的人,非有道之士不可,只有有道之士才可以入世应世,成为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帝王,这与佛家有一个思想是相同的。”聂绀弩的解释与他们截然相反。聂绀弩认为,庄子眼里根本看不起什么帝王,连尧舜这些圣人他都反对,根本不承认什么“有道之士”,说“应帝王”是适应帝王,或是伺候帝王,都不对,庄子讲的是应付统治者的方法。巫师看壶子面相那个故事,有人认为是国王的英明,有人认为是修道的境界,聂绀弩却说那是庄子对统治者的诡诈多变的本性的刻画。

  聂绀弩是何等独具只眼,他对庄子的研究与众家不同之处在于:其一,以阶级分析的方法,确认庄子是站在被统治者一边的。聂绀弩认为《庄子》这本书“在社会进步时期,他是一本反动的书;在社会反动时期,他是一本进步的书”。这是聂绀弩的阶级分析的辩证法。用这样一种方法去研究庄子,完全打破了自古以来把庄子作为道家研究的那种定局,就可以看到庄子学说中充满了政治智慧和政治谋略,而绝不只是修身养性的人生哲学,更不是虚无缥缈的仙宗道旨。其二,以亲身的经历,感受庄子思想的深邃。聂绀弩研究庄子,始于他从北大荒返京之后。戴上“右派”帽子和发配北大荒劳动,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记,促成了他的思想和写作的重要转捩。所以他才理解了庄子为什么谈那些无边无际的问题,讲那种渺渺茫茫的道理,才理解了庄子为什么厌恶劳动,为什么羡慕残肢断足、不用劳动的人,为什么要描写那种故意消磨时间而不求效率的劳动。其三,以庄子为现实的镜子,直面时弊。他对庄子的研究是紧紧与对时事的忧虑和思考联系在一起的。其四,从劳动人民的立场,鉴取庄子的精华。聂绀弩出身于城市平民家庭,在诗歌的态度上他偏爱杜甫而贬抑李白,显示了很强的平民意识。聂绀弩认为,庄子学说中有自相矛盾的东西,凡写劳动人民的是其精华部分,凡反映统治阶级思想的是其糟粕部分。这就是他研究庄子的鲜明的立场和观点。

  以上几点,大概是从古至今所有研究庄子的人都做不到的。聂绀弩对庄子的理解是他人都未曾达到的境界。

  文化大革命爆发前夕,北京抓备战抓得很紧,各单位都在挖防空洞。一次友人见面问聂绀弩:“庄子搞得怎样了?”他说:“备战!谈什么庄子!”但立刻又转口道:“现在正在把先秦诸子通通涉猎一下,把当时各家的主要思想弄清楚之后,回过头来再搞庄子,这样就可以搞得深些。”友人开玩笑说:“打起仗来你就背着庄子、老子、列子走吧!”可知他对研究庄子确是很耽迷的。

  聂绀弩积年专事古典文学研究,成就斐然,尤其于《水浒》《红楼》《聊斋》等古典小说多有深鉴,均见专著出版。1957年反右使他中道受挫,他清楚地看到一种极端思潮已不容有学说研究的自由,所以后来就只是写旧体诗,不再有其它著述。他虽然耽研庄子,并为此通涉先秦百家,但他的论述却只停留在口头言谈上。同他对国内外社会政治时事大发议论一样,经常因读《庄》所感而开怀畅谈,却没有留下任何论著文字。

  由于时代的氛围的限制,聂绀弩没有写成一部评释庄子的著作,这当然是一大遗憾。然而,也正是由于时代的压迫的痛感,才使得他研究庄子至于那样深耽和透悟,这又是一种幸运。今天的学者们可以充分地开展学说研究了,评论庄子的宏篇巨著屡有问世,然而,对庄子的理解也就愈来愈肤浅了,与庄子的卓绝的精魂也就距离愈来愈远了。

<<:  庄子心游境界

>>:  人生困惑问庄子:富人有“六忧”

贺严闸家门重修宗谱序

庄、严一家,天下共传,古训“庄、严不通婚”,良有以也。二姓之渊源,有自来矣。考诸典籍,庄氏本姓为芈...

关于参加第六届世界庄严宗亲恳亲大会代表人选相关事项的通知

广东上砂庄严宗亲总会 关于参加第六届世界庄严宗亲恳亲大会 代表人选相关事项的通知 各位宗亲: 因大...

庄景袍先生合家公益事业记

庄景袍,1934年9月出生在上砂镇活动村沙塘开口石,8岁开始读书至12岁。13岁以后在家放牛帮父亲...

广东惠来仙庵镇顶溪乡严家族谱

树大分枝枝荣叶茂水流分派派系蕃衍 报本追远承先启后子孙昌盛永世无疆 九世钦立公乃八世荣亮公第五子,...

泰國莊氏宗親總會傳承中元節文化在錦繡青山啟建盂蘭勝會普渡濟陽

圖片說明:八月十七日上午泰國莊氏宗親總會理事長莊金美率領總會諸領導宗長前往春府錦繡青山施陰濟陽。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