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屏寻亲记


   
在分宜县地方志办公室工作期间,研究分宜重要历史人物,翻阅界桥严氏家谱,发现严嵩后裔因严嵩蒙冤,背上奸臣恶名,都远遁他乡,杳无音讯。让人感叹封建社会政治迫害之惨烈。但在严嵩曾孙——云曜的条目下,有一段记载,其文曰:出外生四子,查在贵州平淇卫,发三代。族人一清任湖广郴州吏目,解饷往云南,住贵州,始得叙族。我把这段文字抄录下来,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支族人,希望有机会一探虚实。2010年下半年,族中议修谱,我参与其中。20113月,族人严新明{季津公二十九世孙}在贵州六盘水召开八省一市庄严宗亲恳亲会,界桥一行18人参加。会议期间,我遇一贵阳宗亲,便问:古地名平淇卫,今属何地?他告知:在安顺东门外叫二堡的地方。敬宗收族,是修谱工作基本宗旨。有了这样明确的信息,又来到了贵州省地面,我决定去一探究竟。找到谱局同仁绍农、兴武商量,他们一致同意。由于绍农身负贵重物品,决定他随众回家,我与兴武去完成寻亲任务。
   
安顺是个地级市。我们到市志办,一年轻人热情接待了我们。他拿出安顺新、旧志书供我们翻阅,但没找到平淇卫这一地名。问二堡在哪?年轻人说打的过去20元钱可到。天色已晚,我们决定先住下,第二天去二堡。二堡是平淇卫的说法没得到印证。晚上,我与兴武查看明代贵州省地图,也没找到平淇卫这一地名,却有平坝卫和平溪卫。我们分析,平淇卫的,很可能是的误写或的误读,而的误读可能性最大。平坝卫已改为平坝县,平溪卫则为今玉屏县县境。当晚决定,若二堡寻亲不果,即赴玉屏。
   
二堡在安顺市西秀区七眼桥镇,原为一军事设施。山头上一方形巨堡,上标二堡字样。当地百姓介绍,还有头堡、三堡、幺堡设在安顺城近郊。这些军事设施已不再起军事作用,只起历史景观和地名作用。当年守堡屯军的后裔,也成了当地百姓。二堡现为一行政村,这一带有许多严姓村民。经打听,我们被指引到邻近的另一行政村——河边村的一个叫严益民的宗亲家中。益民宗亲听说我们来寻亲,非常热情。在播放他们制作的反映严姓姓氏文化和当地宗亲活动的光盘的同时,拿出族谱给我们看。这支宗亲明初从南京来到这里,来时兄弟三人,现有二三万人口。称始祖严福森,原名光耀,生于1300年,原籍应天府郡城中。几次到南京,都未找到自己的根。二堡不是平淇卫,这里的宗亲也不是我们要找的族人。
   
二堡寻亲未果,我们按计划赶回安顺,乘火车到玉屏。火车上五个小时,晚十点多钟下车住店。第二天,到玉屏县地方志办,查找严姓村寨,没有答案。问县政府机关可有严姓人员?答宗教民族事务局局长姓严,当地人。找到该局,不巧,严局长出差了。问严局长老家,答在田坪镇金竹林村严家。找到汽车站,乘车在田坪下车。步行赶往金竹林村严家。一路询问,恰好一聪慧的七岁严姓女孩,从村小学放学回家,她把我们带到了严家。进村询问,村民把我们带到了严茂和家。茂和和蔼可亲,知道我们是来寻亲的,就拿出族谱让我们翻阅。打开族谱,我和兴武立刻眼前一亮,他们的族谱上赫然记载着与界桥族谱一样的祖宗先世,为严嵩祖的嫡系后裔。一路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我忍不住兴奋地大喊:兴武,快拿我们的族谱给茂和老人看。茂和看了我们的谱,知道是一家人,是老家来人找他们了,立刻打电话告诉其他族人。我们也把这一消息在最快的时间里告诉新明和绍农,让他们共享喜悦。这支族人远离故乡,来到湘黔边境,与故乡断绝音讯四百多年。但他们一直记得自己是江西分宜介桥人,他们的族谱依然记载着界桥始祖季津公以来的世系。让我们一见族谱,就像看到了他们的DNA,能立刻确认他们就是亲人。
   
茂和要安排我们住几天。但任务在身,不能耽搁。与茂和夫妇和严守毛,严茂权等族人一起用过中餐后,我问守毛,我们本家有没有车,能否安排一辆车送我们到玉屏火车站?守毛就打电话叫来了他的侄子,让他送我们。上车前,与他们合了影,留下了珍贵的历史照片。这一天是家族史上意义重大的一天,我把它郑重记载在这里:二0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

<<:  庄则栋先生书法展--祖国在我心中

>>:  祝庄则栋宗长书法展圆满成功

福建泉州修复少师庄夏公和少师妈秦国夫人墓倡议书

《修复少师庄夏公和少师妈秦国夫人墓倡议书》 尊敬的海内外锦绣庄氏宗亲:您们好! 吾庄氏溯源而上,乃...

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庄严委员会领导机构成员名单

第一届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庄严委员会名誉职务名单 永远会长:庄后增 原省庄严总会会长 顾 问:庄淑...

鄂州严氏宗谱《老谱源流序》

按世家严姓出自轩辕黄帝,姓公孙名轩辕,有熊熊大火国君之子。其子昌意生颛顼,代少昊,黄帝次子金天立命...

苗栗县庄姓宗亲会召开第四届第一次会员大会暨春季祭祖

苗栗县庄姓宗亲会101年5月20日(星期日)上午10时假台湾水牛城休閒餐饮牧场(苗栗县后龙镇龙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