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赛车GT赛得主严路

严路:赛车场上追梦人

今年3月,马来西亚雪邦赛道,第一支由中国人组建的车队出现在国际顶级房车GT赛场上。11月,经过全年11站比赛,这支“超跑”车队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拿到了卡雷拉杯保时捷GT赛亚军,且与冠军仅有一分之差。而“超跑”的组建者,32岁的严路,他在1年前还坐在广告公司老板的位子上,整日与客户、企划书、报表打交道。

  只求做,不求成

  严路接触赛车并不算早,1997年他开始喜欢赛车,随后一发不可收。最初是到国外看赛车比赛,在2000年,因为极度热爱,他忍不住手痒,干脆飞到德国接受专门的赛车训练,拿到可以正式参加国际比赛的车手执照。

  从2001年开始,在周一到周五,他是公司的老总,到周末,他摇身变成一名赛车手,出现在欧洲的赛场上。

  去年9月的一天,严路应朋友之邀到上海观看F1比赛。坐在贵宾席上,作为车迷的他发现身边一位老人竟然在赛车振耳的轰鸣中睡着了!“赛车在中国的普及太迫切了,而让人们最快了解和关注赛车的办法就是有高水平的队伍去参加国际比赛。”原来只是偶尔当作白日梦的念头,这次被触动最终成就了一场盛大的梦想之旅。

  当天晚上,严路就给保时捷公司打电话,询问下一年的赛程安排以及购买车辆的费用。第二天,他来到自己的公司,宣布将股份全部出售,不留后路。紧接着,他购置赛车、挑选车手、聘请工程师、机械师……在10月,他的“超跑”俱乐部车队成立了。

  经营了10年广告业,在第11年,严路放弃了这个带给他财富的行当,孤注一掷投入一个中国人几乎从未涉足的领域——经营赛车车队。身边的亲人、朋友都很难理解他所做的决定,“但他们知道我决定了就不会改变,所以只能支持。”

  严路说,“有些事情,等想明白了,机会也错过了。别人敢想,但不敢去做,我只要想了,就一定要去做。这个过程中,我只求做,不求成。”

  赛车:昂贵的运动

  赛车是一项昂贵的运动。做业余赛车手的时候,严路几年下来仅赛车的费用(不包括往返机票、住宿等开支)就花掉几百万元。到欧洲自费参加最普通级别的比赛,一次费用就要两万欧元左右。不过与现在自己做车队相比,那时的花销不过是“洒洒水”而已。

  “车队的确花很多钱,这点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经营一个国内车队,成本要2000-3000万,做一个GT赛国际车队就更加惊人。

  从组建车队开始,他购买了最好的赛车,签下顶级车手、优秀改装工程师和经验丰富的维护人员。车队一站比赛下来,各项费用加起来要花掉上百万。

  全年的比赛后,即使中途没有大的事故损坏,为了给车手创造好的条件,用过的赛车都要淘汰,在新的赛季更换新车……这种近乎“烧钱”的方式,对私人投资的车队来说是巨大考验。

  “国内的企业认识到赛车的商业价值需要一定时间”,严路固执地坚持不接受国外厂商的赞助,即使是长时间靠个人积蓄把车队扛下去。“能撑多久就撑多久。”严路说起来似乎很轻松,但他几乎做了为实现梦想无底线付出的准备。

  在严路的私人车库里,停放着:一台蓝色保时捷911 Carrera;一台产于1953年的保时捷古董车spyder 550;一台奔驰SLK跑车;两台VOLV0;一台奥迪A6;一台allroad越野车;一台ISUZU越野车。看到如此场面,让人不能不在头脑中想象这个年轻人拥有的财富。

  据说为了收藏到那台古董保时捷,严路等了3年时间,最后从一位去世的法国贵族的后人那里以17万欧元得到。

  即使这样,为了做车队,严路也做好了将这些视若珍宝的私藏舍弃的准备。“本来还有一台兰博基尼,但车到了不久就又卖了,因为做车队需要资金周转。”至于其他车,为了梦想,他说“只要有需要,都可以卖掉”。

  从来没觉得黑暗

  虽然说到卖车让人有些悲壮,但严路好像丝毫没有把眼前的压力当回事。 “我不知道你们担心什么,有什么怕的。我会失去什么?我大学毕业时不也是兜里没有100块钱吗?钱没了再挣呗。”

  能有接近梦想的幸运,再大的困难都不是问题。“超跑”离冠军太近了,最终却擦身而过。

  在前9轮比赛,“超跑”积分超过对手很多,以至在第10轮上海站比赛时,还有3圈,场外的严路对机械师说:“只要安全跑下来,冠军就是我们的了。”谁知话音刚落,严路回头转向现场转播的屏幕,就看到腾起的烟雾——车撞了,只能退出比赛,影响到了他们的总成绩。

  对于严路来说,可能比在一次比赛中得到冠军更艰难的,是在孤军奋战中为了理想不懈地坚持。就像他喜欢的保时捷,“有很多需要坚持的东西。虽然现在看来不是最先进的技术,但是坚持下来了。”

  现在,中国人对赛车认识不多,即使知道,也仅限于F1,严路说:“十几年前你可能只知道金利来,不知道Giorgio Armani;现在知道Giorgio Armani,但可能不知道John Paul Gaultier.”做了10年广告的他,觉得做赛车的推广和推广矿泉水没什么大分别。

  现在,参加国际赛事的只有他一个车队,人单势孤。不能影响别人投资组建车队,他就自己做大,他计划“超跑”再增加一个车队参赛。

  由于国内找不到专业人士,车队的12人中只有严路是中国人,其他人分别来自德国、法国、泰国和马来西亚,车手也是外国人。“后年就会有中国的车手。”严路已经从国内赛车学校找了年轻选手,送去参加一些初级的比赛。

  严路在“车队”的头衔是理事长,公司的事情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干。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一半时间在车队设在马来西亚的据点,安排车手训练;另一半时间,在国内做车队的推广,并和赞助商谈判。“就算猎头公司也挖不到一个能经营赛车俱乐部的人啊,”他实在无奈,“我第一年先摸索,一套程序都熟悉下来,以后就能带别人了。”

  记者说希望他能早点看到曙光,他反驳说:“我从来没觉得黑暗啊,一直都很阳光!”

  我不时尚谁时尚

  严路刚刚被某时尚杂志列为年度“时尚先生”候选人。埋头做车队的他虽然不以为然,也脱口而出“我当然是时尚的了。中国有几个做赛车的?我不时尚谁时尚啊?”是玩笑话,但也看出严路不是那种一门心思的工作狂,他是懂得生活的人。

  开广告公司时,他玩赛车玩出专业水平,如今赛车成了他的主业,他又盘算着俱乐部步入正轨后去干些什么新鲜事。“我这是没有办法。工作和爱好不能合而为一,生活应该更丰富一些。”

  严路

  严路,1994年大学毕业后从事广告业,1998年拥有自己的广告公司。

  2004年独立组建第一支中国保时捷国际赛车车队,并在卡雷拉杯亚洲挑战赛中取得第二名的成绩,这是中国赛车队第一次参加国际GT赛并获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