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十大财团之一创始人严裕棠先生

 

    严裕棠(1880~1958年)

  严裕棠,号光藻。原籍江苏吴县,沪西严家宅人。19岁进英商老公茂洋行当学徒,继任洋行主皮文斯私人助理,后进公兴铁厂当跑街、副经理。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在杨树浦太和街与人合办小作坊,取名大隆铁工厂,从事纺织机器修理。光绪三十二年独营大隆,并承制上海英商等自来水厂水管闸门凡而,仿制农业机械。民国元年~3年(1912~1914年)改以修配纺织机件为主,代制美商恒丰洋行纺织机、面粉机的传动装置,迁厂于平凉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隆机修业务兴旺。继建厂房于大连湾路,由子庆祥任厂长。工人300多人,资本为开办时的20倍。

  民国13年在光复西路购地60余亩(大隆机器厂现址),建造厂房,业务也由纺织机件修配向机器制造方向发展。民国15年迁入新厂时,有工作母机200余台,职工1300人。民国14年春,合伙租办苏州苏纶纱厂,建立光裕公司,总管大隆、苏纶2厂,实施棉铁联营。民国19年又在苏州建苏纶第二厂和织布厂,同时向国外订购全套发电设备,自办发电厂。翌年其六子庆龄自德国学成回国,主持大隆业务,并聘请外国专家治厂,生产成套棉纺机。民国23年,收购上海隆茂纱厂,改名仁德纱厂,并投资常州民丰纱厂、戚墅堰通成毛纺厂和郑州豫丰纱厂,成为上海、苏南著名实业家。民国26年上海沦陷后,大隆厂被侵华日军占用,改名大陆铁厂。民国27年,严庆龄以大隆库存器材在租界开设泰利机器厂,并投资常熟开设小型纱厂。民国36年赎回由国民党政府接收的大陆铁厂,复名大隆。同时合伙开办苏州纱厂、香港怡生纱厂。民国38年大隆、泰利等厂部分机器由其子严庆龄、媳吴舜文运台湾,开设裕隆铁工厂,以及台元纺织厂,逐渐形成拥有汽车、纺织、机器、金融等业的裕隆集团,为台湾十大财团之一。

  严裕棠热心地方公益。先后兴建小学3所,免费吸收同姓及职工子弟入学,资助静安小学和同德医学专门学校。举办上海正养中学清寒助学金和圣约翰大学教师补助金,捐款修复上海中国科学社明复图书馆。民国12年捐赈湖北水灾。民国18年建苏州甘棠桥,被当地命名为“裕棠桥”,还资助彭浦董家桥、吴淞江造币厂桥等筹建。

