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嵩后代隐居栖霞小山村

 

严嵩是江西人,政治生涯的重要阶段在明代的首都北京展开。但记者了解到,南京市栖霞区有一个叫做闫家边的小村,村子里的居民自称是严嵩的后代,并且已经在这里繁衍生息了300多年。

闫家边村民本姓“严”

闫家边坐落在栖霞山东侧,是一个拥有一百来户人家的小村子。村子两侧都是交通干道,北面栖霞大道,南面沪宁铁路,每天不停歇的汽车和火车使得这个小村子很少有宁静的时候。如今,就连村子里很多居民都不是很清楚,闫家边其实是一个历史十分悠久的古村。

 

“我们村的人大多姓闫,传说是明代严嵩的后代!”村民闫信森告诉记者。历史记载,明代奸相严嵩(1480-1567)是江西人。严嵩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奸臣,窃政二十年,“流毒天下”,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同样飞扬跋扈,作恶多端,严家后来被抄家,“籍没家产金三万余两,银两万余两”,严嵩退隐乡里,于1567年病死。而严世蕃则在1565年以谋反的名义被杀。

 

严家被查抄后,其仇家纷纷找上门来。闫家边的村民告诉记者,为了躲避杀身之祸,严氏后代纷纷迁出分宜。其中一支迁徙到南京栖霞山脚下,定居下来。为隐藏自己系严嵩后代的身份,严氏后代改姓为“闫”,他们定居的村子因此叫做闫家边。

 

当地权威的地方志——《栖霞区志》中明确记载,“阎(“区志中写成‘阎’字”)家边在摄山镇,明朝因为权臣严嵩在此居住而得名,后人改‘严’姓为‘阎’”。《栖霞区志》更记载,由于闫家边人是严嵩后代,这个村子从来不唱《打严嵩》这出戏。

 

闫家边四处都是山,十分幽静。当地居民告诉记者,在铁路和公路开辟之前,闫家边仅有一条村道和外界相连,相当隐蔽。

原有家谱可证明身世

闫氏家族是严嵩后代的传说,不知道在闫家边口耳相传了多少年。闫信森说,他们这个家族原来有家谱,村民之间都有班辈排序,现在闫家边最老的是“智”字辈,记者遇到的一位名叫闫智松的老人已年过八十,接下来是“信”字辈。75岁的闫信德说,“当年我们家族的家谱可长了,垒起来有几个人那么高!”

 

家谱往往可以成为证实家族来源的一个根据,但可惜的是,闫氏家谱已在“文革”中被毁。“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本来不是姓‘闫’,而是‘严’,这一点千正万确!”闫信德说。

 

记者在当地收集到的一个有趣传说,多少也能对考证闫家边人是否严嵩后代提供一点帮助。据传,太平天国时期,有一支太平军听说了栖霞山脚下闫家边有严嵩后代一事,痛恨贪官污吏的他们决定前来诛灭闫家边闫氏九族。太平军来到这里,因为听岔了方言,竟杀到了邻近闫家边的袁家边(当地方言中“闫”和“袁”音近),把那个村子里的几百口子杀了个精光。

 

这个故事显然已经在闫家边一带流传了好多代,村民们如今讲起来,依然绘声绘色。已消失了的贞节牌坊采访中,记者得知,当年闫家村村口曾树立一个贞节牌坊。村民传说,这是明代皇帝为了表彰严嵩第五世孙媳马素贞而赐建的。牌坊已在“文革”中被毁掉,但记者幸运地在几个村民家中找到了一些牌坊残迹。

 

家住闫家边5号的闫信德说,他们家门前就是当年石牌坊所在的地。牌坊为四开三间,门楼正中西侧是“恩荣”二字,东侧是“圣旨”二字,清楚表明了石牌坊是皇帝赐建。牌坊上装饰各种图案,还雕刻着身穿官服的古代官员形象。牌坊两边有对联,那对联至今铭刻在闫信德记忆中,上联是“岁月八旬儿孙五世”,下联是“恩纶万里华表千秋”。牌坊下,还有一块石碑,上写“旌表故儒童生闫熏发妻马氏之坊”,碑上还有记叙立坊经过和马氏贞节事迹的文字,但闫信德如今已经记不清楚了。

 

现在,村子里几户人家还零散地保存着牌坊的一些残件,镌刻有“恩荣”二字的石块,收藏在闫家边26号王昌英家。刻有“五世”字样的牌坊柱石,如今成了某村民家的门前垫脚石,闫智松老人则收藏着两块精美龙吻石,可能是石坊上层装饰。记者前去闫家边那天,村口一户人家翻修房屋时,刚刚挖出一块圆柱体柱石,顶部浑圆,底部为正方形,直径足有半米。村民推测,这肯定是贞节牌坊构件,但具体是哪个部分,谁也说不准。

 

家谱、传说、石牌坊……闫家边村民是否严嵩后代,严嵩有没有后代,如果有,闫熏是否是严嵩的五代孙,马素贞又是不是严嵩的五世孙媳?……一系列谜团缠绕在闫家边那座已经消失了的贞节牌坊上。如果您知道任何关于上述谜团的线索,请联系我们,我们的电话是84686572。

专家认为对此应存疑

严嵩到底有没有后代在南京,闫家边村民究竟又是不是严嵩的后代,带着这个疑问,记者采访了明史专家、南京大学的潘群教授。潘教授告诉记者,从清代人撰写的《明史》来看,严嵩儿子严世蕃虽是被处死,但严嵩的结局却是病死,活了87岁,且死亡时间还比严世蕃晚了两年。正史里并没有严家被“满门抄斩”的记载,因此严家有后代存活下来,可能性是有的。

 

至于名人后代为躲避灾祸而改姓,这种例子在历史上很多,比如秦桧后代就改姓陈或者徐。明初大臣方孝孺,因反对永乐帝朱棣而被“诛十族”,他也有后代生存了下来,其中也有人改了姓。“严嵩有后代是有可能的,闫家边村民是不是严嵩后代,不能轻易地下肯定或者否定的结论”,潘教授说,要证明自己是严嵩后代,村民需要拿出强有力的证明。目前对此的态度还是“存疑”为好。

 

记者翻阅资料后发现,在河南信阳,也有居民自称严嵩后代,他们说,严家被抄家流放时,路过信阳有人得以逃脱,从此隐姓埋名,得以保留。目前有20多户100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