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嵩与分宜文教

严嵩与分宜文教

严嵩(1480-1566),字惟中,号介溪,别号勉庵,时称严分宜,位居明朝辅臣20多年。他五岁入书塾,八岁有神童之名,19岁中举,26岁中进士并入翰林院侍读,63岁拜相入阁,83岁致仕南归,享年87岁。其一生的生、死、钤山隐读等重要时刻的共40年时间,是在分宜度过的,这里有他的大量历史遗存。“分宜县严嵩研究小组”已是全国拥有严嵩文稿、遗物数量最多的收藏单位,为人们研究严嵩创造了一个十分有利的条件。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兴起的“严嵩研究热”至今方兴未艾。随着近两年在分宜境内新发现大量与严嵩有关的文物,以及《走遍中国》栏目在分宜拍摄严嵩专辑,再度激起了新一轮研究严嵩的热潮。笔者试从严嵩对分宜文教的影响作简要阐述,不妥之处,敬请赐教。

一、       分宜文教和严嵩的成长

严嵩“少孤多病”,“气素薄弱”,唯好诗书。八岁便“属对辙有奇语”,能过目不忘,被乡里“目为神童”。在诗联应对上,他是信手拈来,乐此不疲。被收集在《家谱》的佳句妙对非常多:“手抱屋柱团团转,脚踏云梯步步高”;“七岁儿童未老先称阁老,三旬叔父无才却作秀才”;“肃指寒梅一枝,漏破春消息;喜攀丹桂十年,成就我功名”;“三级浪中,看尔龙门一跃;九重殿上,容臣虎拜三呼”;“儒门高耸入云霄,独此沉;圣道流行照日月,问何迟”……由于严嵩的善对神童之名,被县试破格“补为博士弟子”,“饬县给以国士待遇”,在县痒很受学官和师长器重,成为该县重点培养的学业苗子。

严嵩果不负重望,于弘治十一年(1498)秋在南昌乡试中举,榜序十六。为分宜县在鹿鸣宴上夺得了一个难得的席位。(当时分宜县学较落后,自成化十三年(1477)严瑛以后到弘治十一年(1498),分宜县在乡试中连续七届共二十一年榜上无名)。返乡之日,县令以酒相迎。尤其是弘治十八年(1505年)春严嵩在京会试列二甲二名,获赐进士出身。再经吏部朝考后,以《雨后观芍药》一诗夺魁,在该届新进士中,仅屈居崔铣之后,以朝考第二名的优秀成绩与湛若水、翟銮等三十人被选为庶吉士,进入翰林院“中秘”读书。

这是分宜文教史上少有的盛事。严嵩这次高第是分宜人继明初刘仲质,黄子澄之后,进入翰林院的第三人。自洪武十八年(1385)起中间隔了一百二十年,无人进过翰林院。

二、       钤山隐读的文教影响

因祖父、母亲先后去逝,严嵩按制须丁忧27个月,但守制期满后,因社会政治等诸多因素,他便以“养疴”为由,于正德四年(1509年)秋,把家从界桥村迁到原分宜老县城,借居当时闲置的“视学之堂”的东楼,把它辟为“读书园”,也叫“东堂”。于是开始了前后(8年、2年)两次总计长达10年的“钤山隐读”生涯。

对他个人来说,这是他文才诗书再提高的“韬晦养望”重要阶段。养望,是当时社会风行之习。唐顺之曾说过,正德年间,一些臣僚士大夫,无一不优游寺庐,隐身山林,苦心攻读,借以提高身价,以期更大的发展。这一时期,他对当地文教的影响,突出表现在收集整理、发掘抢救地方文化史料上。一是总撰《正德袁州府志》;二是校订刊刻《云台编》。

入明以后袁州改路为府,自明天顺七年(1463)几任知府把纂修府志当作头等大事,但皆有始无果。到正德八年徐琏继任知府后,听说时为翰林编修的严嵩丁忧在家,即飞函请严嵩续纂府志。经八个月的艰辛,到正德九年(1514),严嵩任总纂的《正德袁州府志》终于告成付梓,成为现存最早的袁州府志,也是一部保存了大量珍贵史料的地方文献。

该府志被人们称之为“博采旁搜,创为义例”。金陵东桥公所称,“并美都元敬《黄山图经》、李懋卿《东莞志》、邵国贤《许州志》者也。”至今还得到“该志讲究编纂法则,体例较为严谨”的赞誉(《中国地方志大辞典》第261页)。

