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庄威:抑制房价根本上要靠发展公租房

问:庄先生您好!

  庄威:大家好!

  问:请您介绍一下今年的提案。

  庄威:今年我们对两会提出了两个提案,其中一个是涉及到国计民生,老百姓所关注的热点,包括我们提出了我们要发展公共租赁房,如何抑制房价,包括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

  抑制房价要靠发展公共租赁房

  问:我看到您关于发展公共租赁房有助于平抑房价的提案,里面谈到,先租赁后购买是化解当下住房矛盾的有效途径,您能详细讲一讲您的思路吗?

  庄威:最近两三年来,我们一直在倡导住房消费应该是阶梯式的消费,不可能每一个小家庭一建立,或者每一个人走上工作岗位就应该有自己的住房,应该说先通过租赁的形式解决住房的问题,到了自己事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才来购买商品房,所以,我们认为,整个社会的保障住房体系应该这样构成。首先,要保障低收入群体他们有廉租房。

  第二,要保障我们很多大中专毕业生等这一类社会上所说的夹心层的住房问题。什么方法解决?建公共租赁房,以后再建设商品房。现在社会上对住房消费(观念)我认为是有一些偏差的。比如像您这样的年轻人,包括你们的家长,都好像你们走上社会工作了,要成家了都要有自己的房子,我认为这个认识第一不切实际,第二,也推高了现在商品房的价格。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要综合地来考虑。但如果我们政府在公共租赁房建设上加大力度,就像重庆市政府最近所说的,他们准备在今年建设500万方米的公共租赁房,在未来的十年他们提供的公共租赁房是要供应给全重庆20%的家庭。如果到了这个份上,您认为商品房价格还会飙升吗?

  厦门这几年在这方面有所尝试,厦门对家庭收入在2.4万以上的低保家庭也提供公共租赁房,而且房价只有市场价的20%。

  问:是市场租赁价的20%?

  庄威:对,对收入在5万元以下,2.4万以上的,我们提供租赁房的租金只是市场租金的20%,现在厦门先做到这一步,今后我们还会给年薪在8万以下的家庭提供公共租赁房。有这样的渠道,有一部分人就不会购买商品房了,这对房价的抑制是有好处的。

  问:您提到年收入8万以上的家庭应该是中等收入家庭吧?

  庄威:让中低收入家庭,让刚参加工作的人卖方是比较困难的,如果政府能建设公共租赁房,那么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问:也能解决掉“夹心层”的住房问题。

  庄威:对。

  问:我看您的提案中说,公共租赁房针对不同层次居民的租金相对市场价是不同比例的。

  庄威:厦门是这样执行的。

  问:据您了解的数据,现在厦门能够享受到政府所提供的公租房的居民比例有多少?

  庄威:可以这么说,去年底申请的,最迟明年就可以入住。我们保障性住房到今年就达到4万多套,据我了解,现在申请的只有3万多人,还有空间,所以,下一步厦门在保障性住房建设上是不错的。

 应该拿部分卖地收入和公积金来建公租房

  问:您刚才提到,政府提供公共租赁住房,它还是有一定微利的,据我们之前看到媒体公布出来的数据显示,去年政府通过卖低收入,全国总共大概1.5万亿,有部分城市占财政收入已经接近50%,比如北京大概45.9%,您觉得政府不将那些土地出让,进入商品房市场,而把更多的土地用来建设廉租房、公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那么政府在财政收入岂不是有很大一部分损失?

 庄威:对这个问题,我想应该结合中央最近提出来的,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我个人理解,也就是整个经济增长的方式更多的是要靠技术进步,靠创新。当然,适度的房地产开发是必要的,如果说您刚刚讲的这些比例,在很多城市都是如此之高,那对中国不要说很多年,五年十年就不堪重负。你想想我们有多少土地可以卖,这些土地一卖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卖什么?靠土地拉动经济,拉动财政收入不可能是有序发展的,政府在卖大量土地的同时拿一部分来建设公共租赁房,这不仅是对老百姓,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利的,所以,这对整个地方财政的收入有的影响也不大。

  为什么公共租赁房建设现在不怎么快呢?我感觉是没有解决好拿什么钱解决公共租赁房的问题。要解决公共租赁房有钱建的问题。是从去年才开始推动大规模建公共租赁房,廉租房当时规定公积金收益、卖地收入的10%,现在廉租房建设到一定程度上,卖地的收入当中也可以拿出一部分来做公共租赁房的建设,同时可以把闲置的公积金拿来建设公共租赁房。这样就有钱建了,有钱建还要解决有钱租的问题,现在公积金除了买房子,大修装修之外就不能提取,我认为应该可以提取公积金缴纳房租。