 民国37年,严裕棠迁居香港,嗣后侨居巴西。1958年9月在台湾定居,10月18日病逝于台北。

  1928年10月22日9时,上海著名企业家严裕棠在去光裕公司上班途中,遭遇三个持枪匪徒欲行绑架,严裕棠与车夫奋力反抗。在搏斗之中,严裕棠身中三枪,但他福大命大,三枪均未伤及要害。
  不想事隔三年,严裕棠又遭到第二次绑架。1932年5月4日,严裕棠乘车在上班途中再次被绑架。被绑半个多月后,绑匪方勒索“50万元”。后在严家友人张子廉的帮助下,警方查到绑匪藏身之处。在警方秘密拘捕中,严裕棠趁乱逃脱,再一次死里逃生。
  严裕棠一再成为绑匪目标,只因他的名气实在太大。当时严裕棠除拥有华商最大的机器工厂——大隆铁工厂主外,还购进苏州苏纶纱厂,另在上海的黄金地段拥有大量地产,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华商巨富。 
  独树一帜地借船出海   
  严裕棠,号光藻,原籍安徽,1880年出生于上海。严家多是吃洋行饭的,他的父亲和叔叔都是洋行的买办。生长在这样的家庭,耳濡目染,严裕棠对于买办职业和商务活动有着天然的兴趣。在英语学习方面,他也很早表露天赋。父亲严介廷见儿子是个可造之才,专门为他聘请了外籍教师,传授语言及西方文化。
  到19岁时,严裕棠在叔父的介绍下进老公茂洋行当学徒,后任洋行主皮尔斯的私人助理,很快他就熟悉了洋行所有的业务。有时大班不在,他也能应酬得体,体现出独当一面的能力。
  在洋行干了两年之后,严裕棠就以债权人身份入公兴铁厂当跑街。公兴铁厂是民营机械制造厂,由徐福寿、杜阿宝等人合伙创办。刚建厂几年,主要业务是修理小火轮、纺织机等,还承担打铁翻砂业务。当时来沪的外国轮船日益增多,修配业务繁忙,正是铁厂发展的良机,但公兴铁厂因为没有外语人才,难以揽到大的订单。严裕棠对此则是熟门熟路,他进厂之后,业务量骤升。
  1902年是严裕棠一生中重大的转折点。他租用父亲手上的一块地皮盖起厂房,并通过老公茂洋行进口机器设备,与铁匠出身的褚小毛在上海合办大隆机器厂。机器厂主要经营纺织机械和外轮机件修配项目,严为经理,负责外务。严裕棠始终将目光盯住黄浦江,还置备两条小拖轮,为外国船家主动提供上门服务,主顾不断增多。除了修配外轮机件外,其他厂家的机件修配生意也逐渐承揽起来,陆续增加的长期客户有永茂轧花厂、中美面粉厂、日商云龙轧花厂、英商增裕面粉厂等,业务蒸蒸日上。
  1907年,严裕棠买断了褚小毛的股份,将大隆变为独资公司。此时,做外轮修配业务的厂家越来越多,利润日薄,而国内的棉纺织业却日益兴盛,相应的纺织机械业务却极少由奉土生产,都是高价由外国进口。不仅购价高昂,而且维修也不方便。严裕棠看准了这个商机,于是宣布:放弃外轮生意,把生产业务转向纺织机件的修配生意上。
  此时的大隆不仅规模初具,而且也拥有了较强的技术力量。虽然一时还不能完全自制自销,但仿制和修配水平却是同业中的佼佼者。严裕棠发挥其业务联络之长,获得了英商恒丰洋行和日商内外棉公司的两大订单。代理加工不仅可以名正言顺地学习制造技术,也解决了最实际的业务量问题。大隆以两大外国客户为起跳点,先后与40余家客户建立了业务关系,使大隆走上了稳定的发展之路。
  大隆机器厂业务发展后,原来的规模已不能适应,1914年沿平凉路增建的厂房落成,这时工人已增加到100余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西方列强卷入战争漩涡,长期受到扼制的中国民族工业得以复苏,纺织业发展很快。严裕棠马上意识到大隆也要逐渐与外国在华企业脱轨,转向与民族工业合作。于是,他承包下荣氏兄弟申新厂的机器修配任务。同时,大隆组织技术力量试制部分纺织机器,为整机制造打下了基础。  
  “做别人做不了的活”   
  兴力、近代的机器工业,首在机器。然在近代,中国自身的机器制造业十分落后,传统的铁器作坊无法承担制造和维护大型生产机器的使命。无论是洋务时期的军事及民用工业,还是民国初期民族工业的大发展时期,机器设备基本上都是通过洋行由英、美、德、日等国进口。民族机器制造业虽然在学习与仿制之中缓慢进步,但仍满足不了兴办工业的需求。