为了收集资料,严嵩化了很大的气力去“稽郡乘,观星野,采摭子史传记之说,网罗金石之文,旁听博闻山氓故老之谭,以补益其事以为志。”在编纂中,严嵩发凡起例,明确阐述这次修志“以明政教法度之体”为准则。入志内容的选择要严,“境内山川不能悉书,书其名胜者。”对户口、贡赋等类项中,不可考者则“阙焉”。于名宦与人物,坚守“生不立传”之常规。对“其见存者,虽有美缋,法不得书。”即使是入传人物,则应坚持“据事直书,义自见云”。从同时代的志书来看,象这样宗旨明确,法度严细者是不多见的。在《正德袁州府志》卷一中,严嵩还专设“风俗”一目。采用纂辑式,收载了《隋地理志》诸史籍中有关袁州民情风俗的资料数十条。其中包括了生活习俗、生产习俗、时节礼仪诸多方面。这在同时代的志书中所见不多,在方志编纂史上也是有一定位置的。

《云台编》,原是我国唐中期以后《鹧鸪诗》在《芳林十哲》中的部分作品选编。作者郑谷,是古宜春籍人,僖宗(874-879)时进士。曾做过都官郎中,因诗著名,有郑鹧鸪之称,是唐代名诗人之一,其诗传至明代,已经“世罕全集,郡中无传”。

严嵩对郑谷十分推崇。他说“都官郎中郑谷,摘藻铸词,见推当时,每得一编,咸可脍炙”。又说:“都官之作,精刷洗炼,时有月露烟台之思,永夜静吟,至谓得句”。另外,严嵩不但称颂郑诗,尤为赞赏都官的为人品格。对其在僖宗后期身处逆境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知足不辱,韬晦里闾,全去就始终之大节”和“收剑锋芒,隐藏才能”的大丈夫精神,十分钦佩。

在广为收集整理,挖掘补充的基础上,经过严嵩反复校订核实之后,《云台编》终于在正德九年付印刊刻。

严嵩在“十年钤山隐读”时期,除了在东堂埋头古诗文辞外,还化了大量的时间去踏山游水,探胜寻幽。例如袁州的状元洲畔,宜春的仰山顶上,分宜的洪阳洞,庐陵的洞灵观都留有他当年的足迹。“平沙觅句看云立,极浦回舟载酒过”,“沿泗意未及,川瞑月华明”。具记载着他当年兴致勃勃,深夜忘返的情景。严嵩打坐得最多的地方要算钤冈古岭。在他的《钤山堂集》中,标题中含“钤山”、“钤冈”或“钤”、“仰山祠”的诗达20多首。他爱春天攀登钤冈,凭高远眺, 也爱陪友秋游古岭,举杯邀月,就是白雪皑皑的冬天,也不肯放过这些地方。他的许多诗文,虽是成自东堂,却多来自钤山。“阙望长回首,岩栖不记年”和“扫榻云林白昼眠,行藏于我固悠然”等等,这些诗句都是他在钤山时留下的笔墨。他为洪阳洞,也流下了三首诗。

严嵩在钤山时期,除埋头诗文外,还做了大量的文史考稽工作,许多文坛大师如王守仁,湛若水、李崆峒、邵二泉等名流曾一度云集分宜,对振兴地方儒学,促进文化交流有深远的影响,受到了不少历史名家的赞扬。李梦阳说:“如今词章之学,翰林诸公严惟中为最”。朱国桢说“分宜大宗伯极有声,不但诗文可佳,其品格也铮铮。钤山隐居九年(应为十年),谁人做得到?”

严嵩传世的著作中,除《南宫奏议》、《嘉靖奏对录》、《历官表奏》、《直庐稿》、《南还稿》以外的大量诗文,都冠以《钤山堂集》收录之,形成了一笔丰富的钤山堂文化财富,为分宜的文化传播作出了深远的影响。

三、       捐书、修县学、筑书院

严嵩召返京师后第二次卧病回家两年之中,便改建东堂为钤山堂书院,想在书院继续呆下去。与之交好的王守仁对此十分赞赏,亲笔给书院写了“钤山堂”三字,并精制成匾相赠。江西提学副使邵宝并为其著有专《记》,详细记叙钤山堂的来龙去脉。

