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则栋中央电视台谈健康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了庄则栋和他的太太佐佐木墩子来为您解开这个问题的谜底,首先让我们欢迎两位。

主持人:在这样的一个重要的时刻,您并没有出现在主会场,那时候您到底干什么去了?

庄则栋:因为当时也是宣传奥运,整个几个月到各地去宣传。到了7月底身体感觉不好,然后去检查,当时我在一年之前,就大便老有血。一检查就。

庄则栋:癌症晚期。就已经是直肠癌晚期,已经转移到淋巴,转移到肝。

主持人:那为什么没有在之前发现,然后早点治疗?

庄则栋:他说痔疮,我们一直当它是痔疮治,就是耽误了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

主持人:你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有没有觉得?

太太:感觉问题非常严重,因为我父亲就是直肠癌去世,所以,打击比较大,但是,大夫问我是瞒着他呢?还是怎么办?

主持人:但是,你知道,这么样的一个消息,如果直接告诉他了,可能会有很大的冲击,有没有想一个办法,怎么拐弯抹角地?

太太:乒乓球运动员对细小的东西观察特别厉害,眼睛比较厉害。

主持人:那么小的球,人家都看得。

太太:对,旋转的程度,所以根本就瞒不过,所以,只能去面对。

主持人:我一直觉得乒乓球运动员,尤其是像庄老师这样的著名运动员,经历过那么多的非常重要的比赛,我一直都觉得你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比我们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当你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你感觉到内心的冲动。

庄则栋:原来,我没经历过这个事情,没有感觉,后来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当然谁听到这个问题,都感觉很震惊,对一个人来讲都很震惊。
主持人:对,有的就当场昏倒了。

庄则栋:那我还不至于这样,因为我开着车了的,当时就跟大夫讲,因为把她先叫去的。把她一叫去,我马上感觉这不对,我说这里头有事,太厉害了。他一叫我说,我说大夫,你直接告诉啊,你不要瞒着我,我说我这个人直接都可以面对。

庄则栋:他告诉我你已经中晚期了,我把认为把中字加上去啊,对我还是一个缓冲啊,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是晚期了。所以,我希望只要你们一有大便出血,一定要做进一步检查,不要轻易把它放过,酿成大病。

主持人:你知道你年轻的时候,那种无上的荣光。然后又曾经经历过人生的一种跌宕起伏,然后到了晚年,现在突然间知道自己得癌症以后,你没有感觉为什么这难道是命运的一种捉弄,会不会有不公平的感觉呢?

庄则栋:因为在中国一听,面临着就是生死,而且死的成分很大的,生还的是很窄的。当时一听这个事情以后,我也跟她讲,对待这个问题,也得什么呢?也得战略上藐视,战术上得重视,所以,我说你光藐视不行。光说心态好。

主持人:心态好,不治疗也没用。

庄则栋:心态好,叫战略上藐视,你不治疗,这叫战术上也藐视,这两个藐视你这病好不了。

庄则栋:所以,一方面呢,解决这心态问题。所以,你刚才问我,说打球的时候,面对日本,人家世界冠军,你去争夺。主席台首长都坐在那儿,观众一万人,让你上场就是让你赢嘛。就是通过打球,不光是练的是技术,通过练技术之外,练的是一种气质,练的是一种心理,练的是一种排除杂念的方法,因为平常这么干了以后,到了关键的时候才能这样做。

主持人:所以,您看您运动员生涯这么多年,又说回来了,你开着车的时候,怎么排除杂念,去面对这个事情的?