  即使是如大隆、求新机器厂(朱志尧所创办的机器制造工厂)这样的民族机器制造业中的先行者,在很长时期内也是以机器的修配业务为主。虽然严裕棠施展浑身解数,在外商中接了不少大订单,但是要实现机器厂的大发展仍然困难重重。为了广开渠道,严裕棠总是说:“接别人不愿接的活,做别人做不了的活。”别人不愿接的活比较容易做到,大隆工厂对于别家机器厂不愿承担的小活零活总是来者不拒,及时为工厂排忧解难,赢得了很好的口碑,大隆的声望不断提高,也因此赢得更多的长期订单。
  但要想“做别人做不了的活”则需要技术实力做后盾。新式机器绝不仅仅是单纯的物件,附着于机器之上的是先进的设计能力及生产技术,是拥有机器制造技能的技术开发和应用团队。严裕棠知道,大隆要想摆脱低层次的机器修配,转向高水平的整机制造,最重要的就是要培养自身的技术队伍,走技术自立之路。
  严裕棠在大隆建立了严格的学徒制度,以此来保证一线工人的技术水平,达到“重视技术,保质保量”的目的。大隆选定一批技术精干、吃苦耐劳的老技师担任师傅,徒工进厂之前要经过严格挑选。徒工的学习时间是三年,白天跟随师傅当助手,晚上则学习相关的理论知识。徒工实行淘汰制,表现不好随时可能被辞退。表现出色的徒工满师后可被本厂留下当工人,有的逐渐选拔为工头、领班以至厂长。据统计,大隆培养的技工和管理人员总计在10000人左右,这些技工不仅加强了大隆的技术力量,也成为中国早期机器制造业技术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
  大隆依靠本厂技工,由机件修理、配件仿制逐步向整机制造迈进。在初期,主要是修理简单的配件与机器故障,进而修理比较复杂的纺织机器和引擎。在修配过程中,大隆不仅注重培养技师进行一般性的经验性操作,还要求技师掌握机械原理,提高设计能力。在为英商恒丰洋行代制纺织机传动装置的过程中,大隆技师从洋行提供设计方案中学到很多关键性技术。大隆仿制质量精良,颇得用户称赞。
  当时最为主要的业务是纺机修理和制造。严裕棠见到国内众多纺织厂均从国外进口机器设备,不仅价格高昂,而且维修成本很高。这样的商机白白流失,不仅是民族纺织业之失,也是机器制造业之过。他一直都没有放弃整机制造的梦想。经过反复努力,到1922年,大隆机器厂终于试制织布机成功并上市推销。这种织布机系依照日本丰田式织布机,参照英、美织布机并结合本国使用上的要求制造的。织布机的成功表明大隆的技术水平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严裕棠还引进了一批新式的技术专家,设立技术研发机构,全面提高大隆的机械设计和制造水平。1928年,大隆延聘机械专家黄朴奇任大隆机器厂经理兼工程师,掌管全厂的生产和业务。在黄朴奇主持下,工厂组建了机械物理实验室。1932年,严裕棠的第六子严庆龄留德回国,被任命为大隆机器厂厂长。严庆龄在生产技术和工艺组织方面实行全面改革。他聘请擅长内燃机制造的连忠静为工程师,还聘请了两位德籍工程师,与原有的技术员共同组成总工程师办公室,在铸冶、机械加工,量具制造,热处理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进。经过努力,大隆从机件仿制,逐步做到能够仿制整机和自行设计各类机器设备,并实现了流水线生产。
  到20世纪30年代,大隆出品的日本式的精纱车、浆纱车、筒子车、提长机、打包机,英国式的拆包机、开棉机、给棉机、花卷车、清棉机、梳棉机、七眼并条机,还制造了120吨压力的打纱包用的油压机以及染布机,完成了整套棉纺织机器的制造,成为华商机器制造业的骄傲。    产业链延伸之逢生   
  大隆的技术水平在不断提高,但市场竞争却更加残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外国资本卷土重来,致使许多在大战期间发展起来的棉纺企业纷纷倒闭,机器制造业也承受连带之痛。由于民族机器制造业整体水平较低,华商纺织企业除在维修方面倚重本土企业,仍然从国外进口整套设备。
