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动力学专家庄逢甘

空气动力学专家庄逢甘

空气动力学专家庄逢甘   庄逢甘小档案
  中国著名的空气动力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世界科协副主席,中国科协副主席。九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空气动力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反邪教协会理事长。
  1925年出生,江苏常州市人。1947年赴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攻读航空工程和数学,获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1950年回国,1956年调入国防部五院,历任空气动力研究室副主任、空气动力研究所所长,七机部一院副院长,国防科委29基地副司令员,七机部及航天部总工程师等职。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主任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高级技术顾问。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科院力学所兼职教授。
  长期从事导弹、火箭再入飞行器空气动力学方面的研究、试验和计算空气动力学的研究工作。主持我国空气动力学试验研究基地及许多重要风洞试验设备建设,对高超音速再入体热防护理论研究获实际应用。组织并参加运载工具和弹道导弹弹头气动研究和设计,研究发展风洞实验技术特别是非定常实验技术。 中_国_地_理_网
  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990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1年被航空航天部批准为“有突出贡献的老专家”。1993年获航天奖。
  庄逢甘轶事
  不抽烟的“害处”
  在加州求学期间,一次庄逢甘参加了“玫瑰游行”打工,即要给车身上粘满玫瑰花。他一连粘了五六个小时,累得筋疲力尽。看着一起打工的人停下来抽烟,庄逢甘也歇了下来,却被监工阻止住:“不抽烟的必须接着干活!”庄逢甘这下可体会到不抽烟的“害处”了,只得继续埋头苦干。粘一小时玫瑰的报酬是一美元,3天下来,手里攥着24美元,庄逢甘见到鲜花就条件反射。导师李普曼知悉后笑道:“要打工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手上可有一堆高附加值的活。”
  空动专家成了“空洞专家”
  庄逢甘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兴奋之余与几个同学在一家华人照相馆拍了一张蟒袍玉带的古装照,殊不料,“文革”时这成了他“迷恋封资修”的罪状。一张大字报贴到了庄逢甘办公室门上,攻击空动专家是“空洞专家”。庄逢甘佩服写大字报人的聪明,虽然一字之差对他来说有着天壤之别,但他也不过一笑泯恩仇。不管时局怎么乱,他都每天骑着一辆24小车准时上下班,坚持他那不空洞的空动事业。
chinageog/com


  风洞选址伊始,庄逢甘和同事们把仪器架在山坡上,老百姓把他们当成了看风水的阴阳先生。洲际导弹研制中的“淮海战役”打响了,庄逢甘被委任为前线指挥长。“文革”时期,庄逢甘这位空动专家被戴上“空洞专家”的帽子,他只是一笑泯恩仇。
  2001年5月,坐落在川西北绵阳崇山峻岭中的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迎来了一位神秘的专家。他逐一巡视了亚洲最大的激波风洞、电弧风洞以及最大的模型自由飞弹道靶,当他看到以2.4米风洞为代表的亚洲规模最大、综合试验能力最强的风洞群建成,并为我国民用飞机、汽车、高层建筑等提供了大量的风载风振试验时,脸上渐渐泛起了笑意。
  这位专家便是我国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家,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的奠基人之一庄逢甘。黄昏时刻,他来到川西北苏包河畔,哺育了一代“空动人”的河水从他身边静静流过,沉淀在时光之河的峥嵘往昔也从他的心底潺潺流出……
  开辟风雷洞天
  1980年5月18日,我国成功地向太平洋海域发射洲际导弹。一石击起千层浪。西方航天专家立即做出推断:中国已经建成了专门从事飞行器空气动力试验的秘密机构,而且具备了相当规模和较高水平。
  这样的判断是必然的。空气动力学在航空航天业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先行官”作用。德国、美国、前苏联等世界发达国家几乎毫无例外地成立了国家级的研究试验机构。即使是战败后被禁止发展军事工业的日本,也在禁令解除后迅速组建起空气动力研究试验室,使其在很短时间内一跃成为世界航空航天大国……
中国地理网

  1956年10月,我国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最早组建的十个研究室中的第七室就是空气动力学研究室。年仅31岁的庄逢甘被任命为该室的技术负责人。
  在空气动力学研究试验的三大手段中,风洞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风洞是一种能产生人工气流,并能观测气流或气流与物体之间相互作用的管道装置,不同流速、密度和温度的气流能模拟各种飞行器的真实飞行状态。对于飞机、导弹、卫星来说,没有风洞,就意味着要做实弹试验,而一次试验的花费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空气动力室(701所的前身)成立不久,我国的火箭、导弹等一大批型号相继上马。某型号导弹因为做不成风洞试验,环境试验要到最热的西双版纳、最冷的长白山和气压最低的唐古拉山口去做。在唐古拉山口,一个女工程师追一张被风吹走的数据卡片,追着追着倒在地下就再也没起来……
  庄逢甘深感重任在肩。1960年,在外援中断和严重的自然灾害条件下,庄逢甘带领701所的年轻队伍开始了逆风飞扬的艰苦征程。7载寒暑,从设计、加工、安装、调试到投入型号试验,他们只用了不到美国一半的时间,便在北京云岗建成了十几座从低速到高超声速的风洞试验设备,成为中国空气动力学研究的第一个基地。
  1964年,国防科委成立了以钱学森为组长的16专业组,庄逢甘任副组长,与著名科学家郭永怀等人亲自主持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的试验基地建设。低速风洞与高速风洞及其他特种风洞并举,历时15年,先后建成的1?2米跨、超声速风洞,0?5米高超声速风洞,2米大激波风洞和200米自由飞弹道等接近世界先进水平的地面试验设备,使我国卫星、导弹研制进入了一条高速通道。
中国*地理网


  美国的空气动力学专家们面对如此壮观的风洞群,震惊的同时,怀疑是苏联“老大哥”帮着干的。而庄逢甘心里清楚,这些风洞是地地道道的“Made in China”,当年从北京701所输送来的398名技术骨干与中科院和航空部的科研人员踏遍蜀道,愚公移山般地选址凿洞,老百姓看见他们把仪器架在山坡上,甚至当他们是看风水的阴阳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