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参谋部某测绘大队副大队长严银江——丈天量地 经纬人生

南方网讯 路,是生命的痕迹;山,是生命的高点。路的尽头山的深处,是测绘兵严银江的战场。十多年历经生死的测绘生涯,已把严银江从一名普通的测量技术员磨砺成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党的十六大代表。

  谈起即将召开的党的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现任解放军总参谋部某测绘大队副大队长的严银江难抑脸上的兴奋:“党的十六大,是一次继往开来的盛会,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情。作为一名来自基层的代表,我感到无上光荣。”

  从林海雪域到西北大漠,从青藏高原到南沙岛礁,十几年间,严银江和战友们风餐露宿,踏遍了除台湾和澳门以外的所有国土,行程10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30圈。今天,严银江将抖落一身风尘,迈进那座他曾经多次履行测绘兵职责测量过的“殿堂”——人民大会堂,去行使一名共产党员的神圣权利。对于那座庄严的“殿堂”,他是再熟悉不过了。在密不透风的屋架里,他曾打着手电筒仔细地勘测数据、检测安全,每一根大梁,每一支钢柱,他都丈量过、测算过。

  1989年7月,23岁的严银江军校毕业,被分配到总参某测绘大队。走进这支被中央军委命名为“英雄测绘大队”的高精度大地测量部队,严银江心里明白,他所要承载的,将不仅仅是荣誉。

  军事测绘,战争的眼睛。通过测量大地、重力和天文等,为战场描绘出精确的地图,为尖端武器和航天飞行器计算出轨道所在区域的必需数据。同时,为国家重大工程提供测绘保障,也是共和国测绘兵肩负的使命。

  风,不分昼夜地刮着。几百里戈壁滩在蒸腾的暑气中焦灼难耐。严银江的帐篷孤独而顽强地挺立着,像一座路标,指向遥远而又仿佛近在咫尺的地平线。这是他连续第5年带领官兵进驻戈壁,为“神舟”飞船发射进行测绘保障。经验收,测量数据全部合格,优秀率达90%,严银江却不满意,因为有几组数据接近限差。“‘神舟’飞船是举世瞩目的工程,我们必须精益求精,交一份让党和人民放心的答卷。”严银江又住进了帐篷,所有基础性工作从头再来。高温,地表温度达到60多摄氏度,车上携带的蜡烛全部融化;缺水,在戈壁的100多个日日夜夜里,没有人洗过一次脸,刷过一次牙。严银江和战友们却丝毫没有退缩,他们每天工作16个小时,终于拿出了一流的高精度数据成果,为“神舟”飞船铺设了一条通天大道。

  这样的任务,不过是严银江测绘兵生活中普通的一页。“风云”卫星升空,远程战略武器试验……一笔笔浓墨重彩,只是严银江一路走过的驿站。那些在南方雨林中连续工作的白天,大兴安岭零下30多摄氏度的夜晚,那些在别人眼里不可思议的经历,在严银江看来,都成就了他不负大地的自豪。

  1995年,严银江带领中队执行国家一等水准复测任务。水准测量,要求徒步进行,车辆、仪器无法替代。在江西、福建绵延的山林中,他们步行1500多公里,每个人都穿坏了四五双胶鞋。住山洞睡羊圈,吃野菜饮山泉,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数字,而任务圆满完成的那一天,所有烈日冷月的苦累,似乎都已烟消云散。

  每段天涯苦旅之后,严银江总是迫不及待地准备再次出发。每一个测绘空白点,每一个新任务,都是一次艰辛却充满诱惑的挑战。

  云南边界的丛林绿浪翻滚,漫山遍野的木棉花如火如荼。1993年,当严银江执行西南边界联测任务来到这里时,他和队友们都知道,这美丽之下可能隐藏着致命的危险。果然,攀上测点后严银江发现,唯一的进山小路旁,赫然立着一个警示牌:“雷区!”进,还是退?严银江告诉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这节骨眼上没有选择的权利。他到寨子里租了两头牛,对战友说:“跟着我,踩牛蹄窝走。”脚下是蜿蜒曲折的小道,前方有一触即爆的地雷。突然,一声巨响,一头牛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溅了严银江一脸,另一头牛惊得往前狂奔。面对死神的警告,严银江倔强地沿着牛蹄窝把牛找了回来,咬着牙继续前进。

  也许是上天偏爱勇士,严银江一次次面临绝地,又一次次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边境联测时,他染上了疟疾,几乎把生命留在那片热带雨林;大兴安岭里车陷沼泽,他独自带着指南针步行4个小时,找到了救援的部队;山洪爆发时,近乎绝望的他推车走过已经塌陷的路段,最终到达安全地带……

  严银江的故事很多,听者无不惊奇、感动,而他却总是说,“习惯了。”

  这习惯的背后,是勇气和智慧打造的坦然,是忠诚和信念写就的执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严银江把忠实实践“三个代表”的足迹,铭刻在丈天量地走过的山山水水。(编辑: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