  严裕棠的梦想是建立技术先进、自主独立的一流机器制造企业,但在现实条件之下,单纯的技术引虽之路并不容易走下去。1922年,大隆机器厂试制织布机成功,但新产品上市推销,因华商轻视国货,而产品销路不畅。有的厂家看在与严裕棠的交情上购买了几台,也是弃而不用。赠机推广,效果也不佳。
  严裕棠不甘心,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没有人购买,就自建纱厂,自制自销,树立榜样。i925年,严裕棠租办连年亏损的苏州苏纶纱厂,更名苏纶洽记纱厂。在全面接办苏纶后,由大隆机器厂对原有机器进行全面整修,并采用大隆机器厂的纺织机器增设了苏纶二厂和一个织布厂。苏纶纱厂重新开工后,由于机器购买及维修成本低廉,产品成本远低于其他纺织厂,产品质地也十分优良,因此一反过去萎靡不振的局面,连年获利甚丰,为当时一般纱厂所望尘莫及。严裕棠的大儿子严庆祥总结说,苏纶纱厂“无论工务方面,人才方面,均不能不依靠于大隆,如机器之修理添补等如无大隆决不如是方便,人才非大隆积久训导,决无如是之适用’。苏纶纱厂的成功意味着严裕棠“棉铁联营”的企业战略方案初步告捷。
  1927年,严裕棠重组设立光裕公司,总管大隆、苏纶两厂,自任总经理,以长子严庆祥为副总经理。从1930年到1931年,苏纶厂销纱3万余包,布11万匹,年盈利达40万两,大隆制品的销路也解决了。1934年,严向中国、劝工两银行购进倒闭拍卖的上海隆茂纱厂,改称仁德纱厂,使用大隆自产的成套纺织机器重新投产。
  苏纶和仁德纱厂的成功使其他纺织厂家打消了顾虑,也开始购用大隆机器厂的成套纺织机器。上海的永安纱厂和鸿章纱厂,江阴的利用纺织厂都先后采用了大隆的成套纺织机器。另外,严氏父子还向常州民丰纱厂、郑州禄丰纱厂和江阴通仁毛棉纺织厂等一些纺织厂投资,成为这些厂的股东,这些厂也就尽量购买大隆的纺织机器。大隆也尽心尽力,为这些厂提供从供货、安装、调试到维修的一条龙服务。严裕棠的棉铁联营企业,到抗战前发展到了它的顶峰。1937年,大隆资本总额为法币50万元,各种工作母机500.余台,工人多达1300多人,所获纯利20余万元。上海鸿章纱厂评价说:“我国最先仿造纺织机器其成绩最良,规模最大者,现惟大隆机器制造厂一家而已。”
  1938年后,上海租界成为孤岛,形成畸形繁荣状态。严裕棠转而开办泰利制造机器有限公司,聘美商恒丰洋行安特生为董事长,假美商名义进行经营,其班底仍是大隆厂的。当时,华界纱厂为避战祸,都向租界转移,泰利生产的成套棉纺机、织布机和各种机件,销路很好。抗战胜利之后,严裕棠继续实施其棉铁联营策略。从1947年到1949年,严家父子还与人合资在苏州开办了苏州纱厂,在香港开办了怕生纱厂。  为了保持大隆的快速发展,严裕棠在棉铁联营方略之外,还从事房地产的买卖。他在上海购得的大批里弄房屋、公寓和大楼出租收取租金以此来支持大隆机器厂。他在选地方面很有眼光,在选定厂址之后,就在附近购买相应地块。在32/-建成后,生活及商业服务店铺随之发展起来,地价也直线上涨。在资金不足时,他就在有发展潜力的区域中心购进小块土地,一旦成片开发,小块土地也能卖出高价。严裕堂在宁、苏、常等地都置有房地产,单就上海一处而言,他在抗战前即拥有大小里弄、公寓、大楼20余处,地皮158亩。虽然不算是地产大亨,但也是小有名气的房地产主。严裕棠投资房地产并非热衷于这个行业,只是用房地产赚来的超额利润来充实大隆的资本。因此,大隆在发展中虽然一再遭遇困难,但因有较为充足的资金支持,依然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在棉铁联营的策略上也实施得非常成功。
  解放前夕,严氏将部分机器转移到台湾成立了裕隆机器厂,但大隆公司的主体仍然留在大陆。1958年,严裕棠逝世。
  近代民族工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对进口设备一直就存在着从机器依赖到技术、人才依赖的弊端,这也是民族工业难以自强的重要原因。严裕棠在四十余年间,将一个弄堂作坊发展成中国最大的奉土机器制造企业,还拥有两个现代化的大型纱厂和几个中小纱厂,既创出了一条“棉铁联营”的机器自制、技术自立之路,也有力地推动了近代民族工业的进步。