庄则栋:对,所以有了这个事情以后,我想我怎么会得这个事呢?这是第一。第二当时就是说,大夫已经说了,其实我就想了大夫说的,有些不一定是100%的对。这个有些什么事情,奇迹。什么是奇迹呢?奇迹一般不容易发生,但是,在我打球的时候,我可以给你这样讲,很多情况下,眼睛一瞪,心一恒,冲它一下,事情往往就奇迹般的发生了,但是你这眼睛一瞪,心一恒冲它一下,那是打球,那你面临到这个时候,你怎么办呢?所以,我就那个时候给她讲了,甭管它,该吃吃,该玩玩,该治疗的时候,咱们得到治疗。一切面对,所以,那时候,我回家以后,放风筝去,到家就放风筝去。

庄则栋,中国乒乓时代最具传奇色彩的英雄,他是中国蝉联世乒赛3连冠的第一人。六十年代,中国亟需在外交上打开局面的背景下,1971年世乒赛期间,庄则栋因为和美国运动员科恩偶遇并互赠礼物,这个小小的举动,启动了震惊中外的乒乓外交。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庄则栋的命运也发生了重大的转折,从国家体委主席到山西体校当教练,从结束第一次婚姻到与一名日本女子再婚,庄则栋的人生经历可谓是一波三折。而晚年,不幸又患上直肠癌,更使他的人生五味杂陈。

主持人:庄老师,您看,我们准备了这几杯子,这里面是辣椒,莲子、然后这是糖,这是醋,酸甜苦辣,我特别想知道,人生的各种滋味,您觉得,它会代表您人生的那些阶段呢?

庄则栋:甜也是很短暂的。对于苦,是一辈子伴随我的,从生下来一直伴随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的,所以,我认为人生应该就是刻苦、拼搏,是我一生所获得的最重要的,因为只有从这刻苦,从这本身中间使我的生活能够丰富多彩。

主持人:甜您觉得是什么时候?

庄则栋:甜就是你取得成绩以后,那就那么甜,那很快就没有了。

主持人:就是甜很短暂。酸呢?会什么时候心里酸溜溜的。

庄则栋:那个受苦,那真是酸溜溜的。大家都酸,因为那个时代造成的不是某一个人所造成的。

主持人:那辣呢?

庄则栋:不公平的事情总是会有,你正确对待就可以了。

2008年的7月底,经过检查发现,庄则栋的直肠部分已经被肿瘤堵了将近五分之四,如果不立刻切除,很容易发生肠梗阻,而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肝脏等部位,情况非常危急。这时大夫建议庄则栋马上接受手术,手术的时间定在奥运会开幕式的前一天,8月7号。命运又跟庄则栋开了个玩笑,因为8月7号是个很特别的日子。

主持人:这一天对于庄则栋老师来说,一个很重要的时刻,因为8月7号是他的生日。所以,我说,他是为体育生的,他的生日跟奥运会开幕式就差一天。又是生日,又是第二天有这么重要的活动,那时候是什么心情?

庄则栋:那很难受的,你想刚刚开完刀,肠子剌了21公分,这刀口又20公分。插了那么多管子,我那儿经历过这么多,我这辈子当运动员,我身上没有伤,我没有病,我没有伤。

主持人:这也是一个奇迹。

庄则栋:对,我一辈子都没有伤过。所以,一下子来个这个,这个味道难受透了,那时候,不是一般的难受。

主持人:而且我知道,其实当时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墩子一直在等你等你,然后你半天麻药劲过不去,醒不过来。是吗?

庄则栋:麻药打了一倍多的麻药,所以,眼皮出来的时候,眼皮都睁不睁不开。

主持人:你为什么会打那么多麻药是因为你怕疼?

庄则栋:不是,你问她。

主持人:怎么回事?

庄则栋:他平时锻炼身体是,俯卧撑一口气要做一百下。

主持人:一口气做一百下。

庄则栋:你还能做一百下,开刀之前就是一百下。一口气,三个凳子空中去做。

主持人:我现在一个月也做不了一百下。

太太:一天还有两三百。当时,所以,他的那个肌肉特别紧,按正常麻药打不开,打了第二次才打开。

主持人:就是他腹肌太好了,太厚了。

太太:所以,他本来比如是一点出来,结果是两点出来。

主持人:那他这么大剂量的麻药,这么半天醒不过来,那时候当老婆的都急死了。

太太:就不断地问那个护士,我说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她说没事的,如果是有事了,大夫会找你的,所以你就放心等着吧。所以,我们几个人一直等着。

