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时处顺,穷通自乐

 转眼又去数年,也到了庄子大限之日。弟子侍立床前,泣语道:“伟哉造化!又将把您变成什么呢?将送您到何处去呢?化您成鼠肝吗?化您成虫臂吗?”庄子道:“父母于子,令去东西南北,子唯命是从。阴阳于人,不啻于父母。它要我死而我不听,我则是仵逆不顺之人也,有什么可责怪它的呢?夭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逸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待吾生者,亦同样善待我死也。弟子该为我高兴才是啊!”

  弟子听了,竟呜咽有声,情不自禁。庄子笑道:“你不是不明白: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死生为伴,通天一气,你又何必悲伤?”

  弟子道:“生死之理,我何尚不明。只是我跟随您至今,受益匪浅,弟子却无以为报。想先生贫困一世,死后竟没什么陪葬。弟子所悲者,即为此也!”庄子坦然微笑,说道:“我以天地作棺椁,以日月为连壁,以星辰为珠宝,以万物作陪葬。我的葬具岂不很完备吗?还有比这更好更多的陪葬吗?”弟子道:“没有棺椁、我担心乌鸦、老鹰啄食先生。”庄子平静笑道:“在地上被乌鸦、老鹰吃掉,在地下被蝼蚁、老鼠吃掉二者有什么两样?夺乌鸦、老鹰之食而给蝼蚁、老鼠,何必这样偏心呢?”

  庄子的一生,正如他自己所言:不刻意而高,无仁义而修;无功名而治,无江海而闲;不道引而寿,无不忘也,无不有也;其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不为福先,不为祸始;其生若浮,其死若休,淡然独与神明居。庄子者,古之博大真人哉!

 

<<:  《庄子·内篇·逍遥游第一》

>>:  绝仁弃义乃安世,庄子笔下的儒道之争

旅美中国学者科学天才庄小威

10月5日,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公布了本年度“天才奖”得主,哈佛大学31岁的旅美中国学者庄小威榜上有...

纪念严译《天演论》百年

 英国科学家赫胥黎的《天演论》发表于1893年。仅四年之后,1897年,严复就在天津创办的《国闻报...

徵士庄君新樵家傅

徵 士 庄 君 新 樵 家 傅 君讳庚如字星桥一字新樵原籍河南荣阳草桥漆园里始祖镒元末官姑苏左军都...

世界庄严宗亲网报道团队全程追踪报道台湾第九届世界庄严宗亲恳亲大会

第九届世界庄严宗亲恳亲大会就职典礼明日即将举办,世界庄严宗亲网在总编庄涛元宗亲的带领下将会全程报道...

庄子之歌深圳“出炉”

首届中国·深圳国际庄子文化研究会暨庄子之歌发布会在五洲宾馆举行。100多位海内外庄子后人和国学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