严裕棠和光裕公司

 

    严裕棠(一八八0—一九五八),生于上海市。号光藻。一九0二年与人合办
大隆铁厂,一九0七年后独资经营。同时拉拢英、日商人经营房地产,获取高利。
一九一五年租办苏纶纱厂。一九二七年建立光裕公司,总管大隆、苏纶两厂,自任
总经理。同年由于杜月笙的主持,买进苏纶厂,逐渐发展成棉铁联营企业,抗战前
总资本已达五十万元法币。上海沦陷后,企业为日军强占。一九三八年开办上海泰
利制达机器有限公司,聘美商为董事长。一九四0年以出让大隆为条件收回苏纶等
企业,并做五金、地产等投机买卖。抗战结束后,赎回所有企业。一九四八年去台
湾,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在台湾病故。
 
                             洋行中的小仆欧
 
    晚春的天空像空阔安静的大海一样蓝湛湛的,没有一丝云彩。空气湿润润的,
呼吸起来感到格外清新爽快。
 
    坐落在上海市区南部的豫园更加楚楚动人。层峦叠翠、峰回路转的大假山中漫
步着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他生着一张聪明俊秀的脸。他的笑容虽然很甜,但是显得
有些调皮;他的眼神虽然流露着愉快和坦率,但是有点过于凝重,咄咄逼人。他身
穿长衫,看上去非常合体。身旁跟着一个蓝眼睛的年轻男子,他的举动那么温雅。
两人边走边说,兴致勃勃。只听那男孩用英语对身旁的蓝眼睛男子说道:
 
    “此园建于嘉靖年间,占地七十余亩。原国主潘允端当时任四川布政使,为了
让他的父母欢度晚年而建此园。‘豫’的词义是‘安’、‘舒’‘乐’嘴’”
 
    那蓝眼睛的男子赞不绝口说:
 
    “0K!此园风格独具匠心,布局奇特,具有以小见大之特色,引人入胜之魅力。”
 
    那男孩说:“老师真是独具慧眼!”

 

    他们凭栏仰观,山景尽入眼帘;步入复廊,复廊中隔漏窗。左看流水山石,右
看楼台掩映,一步一景,情趣盎然,万花楼前华林绣谷,曲槛如云,似在万花拥抱
之中。尤其从鱼乐榭中观隔水墙下的流水,使人产生小溪流向远方,不知何处是尽
头的感觉。水中倒影宛如图画。看得蓝眼睛男子激动得举起双臂高呼。男孩的脸上
露出一副得意神色说:
 
    “还是我们的中国好吧!”
 
    这个男孩就是严裕棠。跟在他身旁的那个蓝眼睛男子是他的外籍英语教师。
 
    严家多是吃洋行饭的,严裕棠的父亲也从事此种职业。由于朝廷软弱,自广州
开埠以来,上海等地也相继开了埠。于是上海便成了中国的对外贸易中心。这个港
口有着特殊的地理位置,诱起了外国商贾来此发财的梦想。他们蜂拥而至,凭借着
运用自如的领事裁判权,大发其财。由于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他们便雇用了一
批有身分、有信誉的中国人,为他们服务,负责推销、管理等事务,于是买办应运
而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特殊阶层。他们起初只限于行内事务的管理,随着洋行业
的逐步扩展,他们既经营钱财的出入和保管,同时也参与业务经营,成为洋行和中
国商人之间不可缺少的中介人和代理人。
 
    严裕棠从小在父亲的影响和熏陶下,对买办这一特殊职业也产生了兴趣。叔父
们凑在一起经常谈论洋行中的种种事务,他感到非常好奇。他经常缠着叔叔严小坪、
严赓庸、严延龄问这问那,问得叔叔们不知说什么好。他还经常自己编织着美好的
梦,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他自小对英语就有特殊的天赋。这
些,作为父亲的严介廷,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随着形势的变化,严介廷看准了气候,便为儿子请了外籍教师,专门传授他英
语。严裕棠聪明,接受能力强,老师非常喜欢他。他很快和老师成了知心朋友,两
人无话不说。老师对中国的古典文化很感兴趣,于是两人互相取长补短。严裕棠给
老师讲古典文学,讲唐诗宋词,外国佬听得津津有味。严格棠便见缝插针地询问有
关外国人的生活习惯与秉性特征。
 
    “老师,我听叔辈们说,洋大人不好眼侍,稍不小心便要受惩罚,洋大人真的
这么厉害吗?”
 
    “N0!N0!不是这样的。我们的人做事要认真,要大大地赚钞票,有真本事是
不会受惩罚的。”
 
    就这样,严裕棠逐步地掌握了外国人的生活习惯和特点。随着知识的增长,严
裕棠的心也长上了翅膀。他整天给叔辈们打进步,想让叔叔为他在洋行找个差事做。
叔辈们心里明白,小机灵鬼是有用意的,便极力回避他。可严裕棠做的事是无人能
阻止得了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严裕棠的努力下,终于感动了叔叔。叔叔严小坪
经不住他的蘑菇战术,只好答应他在洋行里为他谋个仆欧做。仆欧是外国叫法,其
实只是听差的,在洋行里的地位较为低下。严小坪以为小机灵鬼不会看上这个职位
的,没有想到严裕棠闻听后眼睛里顿时闪起了异常欣喜的光芒。
 
