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汉梁:农民奋起保家国

  ▲2003年健在的凤山庄抗日杀敌自卫中队队员,前排左起庄松钦、庄兴钟、庄蕃仔;后排左起庄京忠、庄粮鱼;现健在的有庄兴钟(前排中)、庄京忠(后排左)
  ▲凤山庄抗日杀敌自卫中队练兵场
  ▲市文物保护单位,凤山庄抗日杀敌自卫中队旧址绍聪祖祠
  ▲绍聪祖祠内抗日自卫事迹展览室

  编者按

  201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纪念日。为了配合建党90周年的纪念活动,回顾党的革命斗争历程,以革命传统教育人民,本版从本期起开设“汕头红故事”栏目,以故事的艺术形式,更好、更全面地反映汕头的革命斗争史。谢谢广大读者惠稿。故事内容要求真人真事,要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素材应生动可感,表述性强。每篇字数不超过2500字。

  日寇犯境战火烧,铁蹄到处山河摇;

  农民奋起保家国,勇敢杀敌逞英豪。

  四句定场诗,引出一段红故事,引出一座英雄的村庄,引出一座英雄的祠堂,引出一群英雄的农民。

  武装抗日

  话说1943年,日寇的铁蹄迫近潮阳西胪乡、凤山乡、陂尾乡一带,在这惶惶恐恐、纷纷扰扰的关键时刻,乡中翘楚庄汉梁挺身而出!

  庄汉梁,又名庄二十,当年30多岁,一身正气和勇气。他年青时跟随彭湃闹革命,出生入死,亲历战斗无数,积累了一定的战斗经验,后因伤病种种原因被迫解甲归田。他虽离开革命队伍,但革命的情怀仍旧,国难乡难当头,他又再次披甲上阵。

  庄汉梁动员乡绅卖掉公田换来2挺机关枪和一批步枪、弹药,挑选出本乡壮丁56名,于1943年8月10日成立“凤山庄抗日杀敌自卫中队”,自任中队长。自卫中队的队部及队员驻地就设在绍聪祖祠。祖祠的门前广场就是军事训练基地,自卫队员经过严格的训练,个个成为“神枪手”和“飞行军”。

  与此同时,庄汉梁与毗邻的西胪乡、陂尾乡的乡长取得共识,各自成立“抗日杀敌自卫中队”,联合起来保卫家乡。三乡队伍分别防守各要隘,彼此互相援助。敌人闻讯,不敢再来犯。乡民得以继续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塭田大捷

  日寇的铁蹄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村庄的。1944年5月15日凌晨,坂本部队的一队日寇49人在一个汉奸的引领下,悄悄从小路潜入西胪乡寨后面,伺机偷袭乡寨,谁知被警觉的正在值哨的西胪乡自卫中队队员发现,立即报警。西胪乡自卫中队立即开队出击。敌人图谋暴露,不敢妄动,只好借助黑夜作掩护,潜伏不动。敌我双方等待黎明的战斗。东方拍白,自卫队员见敌寇隐伏在寨外的池堤上蠢蠢欲动,立即开枪扫射,敌人回枪还击,双方僵持着。

  回头再说凤山庄自卫杀敌中队的队员,一听到西胪乡方向枪声响,个个闻枪而起,在庄汉梁率领下神速出动,从凤山郑厝村尾抄近道向枪声响的地方包抄过去,向敌人背部发起猛烈的攻击。日寇前后受敌,支撑不住,被迫退入左近的水稻地中,想夺路逃跑。不料这片水稻地是海滩咸田的改良田,潮汕人称作塭田,近路边的田面,土质还比较坚实,尚可载人,再往田心走几步,就是烂泥,越陷越深,没及膝部。敌人心慌,举枪射击,谁知枪支被烂泥胶着,支支成了“哑铳”。敌人至此欲战不能,欲逃不得,被西胪乡凤山乡两支抗日自卫队伍合力全歼。49名日寇当场毙命,那个汉奸,仗着路道熟悉,负伤逃脱,终因伤势重而死在半路。乡村民众自卫武装全歼侵略者的消息很快传遍全中国,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

  虎山恶战

  日伪是不甘心失败的,他们必欲把西胪凤山踏平而后快。

  西胪凤山四周是平坦开阔的水稻地,东临榕江,唯有西胪虎山是一处制高点。1944年底,日伪军用一个排的兵力抢占了虎山。虎狼之心,昭然若揭。如果不尽快把虎山夺回来,西胪凤山的民众就整日在虎视眈眈之下过日子。