  如果你们一个月收入3000多元,单位交公积金20%,就有700多元。如果是双职工就将近1500元,1500元交公共租赁房就不够,可以提取公积金他们就有钱租了,那么公共租赁房的建设就完善了。如果公共租赁房的建设能和廉租房一起推进,关键政府要做的就是要保证居者有住所,而“不是保证居者有房产”。这个定位清楚以后,租房、住房的问题就可以得到一定的改善。

  问:据我们了解,公积金已经可以提取租金来缴纳房租,但需要租房方提供租房发票,但商品房市场的租赁房不能满足这一条,很多人租房的时候不会提供发票。

  庄威:所以现在也有一个说法,公共租赁房应该是社会的租赁房,这个观点我不赞成。就好象我是房东,我给你租了,当然我们有一个租房契约在那里,提前一个月告知我要走人,只有公共租赁房才能让租户有一个安定的感觉。社会上的有房者提供住房,可能明天要卖了,可能要住了,或者让孩子住房,让租赁者很麻烦,所以应该政府主导租赁住房。

  今年调控房价应该有成效

  问:保障性住房是今年政府调控楼市比较重要的措施,提出“双轨制”,市场上的商品房和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两边都要建设,政府今年要重点推进保障性住房的政策。除了这个政策,今年政府还开始收紧房地产信贷。据以前市场反应来看,收紧房贷应该是抑制房价的直接又有效的措施,08年就是这样。您认为除了控制信贷以外,还会有什么样比较好的措施抑制房价过快的增长?

  庄威:现在政府采取的收紧银根措施主要是要打击房地产市场的投机买卖,现在二手房首付要达到40%,不优惠房贷利率等等,都会一直房地产市场投机行为,房地产市场投机行为也助推了房价上涨。去年这一年,它的负面作用是比较大的。据我知道,有的房地产公司开发完之后尽管他公开出售,其实没有拿房子出售,只是让自己的员工先过一手,雁过拔毛就把价格拉上去,所以,政府提出要打击房地产企业惜售,这个措施应该是对的。

  问:所以,您认为今年的调控房价应该会有成效的。

  庄威:是的。

  问:您预计房价会有怎么样的调整?

  庄威:那就不好预计了,因为有更多的专家在专门研究这个问题。

  问:今年我们看到一个新闻,两会期间政协委员提出有关于抑制房价的提案超过了50%,我们了解到,包括物业税开征,限制房地产企业融资相关提案,您对哪一个提案会比较关注一点?

  庄威:我想整个房价的控制,或者整个房地产、楼市的价格不断飙升,这一方面是跟整个信贷政策有密切的关系,同时也跟保障性住房供给不足有关系,如果保障性住房有一定的比例,可以按商品房和经济适用房的方法走。我认为今年加大保障性投入建设是非常重要的。

  问:还是觉得只有在政府加大保障性住房这块的力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现在房价的问题?

  庄威: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我开头就讲了,住房的消费观念,这是非常重要的,我有很多朋友,他们都是企业出来的,他们的子女大学毕业以后走上工作岗位,首先就要买房子,这不仅给青年人很大的压力,也给家长很大的压力,挤商品房这座独立桥,商品房能不贵吗?如果我们社会,家长能有阶梯消费的观念,能先租赁后购房,先租赁就是要有房子租,政府这边要做好工作。我前面也讲过,如果各个省市能够像重庆那样做公共租赁房,我想那个地方的租赁房一定会非常有成效地建立起来。

  房企进军二三线城市不会拉高当地房价

  问:还有一个问题,今年各大房企都开始进军二三线城市,您认为现在二三线城市房价上是否是合理的或者是偏高?二三线城市是否能成为房企的“避风港”?

  庄威:我想房地产作为一个产业,商品房作为市场的一种商品,它的价格高低一个最主要的是看事情,第二影响它的是炒作。春节前后海南省的房价,大家看到的是旅游的宾馆价格,这是炒作造成的。我在想二三线的房地产,现在房地产商把他们的目光投向那里是好事,他们到那里去开发建设,对中西部,对二三线城市的发展是有利的,对那里的农村发展有好处,价格的高低我想跟政府关系非常密切,现在不是房地产商炒作就能炒的,因为物业相关政策,包括出售商品房也有一系列的郑则,也就是说,现在政府不断完善的政策能够打击房地产的投机,如果房地产的投机,那么当地的房地产受到市场炒作,房价会上升。房地产商的投机不是最主要的因素,关键是政府的做法。

  问:谢谢庄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