手术中,医生切除了庄则栋结肠癌变的部分,术后他变得非常虚弱,体重也由原来的一百五十斤逐渐降到了一百三十斤。原发于结肠部分的癌细胞已经出现了转移,为了进一步治疗,庄则栋经常往返于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医院,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他经历了1次大手术,4次介入治疗,16次化疗。

主持人:那看短片的时候,我们又请上来了一位,也是庄老师的很好的朋友,而且他也是我们肿瘤方面的专家,北京肿瘤医院的沈琳医生,欢迎她。

像庄老师这样的结肠癌的患者,现在发病率的变化的情况是什么样?

沈林:现在随着我们国家的饮食结构的改变更西化了,所以说,结肠癌的发病率是逐年升高,而且基本上赶上了欧美国家的发病率。
主持人:他这个发病率有没有性别和年龄的特点?

沈林:一般来讲,男性比女性到高。

沈林:这跟他的饮食习惯是有一定的关系,他喜欢肉类的饮食,另外呢,人家说,十难九治,这种慢性的炎症也是肿瘤发病的一个原因之一。
主持人:您是这个庄老师的主治医生,我想问您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就是因为他是大明星,真的是超过我们今天所了解的这些奥运会也拿金牌的,他真的是大明星,戴着光环来的。对他治疗的时候,会不会下一些特别的手段?

沈林:这个好像还没有,因为庄老他是一个心态特别好的人,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我们一般都是跟家属来交代,跟我们说是什么状况。我印象特别深刻,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是什么状态,我直肠癌,我已经手术完了。

主持人:他自己说的。

沈林:他自己说的,我肝转移,不是一个地方。

主持人:他说的,就跟说别人的事情似的。

沈林:对,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而且精神状态非常好,那个时候,他已经经受了一次手术,大的手术,大的介入治疗。然后才到我这儿来,我觉得真是不一样。特别的给我们感觉,你可以跟他沟通,一起来讨论,我们下一步面对的治疗和面临的困难。

主持人:反正我觉得现在我要是不说,或者没有那么多媒体宣传,说庄则栋老师参加一个什么什么活动。您一点看不出来。真的看不出来,红光满面。

沈林:他那个很有感染力的一个人,在我这儿已经做了大概四五次化疗了,包括八项药物,身上起了很多皮疹。后来我就说,你感觉怎么样?他说,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然后就在我们办公室,我们有很多的年轻医生,他就说,我给你做这个蹲起,很快的速度就做了很多,我说别做了,别做了。我知道你的身体状况。

主持人:那个特别累,这个如果大家不相信,你现在就可以站起来试下来。就是要站起来,然后完全蹲下去,然后再站起来。我上高中吧,那时候,最多可能做到13个,最多。然后好几天不能走路。你还能做那个,你做完手术然后还能做这个。

沈林:而且,他是又经受了几次药物治疗以后,这个说明,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个呢,现在的药物已经毒性明显降低了。第二个就是他的体质和他的心态特别好。他很积极地面对,很快地调整自己的状态,来适应你这个治疗。所以说,大家看这个肿瘤的治疗并不是那么可怕,并不是说,我用了药物以后,我化疗以后,我就要卧床,我就不能进行正常的生活,还要包括庄老参加什么活动,他就会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活动,你要在这个时间稍微给我调整一下。

主持人:一年半的时间,经历了一次大手术,四次介入,十六次化疗。我觉得就是一个铁人,他的身体也会有承受不住的时候,这个身体上面承受的东西,会慢慢地转化到心理。但是,你这个时候呢,又有太太,然后又有这么好的医生,你会更多地愿意跟谁交流,去把自己的话说出来?难受啊什么的。

庄则栋:难受,其实就是化疗的时候难受,手肿啊,不能碰冷水啊。我的血管找不找,护士给我打针的时候,找不到我的血管,当时,我也发愁啊,我说你这儿找不找了,你说怎么办呢?再往上,我说在这儿找不找呢?还得往上。我就很害怕了。我说这个不行,这个老化疗,我这血管找不到了,这可麻烦了,肝上不是有嘛,让这个管子扎到肝上去,哪有往哪儿扎,这叫点。

沈林:庄老,现在就是这种,他已经是久病成医了,他对整个治疗过程很了解。

主持人:庄老师,您实话实说。

庄则栋:实话实说。

主持人:你真的没有那么特别疼,或者心理特别觉得承受不了的时候吗?

