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复与《天演论》



  严复出身于破落的地主家庭。由于祖父和父亲都因科举落第而弃政从医,他们把光宗耀祖的期望寄托在少年严复身上,为他延聘名师,悉心管教,使他打下了扎实的国学根基。14岁时,因父亲去世导致家境大衰,无法继续走科举入仕之路,遂以第一名成绩考入洋务派所办的福州船政学堂。1876年,他被派往英国学习海军。 





  严复强调因时而变,但并不赞同激烈的社会革命,甚至也不赞同康有为式大规模的制度变革。他认为当时的中国人还不具备实行民主政体的条件,主张从根本上着手,通过“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培育社会自新的机能。因而,尽管承担了资产阶级革命之启蒙者的历史重任,严复本人却一直置身于阶级和民族的群众性斗争之外。有人说严复晚年落伍了,变成了一个复古者。其实,改变了的只是世事,严复并没有变,或者说,严复心智的底色并没有变。严复的悲剧是所有孤独的思想者共同的宿命:他们能洞察真理的逻辑,却理解不了实践的辩证法,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便被历史的回潮裹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