    严小坪一言既出,又有些后悔。心想:这小子,鬼头鬼脑怎么愿做这种差事?
给洋人做事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不慎是要吃亏的。就是这小鬼头想去做,大哥也
未必同意。于是,便带他来到严介廷面前。严介廷听了,心想:儿子年纪轻,但头
脑灵活,还未涉足社会,不知世道的险恶,先让他吃点苦头也未尝不可。让他对人
生和社会有所认识,不是没有好处的,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自从父亲因为参与
“小刀会”起义之事而荡尽家产,自己先后走南闯北,吃尽苦头,饱尝世间辛酸,
熬至今日成了个小买办,不知经受了多少周折。今日儿子自己提出来,理当让他自
己出去闯一闯,让他品尝一下什么叫生活。
 
    父亲的应允更增添了严裕棠的信心。他的心和一个新生婴儿的心一样烂漫舒服:
好像是晴天,四周的一切辉煌灿烂;好像是雨天,空气特别新鲜清爽;好像是夏天,
充满了花和蜂蜜;好像是冬天,寒气喜盈盈地刺着脸颊和鼻子。严裕堂兴奋得一夜
未眠,天放亮才睡着。次日,他跟着叔叔来到洋行。从此,他开始了新的生活。
 
    严裕棠进了洋行,不仅手脚勤快,而且肯动脑筋,仔细观察各方面的事物,一
一记在心上,就连大班所抽的雪茄的牌子他都了如指掌。没有多久,严裕棠已熟悉
了洋行上上下下所有的业务和人员。有时大班不在,一些事他都能应酬。解决不了
的他就认真用英文记下来,待大班回来交给大班,这使大班非常惊讶,他发现这个
中国仆欧非同一般。
 
    有一次,在传送业务单据时,严裕棠发现有几处差错。他权衡利弊,考虑再三
后提了出来。这可非同小可,这需要有一定的业务水平和心理素质。从此,大班便
刮目相看,经常派他办一些重要事务,并且给他一些好处。严裕棠越干越红,却惹
恼了叔叔严小坪。严裕棠知道此事之后,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洋行。
 
                              不甘居于人下
 
    黄昏日落的时候,严裕棠独自站在江边,眺望江面。汹涌的江水混沌一片,那
么沉重、黯淡,急匆匆地老是向前流着。一眼望去,那动荡不已的流水、忽隐忽现
的旋涡,正如头脑里涌起的许多杂乱的思想,永远在那里闪现。严裕棠此时的心情
也同这江水一样此起彼伏,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望着江水,心想:人也应当像这
江水一样勇往直前,向前看,千万不能退缩。一时软弱有可能丧失一生的机遇。他
细细地回忆着离开洋行后的许多往事:
 
    原来,严裕棠自离开洋行后,便由父亲介绍到公兴铁厂跑街招揽生意。公兴铁
厂系民营机械制造厂,由徐福寿、杜阿宝、王兴发等人合伙在杨树浦路三三0二号
租地造房创办,刚建厂几年,主要业务是修理小火轮、纺织机等,还承担打铁翻砂
业务。
 
    公兴自开业以来,生意虽说过得去,但谈不上红火,仅仅维持而已。其主要原
因,是缺少一个对外承揽生意的人。以前也有几个跑外的,有的混日子,有的身在
曹营心在汉,都不堪重用。此番徐寿福听严介廷说要将在洋行做事的儿子送来为他
跑外。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如获至宝,心想;据说这小伙子既精明又会说洋话,
实属难得。是上帝保佑我,从此我的财源定会滚滚而来。当严裕棠衣着整洁、彬彬
有礼地站在他面前时,他上下打量着这个小伙子,由衷地喜欢上了严裕棠,说道:
 
