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佩荣:学庄子最大的收获是不得已

 将在百家讲坛开讲《孟子》 在北京电视台《养心堂》所讲《向庄子借智慧》近日成书出版———

  当百家讲坛的“学术明星”已经让人产生“审美疲劳”时,在台湾有着“国学大师”之称的傅佩荣出现了。下月底,他即将在百家讲坛露面开讲《孟子》,而此前他在北京电视台《养心堂》所讲的与庄子的心灵对话也整理成《向庄子借智慧》一书,近日由中华书局推出。

  似乎总是阴差阳错,傅佩荣一直没能与大陆的国学热同步。其实,早在2006年,他就曾应邀去百家讲坛试讲了两集《易经》。然而,由于“《易经》有迷信倾向”,这个选题最终“夭折”了。于丹录完了七集《论语》后,百家讲坛找上他,让他再接着讲30集孔子。“没想到于丹的节目之后反映非常热烈,他们说你不必来了,有于丹了。”直到去年,百家讲坛再次跟他联系,问他想讲什么,傅佩荣说想讲孔子。“他们说孔子已经太多人讲过了,你千万不要碰了。孟子没人讲,孟子最冷门,我说好,我讲10集。” 傅佩荣笑道,对于“登坛”的这些周折,他能够以平常之心对待,这也是他向庄子“借”来的智慧之一。

  ■说孔子讲人性本善,这不符合孔孟的本意

  记者:此前,于丹也曾在“百家讲坛”中讲过论语和庄子,假如你也登坛讲孔子或老庄,会不会在观点上与于丹PK?

  傅:我在台湾曾看过于丹的一两集节目。于丹的口才真是非常流畅犀利,很多人喜欢听是有道理的。有人说于丹把我挤下百家讲坛,其实只是当时时机不成熟而已,我是客随主便。

  于丹讲过庄子,但读者只要翻开我的书20分钟,就会发现我们两个人讲述的不同。如果我讲孔子,讲10个题目就行,相信每一集都会引起争论。

  比如,都说孔子讲人性本善,但我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种说法只是宋朝人的见解,不符合孔孟的本意。孔子说,君子有三戒,戒“色、斗、得”,他还说过,“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那他怎么会认为人性本善呢?还有,“六十耳顺”是文献学中的添字现象,指的是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顺天命,并非耳朵顺的意思。至少有两位大家熟悉的哲学家都是这种看法,一位是大家熟悉的冯友兰教授,另一位是唐君毅先生。他们这些大学者,都是凭哲学的洞见,一下子就指出这个地方一定有小问题。我是仔细研究了半天,才发现《孟子》、《荀子》、《易传》、《中庸》、《大学》,所有先秦的儒家经典,没有任何地方谈耳朵顺不顺的问题。

  最有争议的可能是“克己复礼为仁”,大多数人都讲成是克制自己、约束自己,要去实现礼仪的规范的意思,怎么可以这样讲!因为颜渊是孔子弟子中最没有欲望的,孔子讲的“克”是能够的意思,能够自己做主去实现你的规范。一句话,就是化被动为主动。真诚的力量由内而发,由被动行善变为主动行善,生命就有主体性了。孔子整个儒家讲的是这个思想。现在把克己复礼变成两半,那这个儒家怎么谈得下去呢?

  ■觉得道家很消极,不切实际,这是对庄子的误解

  记者:通常人们觉得庄子的思想消极避世,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傅:其实,对于庄子的误解,在中国历史上早已发生过了。魏晋有“三玄”之说,指的就是老、庄、易。当时的人们读老庄都是清谈,清谈到最后觉得老庄很玄妙,到底宇宙的本体是有还是无,讨论不完。其实他们忽略了一点,庄子讲到人生的关系叫“外化而内不化”,外化是指外表跟人同化,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内化指拥有道后内心安定自足,没有缺乏。庄子避世吗?战国时代中期,是个危机四伏的乱世。凭庄子的本事,做官不是问题,但是要付出什么代价?避世并不困难,难的是避世之后转而修炼内心世界,使它广阔到超越天地,以至可以作逍遥之游,享受无比的自得之乐。我们就算生活在治世,不是也常受俗人俗事干扰而心烦意乱吗?我们不是偶尔也想避开人群,让自己喘一口气吗?庄子的示范其实对我们很有启发作用。

<<:  庄子心理和谐思想指导构建现代和谐社会

>>:  《庄子·杂篇·天下第三十三》

祝贺新竹莊理事大毅榮獲台灣省政府104年優秀創業企業家

2015.9.14恭賀 新竹市工業會莊理事大毅榮獲台灣省政府104年優秀創業企業家 上午10:00...

中国两院院士严东升逝世 三任总书记总理高规格送别

9月18日5点56分,中国著名材料科学家、战略科学家、教育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

湖北严氏源流及字派

国有史,地有志,族当有谱。治国者以史为鉴,治吏者以志为鉴,治家者自必以谱为训。族谱家乘,可明昭穆,...

世界庄严宗亲总会紧急呼吁(附捐款方式)

世界庄严宗亲总会紧急呼吁 世界各地庄严宗亲会: 四川遭受破坏性的地震灾难,血浓於水,灾区的同胞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