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侨乡:家族背景之庄清建

1. 关于庄清建几份记载  

庄氏家族第一代创业者为庄清建,福建同安县人氏,生于1857年,卒于1916年。有关清建本人可查的明确文字记载很少,较完整但却是孤立、光秃的残迹主要有如下几种:  

记载一,林博爱主编的《南洋名人传》庄清建条目。云:  

庄君清建,字思齐,闽同安霞[下]祥露社人。十九岁弃书,南来暹属之通扣坡为商佣。以俭积资,移居吉礁坡。自创万发蛮珍海错肆,并万恒美谷业。以诚信闻于吉打政府。吉酋长任为司库,出入井井有条,圭撮不差,益信任之。于是信用昭著。所营商业,获利渐丰。乃分商号于槟城。初仅万成一号,专营欧洲手工物及铁器等,俗称刀仔店。嗣以其子来福来兴年均长,能继父志,遂增设米较曰万福美,椰油较曰万兴美。曰福曰兴,凡以明二子福与兴能管业业。二较资本百万,用工人至数百,时人称为最大企业。性勤而俭,平居常戒家人勿奢侈。至引同埠某也不勤不俭,而致家贫,终身潦倒。某也克勤克俭,而致兴家立业,一世安富。滔滔汩汩,真如婆妪训儿曹语。人以为教子义方,复怜才奖善。有任其役者,苟才而善也。不吝奖赏,广厦所庇,致富颇多。晚近益仁善。振恤之事,如内地诸灾,南洋善举,皆随量捐。教育之经济,尤乐补助。父焯,母氏王。妻林氏,有淑德,善持家。长子来福(另有传),次来兴,次来朝,来带,皆长成,各立商业。来朝现在厦门,建设大东方洋行,尤有声华云。[4]   

记载二,吉礁福建公会的建立相联系的“勉善碑”。吉礁福建公会的前身为成立于己于1903年福寿宫。当时由吉打华商庄清建、周永盛、谢启训、钟神佑,以及在吉打有很多商业和产业的槟城华商如林耀煌等百余人组织而成。1901年以庄清建名义立石的“勉善碑”云:  

尝思谨痒序以成人,材施药石以拯疾苦。诚以童蒙无知固宜教读,贫病交加更为可怜。朱子所谓:‘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孟子所谓:‘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可见古人立意立言必以栽培救苦为急务者,无如人心不一、贫富莫齐,虽欲效之不可得也。今吉礁境地偏小,华人无多,所以未设义塾、医院。致贫者失学,病者失养,不及星洲、槟城于万一也。况天地生人民胞物兴;大舜博施济众;文王发政施仁,昔人德泽累累,何止恒河沙数,可谓指不胜屈、笔不胜书矣。 [清]建心存隐恻,愿学义举,不吝囊金,先筑此室。俾童蒙读书有处,疾病栖身有所,即山顶来往人亦可以驻驿于兹矣。  

                             光绪辛丑元月谷旦绅士庄清建 谨立[5]  

记载三,中国侨乡庄氏“建五福堂石碑” 。1996年1月,笔者在中国福建侨乡庄氏的故乡从事田野调查时,发现一块庄清建衣锦还乡时建造三座金碧辉煌大厦后,在家庙“五福堂”所立石碑。石碑刻立时间应为1907年。据“建五福堂石碑”载:  

古人筑宗庙于居室之先者,凡所以慎终追远而昭诚敬也。清建自幼往南洋吉礁坡,经商三十余载。自洋返梓,观本房旧小宗毁坏,祖先神位乏处可以恭奉。[清]建不认[忍]坐视,乃邀本房父老兄弟咸集会议。就建之地择吉筑造,本意众悦。落成日,告以化私为公,永远六房小宗。夫以子孙为祖宗建祠宇,原属本分[份]。至于从前基址,仍望和衷倡筑,而为我后者。对于斯堂,勿稍存意见,永远孝思。是为序。  

                         光绪丁末年季冬季 十四世孙庄清建 立[6]  

记载四,1916年庄清建去世时的报载讣告。曰:  

哲人其萎:殷商庄君清建,实业家也。向经商于吉礁,历有年所。嗣复扩张商业,开设火较、油较于本屿,获利尤溥。近因抱恙,医药罔效,遂于本月廿二晚三点竟赴瑶台,闻者莫不惜之。查庄君现年享寿六十岁,遗子女十余人,内外孙及女孙等数十人,可谓一门衍庆。现尚未定出殡日期,料届时之到场执绋者,当有车马灵屯之盛也。[7]  

另外,在他的吉打州历史的开拓性著作中, 沙惹门阿哈穆德(Sharom Ahmat)曾多次提到庄清建的名字。但是,华人的视角并非其关注的焦点。所以,庄清建名字的出现,主要是引自1910年代《吉打年度报告》列表中多次作为吉打著名的华人包税商出现。情况较孤立,而非深入。著作中唯一带解读性的一句话为:  

林[庄]清建是吉打州最大的包税商之一。在以前的年代里,他对苏丹有着巨大的影响力。[8]   

就本人所掌握的材料而言,这些很有可能有关庄清建散落于中国和南洋间的主要文字记载—孤零、散乱、却已是万分难得的记载。至于以后散见于一些纪念特刊和人物词典的条目,来源基本上出乎记载一《南洋名人传》和记载二“建五福堂石碑”。[9] 所以,把庄氏家族的历史与吉打州地方史、乃至更大范围的地区史背景下考察,挑战与困难是很大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