    “从今后,你专门联络外国船生意。此路走通可为咱厂赚大钱,此差事办成,
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严裕棠听了觉得这个老板很有眼力。自一八四二年吴淞之战,上海成了五口通
商之一的口岸,洋船纷纷而至,黄浦江顿时热闹非常。洋人霸道成性,为了他们的
利益,江上被蛮横无理地划定了“洋船停泊界”。开始只限定南起洋径近、北至苏
州河口的一段江面,在这一停泊界内,中国民船不许停留。后来,其上限和下限几
次调整。到一八九六年后,上限已经扩展到董家渡,于是,从董家渡到洋径港的一
片水域都划为洋船停泊界了。其实,就是水上租界。船来船往,哪有不坏之理?机
器一坏,船就得抛锚,哪有不就地修理之理?这就叫生意经,可真正掌握并运用好
实属不易。这对雄心勃勃的徐福寿来说,怎肯放过。而生意世家出身、长期深受其
潜移默化、具有生意天赋的严裕棠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如今这主仆两人可算是棋
逢对手,将遇良才。洋人的钱是赚定了。
 
    严裕棠的脑子灵活,加之人也勤快,不多日,便接到几笔外国洋人的生意。徐
福寿对他奖赏了一番,并更加重用。渐渐地,把较重要的事交与他办,并从旁仔细
观察,多方考验。徐福寿觉得严裕棠还算可靠。于是,对他便不再过问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大半年过去了。在此期间,严裕棠一心一意为
公兴奔波,公兴的日子越来越红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公兴铁厂原先跑外的有个叫朱顺生的,因与徐
福寿有隙,被辞退了。朱顺生一直怀恨在心,总想找机会报昔日上仇。自严裕棠来
厂后,公兴越来越发达,徐福寿的腰包越来越鼓,朱顺生的气不打一处来。他盘算
来盘算去,都无处下手。猛然间,他突然想到了严裕棠。心想:此人虽然聪明能干,
但还是个雏。只知道傻干,不知赚钱,纯属傻蛋。只要我把他开导好,便可借他的
手为我报昔日之仇了。此计绝妙,此法乃称借刀杀人也。朱顺生越想越得意,便选
了个良辰吉日在路上将严裕棠拦住,软硬兼施把严裕棠拉进一家酒店。严裕棠无奈,
只好奉陪。酒桌上朱顺生异常热情,推杯换盏,把严裕棠灌得迷迷糊糊。朱顺生见
时机已到,便劝他进过老板自己做私生意。开始,严裕棠觉得这样做不够义气。可
经朱顺生再三开导,终于不再坚持。朱顺生见严裕棠不吱声,心想:有门,今天的
钱没有白花。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朱顺生今天便报此仇了,此仇不报
非大丈夫也。
 
    严裕棠和朱顺生敲定后,便多联系点私活。朱顺生手下有一帮专门做私活的师
傅。这样一来,利益均沾,自己手头也宽裕了许多。严裕棠逐渐尝到了甜头,便越
来越胆大起来,对公兴的感情也淡薄了。
 
    严格棠作梦也没有想到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朱顺生为了打击徐福寿,又走出
第二步棋子,他把严裕棠的所作所为暗地里派人告诉了徐福寿:
 
    “老板,近日公兴的活儿见少。您老可有察觉?”
 
    徐福寿不解地问:
 
    “此话怎讲?”
 
    “您老还蒙在鼓里,厂里谁人不知?可能只有您一人不知。”
 
    徐福寿闻听话里有话,便问:
 
    “此话怎讲?”
 
    “据说有人身在曹营心在汉,拿着您的钱跑外,却赚钱往自己腰包里塞,长此
下去公兴便成他的了。”
 
    徐福寿听了,有些半信半疑,思忖半晌,沉着脸说:
 
    “以后不要乱说,严裕棠整日辛苦,东跑西颠顾念公兴。有些人就愿嫉妒别人,
岂有此理?”
 
    徐福寿嘴上这样说,心里却犯了嘀咕。他开始留心观察,果然发觉不对头,气
得险些昏过去。冷静下来时,经过周密思考,觉得严裕棠人才难得。小伙子一口流
利的洋话,头脑灵活,办事能力强。全厂上下找不出一个能与他相比的。小伙子年
轻,难免有点过失。也许手头紧,迫不得已而为之,也是情有可原的。思前想后,
决定找严介延谈谈,严介廷是个聪明人,要他出面予以训导,严裕棠定会改邪归正
的。于是,马上拜访严介廷:
 
    “严兄,近日可好!”
 
    严介廷见徐福寿突然来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估计定是严裕棠有事,
便问道:
 
    “仁兄,可有事?”
 