但是,钤山堂刚刚落成,武宗驾崩。随着世宗的继统,严嵩再次被召返京师,离开东堂。直到嘉靖十一年他被拜南京礼部尚书后,严嵩再次回到了分宜,来到了母校县学。当时的分宜儒学,在袁州相对而言比较落后。据《分宜县志》记载,当时的县学自知县莫立之之后,单房屋一顶,就隔了四十六年没有检修过,学宫藏书更是少的可怜。作为昔日的门生和当代大宗伯的严嵩,便“捐俸摹印”,在钤山堂留用县学的基础上,再次捐书县学。

  关于这件事,同治辛未增修本《分宜县志》卷四有记载,学官蔡玉瑞在他的专《记》中谈得更为具体,他说:“今宗伯介翁先生严公......乃掌留部,位居百揆,摹印南雍十七等史经集群书,如千部备之学宫,以为后进习读之资”。袁州郡守李易还曾督县“茸阁增架储之”,并将“书目镂于版,昭之学宫”。另外,据同治《袁州府志》记载,严嵩在这次捐书的同时还曾出资帮助县学建造了一座“尊经阁”。严嵩这种关心文化,热心儒学的精神,受到乡梓父老的广泛好评。

严嵩二次返京复职后,官运亨通。为此,家里的“公文典籍”和“御赐批扎”愈来愈多,以至“充满私箧”。如何处理和保管好这些文扎,严嵩甚感苦恼。

  嘉靖二十二年(1543)五月二十六日,严嵩为了妥善处理这个问题,终于向世宗提出了疏请,要求在故乡分宜建造一座书院,以便对其加以收藏保管。

  世宗看过疏文后,对此极为重视。据严嵩在他的《感恩楼记》中说,书院的所有匾额题词,全部出自“御笔恩赐”。五月二十六日,单是为了给题词挑选词语这一项,世宗在璇雷殿上,就曾亲自“握笔凝思”,反复斟酌,认真考虑,直到“漏下二十刻还定不下来”。二十七日才以“黄贴手书,出御批赐”。

据吏部尚书许赞说,钤麓书院于钤山北麓,袁水南岸,依山面水,与分宜古城隔水相望。山腰祠名“至善堂”,专供祭事和藏书之用。顺坡而下,左右各设一亭,左边树木参天,亭名“林皋”;右边泉涌为池,匾题“碧洞”。出亭而北,是书院的重点建筑,即“延恩之阁”。阁上有匾,题“川峦萃秀”,属专供读书治学之所。由阁而下,是山泉汇集之地,池水清澈,鱼跃其间,池中建阁,匾题“天光云影”。阁岸之间,以桥相连,隐状曲折,情趣横生。全院砌墙以围,总以“钤阳书院”四字置身其中,如图似画,环境幽美静雅,是当时分宜城郊读书治学十分理想的地方。

综上所述,在严嵩少年时,家乡分宜的文教对他的成长给予了重要的帮助,严嵩积极反哺家乡,撰志、捐书、修县学、筑学院,钤山堂隐读及其后来步入仕途对家乡各方面的捐建,都对分宜的文化教育产生了深远的积极影响,极大地推动了当时及以后的地方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祖孙并荣”、“父子进士”、“兄弟同科”等科场盛事屡见不鲜。据清《同治袁州府志》和《民国分宜县志》记载,在明清两代袁州一府四县共举的116名进士中,分宜有43人,占全府37%强,高出全府平均数15个百分点。随着对严嵩研究的不断深入,他对分宜文教的影响还将进一步挖掘并广为传承。

 

  

<<:  严嵩后代隐居栖霞小山村

>>:  严嵩在分宜

旅菲侨领庄长泰:乡心万里兴学情

迈入晋江市平山中学,见林木扶疏、碧草如茵,楼房错落有致。这是一所年轻的完全中学,也是闽南一所著名侨...

国内首支《庄子之歌》发布

歌曲的作曲兼主唱麦子坦承她以前没有创作过古典歌曲和乐曲的经验,这次的尝试对她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严复“伦理本位”的自由观

一、提倡以富国强民为目的的、伦理本位的“个人自由”观 严复“伦理本位”的自由观 汪 丹 (天津师范...

3月20日舉行紹榮宗長追悼會

紹榮宗長是我們德高望重的宗長,在聯繫及組織莊嚴宗親立下典範,讓世界莊嚴宗親串連起來,宗長的仁風亮節...

雪隆同宗会11周年聯歡宴會

會館應著重文化發展 本會於28-8-2008在巴生新蘭花酒家舉行11周年聯歡宴會,會員宗親們攜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