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金井明代庄氏祖墓寻根

晋江金井明代庄氏祖墓寻根

茂下村位于晋江市最南部----金井镇钞岱行政村,这里是许多港澳台同胞以及海外侨胞的祖籍地,几乎全村每个家族都与台湾或者海外有关系。茂下村有许姓和庄姓两族聚居一地,庄氏分顶庄,下庄。
     
为什么村名叫茂下呢?原来,此地自古有两个明代庄氏大墓,因而村名就叫墓内,因为村民认为村名比较不雅,所以就叫茂下。晋江有很多地方以为村名的,如池店的墓厝即今茂厝,还有洋墓,永和的墓亭茂亭,石狮塔前的墓下就叫"茂厦"
     
据晋江市博物馆文史研究人员粘良图先生介绍,由于土地贫瘠,茂下村先民迁到台湾、南洋历史悠久。在清代,茂下村先民主要是迁往台湾。一些茂下村人在台湾经商,赚到了钱,会想到老家的房子旧了,需要翻修重建等等;有的族人迁到台湾后,对老家依然念念不忘,而到了清末和日本占据台湾时期,茂下人到台湾的少了,主要是前往南洋。
     
金井庄氏来自晋江青阳古山公之后裔,墓葬的主人也是晋江青阳庄氏先人。

据宗末查找《泉州桃源庄氏族谱汇编》,第67页《青阳大宗祭祖》

有载,“十世祖科公,字由举,号青峰。弘治乙卯科宋元翰榜举人第十九名。历官思恩府知府、兵备道,刑部郎中,赠中宪大夫,赐一品服。生于成化壬辰年(八年,1472)六月十九日寅时,卒嘉靖癸巳年(十二年,1533)六月初二日。葬金井山。穴坐乾向馔兼口,享年六十有二。元配陈氏,侧室刘氏。”

在《泉州桃源庄氏族谱汇编》第300页,再查找《古山公派下世系谱牒》,在《十世泉行》第342页找到“科  字由举,号青峰,第泉行二十六,积坪公次子。生于大明成化壬辰年(八年,1472)六月十九寅时,领弘治乙卯(1495年)科宋元翰榜十九名举人。历官至思恩府知府。卒嘉靖癸巳年六月初二日。享年六十有二。葬于金井山之原。背乾面馔(光绪九年四月十二日巳时动土再修理,计开费二百余金)。配陈氏,号慈懿,明封安人,廿九都涵江人,生成化壬辰年十月十八日。卒嘉靖甲申十二月廿三日。与公同葬。侧室刘氏生弘治(正德)己巳十一月廿二日。卒万历癸巳(二十年1593)年十一月初五日。葬青峰公墓西。子:浚、提、浑、润(陈出)汴(侧出)。”

在《十一世休行》第359页找到“浑  字弘毅,号淡然,第休行二十四,科公第三子。生大明弘治庚申十月初十日辰时。卒莫考。配蒋氏,讳玉娥,号慈惠,福全蒋千户之女。”

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出,金井明代庄氏祖墓主人极有可能就是修建吾青阳庄氏家庙的倡建人-----庄青峰。

为什么这样说呢?

明朝时,吾庄氏在泉州南门外青阳市即是“科举簪缨人文蔚起”的泉南望族,青阳庄氏家庙就是在明代嘉靖庚寅、辛卯年(15301531年),由十世祖庄科,号青峰,倡议首建。在家庙东厅里建有精巧的石屋,就奉祀着建设家庙的功臣青峰公。

再者,青峰公历官思恩府知府、兵备道,刑部郎中,赠中宪大夫,赐一品服。他为官清正,颇有政绩,事迹入集《缙绅传》和《谱外集》,陈琛撰写《赠太守庄青峰序》以颂扬之只有任职高位者才有可能有夫妇合葬墓选址三十里外的,位于晋江南门外十四都(金井)福全卫城附近的西山上,墓葬所占范围面积很大,四周立有石碑为界,界碑仍存,但字迹模糊,墓葬周围的田地已归入村集体所有,而且外姓坟墓挤占严重,墓葬范围只剩一个墓形,墓碑字迹模糊不清,已难于辨认是何人姓名,所以造成今日查找族谱不知从何下手的困难,当时因青阳距离金井路途遥远,便派人驻守于此,日夜守墓,后来便成为庄氏家族的一员,字辈与青阳庄氏一样,也是材杰垂名永,树勋增镇潘。。。。。。
     
三者,青峰公之三子浑,字弘毅,号淡然,配蒋氏,讳玉娥,号慈惠,系福全蒋千户之女。也有可能系公之三子淡然公常常往来金井探亲访友,发现福全山后面的风水宝地,将之用作家族墓地,连公之侧室刘氏也葬于青峰公墓西。现在只要邀请风水地理堪舆家莅临现场勘测,就一定还有痕迹可证明之,如墓之坐向是否符合族谱记载等等。

四者,族谱记载在清光绪九年(1883年癸未)四月十二日巳时动土再修理,计开费二百余金。可以证明清朝末年,我家族对青峰公墓仍有修缮,且花费不少。距今也有126年风雨侵蚀,墓形已经被破坏殆尽。

由于古时青阳距离金井路途遥远,那时青阳庄氏子孙欲前来祭扫,多有不便之处,所以该处墓葬一直以来都由古山公次子思齐公派下迁居晋江龙湖镇英厝的庄氏宗亲代为管理,其实,并不是龙湖英厝庄氏家族(塔房)的祖先之墓。

     今日,青阳庄氏宗亲宗支繁衍,族裔众多,工商事业普遍发达,对家族公益事业贡献良多,在海内外享有盛誉,而且对海内外族亲寻根问祖多有重视,为引起各房份宗亲分会重视保护祖先墓葬,所以,今委托专家学者、宗亲朋友,帮忙多方查找族谱,以发现更多资料佐证该墓葬的历史价值,俾其能得以早日修缮及得到政府之文物保护。

我青阳庄氏家族成立“锦绣庄文物修复理事会”已有三年,现正在着手调查规划全市范围内的待保护文物对象,希望能引起重视,则祖先幸甚,后裔子孙幸甚。

保护文物,珍惜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体现了现代社会的文明程度,亦是展现一个民族的良好素质,如果不懂得珍惜和保护,这是缺乏历史责任感和现实忧患意识的表现,我们要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把祖先遗留的灿烂文明世代相传,弘扬光大,使子孙后代铭记先祖丰功伟绩,担负起发展保护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的重任。

专此,借书奉告。
                               

2009810于锦英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