    “无事。多日不见很是想念,故来看看严兄。”
 
    “犬子近日如何?”
 
    “贤侄聪明能干,只是滑头,还请严兄予以训导。”
 
    闻听此言,严介廷心里明白儿子不曾犯有大的过错。心想:不甘久居人下才有
上进,“在情场上,在战场上,用什么手段都应当”,这句英国谚语可谓精辟至极。
想到这里,严介廷不禁微微含笑,只是装聋作哑。
 
    徐福寿三番五次暗示严介廷都不见成效,无奈只好决定当面教训教训严裕棠,
警告一下,以免他胆子越来越大。没有想到,自己刚开口,严裕棠早有准备,几句
话说得徐福寿闭口无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严裕棠早已扬长而去。
 
    此时,严裕棠面对黄浦江,心情异常复杂。与公兴关系破裂,使他久久酝酿的
计划终于付诸实施了。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感到的兴奋,他将自食其力,自己当家
作主,不再寄人篱下,受制于人。他渴望独自闯荡社会,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干出
一番大事业来。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件大事。此事正像一件价值连城的珠宝放在
他的面前,光彩夺目。他决定要拿它,但是他深知要付出许多,或许倾家荡产也不
一定成功。虽然决定了,但是他仍旧有一点对于失败的顾虑。眼前困难重重,自己
对招揽生意虽说有一些路子,但对生产技术还不够熟悉。另外,手上资金不足,独
资办厂也有困难。更使他头痛的是如何向父亲说清此事的原委。于是,各种复杂的
思想来到了他的脑子里,使他时而高兴,时而忧虑。他并不注意周围的一切。他沉
溺在自己的思想里,久久伫立在江边,渴望江水洗刷他的烦恼。
 
                           大隆机器厂一显身手
 
    一九0二年,是严裕棠一生中重大的转折点。这是他步上近代著名企业家行列
的起点。
 
    其实,严裕棠的担心完全多余。他父亲根本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似乎还流露
了赞许之意。严裕棠的那些小伎俩早被老人看穿,只是不想干预,因而放纵和怂恿
他到今日。严家毕竟是个买办家族,长期与洋人接触交往,有意无意地浸透了西方
风气,家庭空气中既保留着中国传统式的家长威严,又较民主。严介廷虽有家长的
威严,却从不蛮横专制,而是根据孩子们的个性任其发展。
 
    严裕棠见父亲如此通达,也就不想对他有所隐瞒,便把自己的打算全盘托出讲
与父亲。
 
    原来,严裕棠早已与铁匠褚小毛合议成功,两人合资办厂,各出二千五百两。
褚小毛铁匠出身,精通手艺,处事粗中有细。当初合议时褚小毛便坚持帐房由他找
人,严格棠心里明白褚小毛的用意,非常爽快地应允了。心想:公兴老板也算是老
混社会的人了,都被我玩于股掌之中,何况你一个粗人呢?今日能与你共事,只是
借你一用罢了,岂有他哉!
 
    严介廷听了儿子的计划,觉得不止资金短缺,尚有许多事情需要解决。姜还是
老的辣,严介廷老谋深算,为儿子请来了老亲家公及叔辈等,让他们帮儿子一把。
 
    事情正如严介廷所愿,众人相帮解决了严裕棠的大半难题:
 
    严裕棠的岳父答应帮助一股;
 
    

<<:  严凯泰宗贤的家族使命─『为中国汽车工业装上轮子』

>>:  中国航天空气动力学开拓者庄逢甘院士逝世

严复与北京大学

谈起严复,就不能不说到北京大学。严复和这所名校可谓有着不解之缘。其因缘关系,可溯至大学的初创年代。...

香港宗亲会青年組活動簡記

2009年3月29日星期天,香港莊嚴宗親總會青年組主辦的“蒲台、南丫、奇石景鮑魚海鮮餐一天遊”活動...

台湾庄严宗亲总会筹组沿革及未来憧憬

台湾庄严宗亲总会筹组沿革及未来憧憬 一、前言: 台湾地区的庄严宗亲团体,除了在民国58年到61年间...

高雄市庄氏宗亲会理事长庄启义宗长简介

高雄市庄氏宗亲会理事长庄启义宗长简介 主办台湾地区全国庄严宗亲第二次联谊大会的高雄市庄氏宗亲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