  庄汉梁决定虎口拔牙,夺回虎山。在战前军事会议上,有人不无担心地问庄汉梁:“以劣势攻强势,不会让队员白送死吧?”庄汉梁道:“我们不打无准备之仗。大家都知道孔明借箭的故事吧?孔明在这次战斗中取胜的决定性物件是什么?”许多人异口同声:“草人呀。”庄汉梁说:“对。孔明的计谋启发了我。我们这一次战斗也要以草取胜。”原来,庄汉梁给每一名战士配备一大捆稻草。50多名抗日杀敌自卫队员一手持武器,一手执草捆,顽强地向山上敌人的火力点进逼,三国时代的孔明,借助草接受阵阵箭雨,抗战时代的抗日勇士,借助草抵挡住阵阵弹雨。更精彩的是,庄汉梁动员乡中老者,带来好几面大鼓,摆在山下,这正是——

  战鼓频催,动地惊雷。壮士闻之,助胆添威;敌人闻之,如岌如危。

  敌人尽管武器精良并且居高临下,但终被正义之师的气势所压倒。激战一昼夜,敌人丢下好几具同伴的尸体,乘着夜色狼狈逃跑。我方牺牲了一名战士,这让战友们悲痛不已。

  “火头”捉敌

  凤山庄抗日杀敌自卫队的队员越战越勇,自“塭田大捷”以来,一个月要打几场仗,他们不仅保护自己的家园,还和其他抗日自卫队联合,征战潮阳境内的石佛、牛踏埔、赤寮、深洋、南阳,还有普宁境内的一些地方,打死了很多日伪军。除了攻克虎山时牺牲了一名战友,其他队员都生龙活虎地活着。

  “火头兵”(炊事员)振兴兄与振昌弟在与战友们同赏胜利的喜悦之余,却多少感到有点委屈;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做饭,真枪实弹与敌人斗的机会比较少,他们曾要求调换岗位,庄汉梁不同意,说做好饭让大家吃饱了打胜仗你们有一份功劳。他们总想着创造立奇功的机会。终于,机会被他们捕捉到了。

  那一天,振英兄和振昌弟穿越敌占区到墟集上为自卫中队采购食品。归途中,看见路边厕所门口倚着一支步枪。两人互使眼色,心领神会,撂下身上的东西,振英兄奔上前取下枪支,振昌弟飞身闯入厕所,将正蹲在茅厕上的一个日本鬼子拎起来。振兴兄持枪迫着鬼子脱下军装,让振昌弟对换服装。他们把鬼子倒背双手五花大绑,塞住嘴巴。振昌弟穿着鬼子的服装,押着真正的鬼子走,就像是鬼子押送逃跑的民工。振英兄挑着东西,像个驯服的民工紧跟在旁。他们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经过敌占区,路上遇到一小队伪军,为首的用蹩脚日语向尖头弟问话,尖头弟对日语只懂一句“八格牙路”,就“八格牙路”、“八格牙路”地连叫起来,伪军小头目不敢多嘴,敬个军礼走开了。

  “火头兵买菜掠俘虏”的美谈,至今还在乡民中流传着。

  祖祠不垮

  日寇遭到凤山庄抗日杀敌自卫中队的顽强抵抗,因而恨死了这个村庄的农民,但又不敢贸然从地面进犯,只能派飞机多次在绍聪祖祠上空投弹、扫射,必欲把自卫中队的驻地炸垮,摧毁凤山乡人民的精神支柱。经过多次轰炸,绍聪祖祠部分房舍被炸毁了。英勇的自卫队队员们知道,绍聪祖祠是凤山庄人的硬标志,不能放弃它,要用性命保卫它。敌机来了,他们攀上祖祠附近的高处,以机枪、步枪向低空飞行的敌机扫射回击。敌机逃跑了,他们又回到残破的祖祠集结。祖祠在,自卫中队在,乡民的心踏实,继续在自己的家园生活着。

  这正是:

  铮铮铁骨男子汉,保家卫国打胜仗。

  自卫队员名远扬,日寇闻风就丧胆。

  后记:绍聪祖祠,因为它记载着这段英雄历史,最近,汕头市人民政府将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