庄则栋:这样,用那个药的时候,那也是很难受的,难受到什么程度呢?大夫用了一种叫(艾比托),这药浑身都起的那个皮疹。

主持人:你过敏?

庄则栋:不是,它是药的反应。

主持人:就是反应。

庄则栋:而且甲沟炎,那个指甲,你看我的指甲全都是坏的。脚底下的指甲也都裂着,从那个缝里,走路都疼,流那个水。当然,我还没有到流水的程度。

庄则栋:这个脚底也是这样。除了这些完了以后呢,皮肤一摸我啊,就跟癞皮狗似的,特别粗,那个粗极了,不是细嫩的皮肤,全是那种的。而且夫人有时候,一痒一给我抓,一碰,就掉一层白。那个脚每天他都给我抹油,全是干裂的特别疼,这个走路影响了,我就找沈大夫了,我说沈大夫不行,这影响我生活了。所以,从这个东西以后,我就慢慢懂得了什么生活质量,原来我就不知道什么叫生活质量,后来我就知道什么是生活质量,不能影响我的正常生活。能正常生活的就是俩字,自理,如果能自理就叫有质量,不能自理,就叫没生活质量。

庄则栋生病后,为了对抗癌症,很多朋友建议他爬山强健身体,或者练习太极拳修身养性。而庄则栋最终选择了练习书法,在挥洒泼墨中,书法于他,不仅仅是爱好,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在他与癌症作抗争的日子里,书法成为他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

庄则栋:当时呢,很多人让我信佛。念那个佛,我说这个太耽误事了,后来,我就想,写字,写字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范增大哥,当时,你想范增当时前些年也得这个病了。

主持人:他是结肠吸肉。

庄则栋:对,然后,大夫要给他打点滴,一般的点滴,都打在手上,他说打在脚上。这脚上是很疼的,你知道吗?打脚上以后,他一边给他点滴,一边手上,他可以作画,你说这多了不起啊。

主持人:了不起。

庄则栋:太了不起,这是我们范增大哥。这是一个。第二个盖教天,等于演武松的,活武松,他是非常好,结果一次呢,他在一次演出当中,腿摔断了,摔断了,人家接骨的,把他接坏了,接坏了以后,他这条腿就变成残废了,走路都一瘸一拐了。那这样,他艺术生涯就没有了。然后呢,盖教天趟在床上,然后,把这条伸起来,照着墙上一踢,把这条刚接好的腿,重新踢断,重新给我接。

<<:  庄则栋:爱“乒”才会赢

>>:  庄则栋书法展开幕式盛况

福建漳州地区庄朱严三姓同宗的缘由

福建漳州地区庄朱严三姓同宗的缘由 余近年有幸得宗亲盛邀,参与宗亲联谊工作及各项活动。2004年九月...

专访腾势CEO严琛:续航里程是电动车最大软肋

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在经历了2015年的井喷之后,今年增速明显放缓,对于高端电动汽车市场更是如此,但...

庄子“无为不治"思想简析

[摘要】从《庄子》全书的总体内容看,“上无为而下有为”的思想不是庄子的思想,它应该是夹杂在《庄子》...

自闭症的心理治疗与行为介入训练

自闭症的心理治疗与行为介入训练 严亚西 摘要:在世界的每个角落,不分国家、民族、家庭和贫富差别都可...

福建晋江思齐庄公陵园得到政府保护

3月13日,旅菲锦绣庄氏思齐联谊会以庄永钢理事长为团长的回国访问团莅临故乡晋江,受到晋江市侨台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