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家”严伯玉

笔者的案头摆放着7本特别的书:《建始墓联墓志集成》、《民间挽联墓联拾存》、《民间墓联墓志续录》、《建始阳坡严氏族谱》、《建始斑竹园杨氏族谱》、《琢翁联集》、《老傻吟草》。说它们特别,一是内容特别,以墓联、墓志、诗词、族谱为主;二是作者特别,编著者严伯玉是笔者30年前的语文老师。严老师退休10年,著书7部。期间,他经历的艰辛不言而喻。每当笔者拜读这些著作时,严老师那孜孜不倦、严谨治学的形象便历历在目。人们时时被他老骥伏枥的志趣所感动。

怀着对恩师的崇敬之情,今年国庆期间,笔者拜访了严老师。其时,严老师正经受神经性皮炎等疾病的困扰,面容略显憔悴和苍老,但当笔者谈到退休之后的生活和他的著作时,一下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通讯员 吴冰 曹德康

\

严伯玉认真地翻阅资料

\

严伯玉出版的作品

跨县越省集墓联

严伯玉是个对联爱好者。1999年退休之前,因长期担任毕业班的课程,没有太多的时间撰写对联,只是偶尔为别人书写春联、婚联、墓联之类,成了一个写字匠。

1998年,《中国对联集成·湖北卷》征集资料,他将平日搜集的十几副古代墓联寄去,省楹联学会名誉会长闻楚卿告诉他,这些古代墓联很有价值。这让他更有信心继续搜集下去,连同其他类型的对联,一共搜集了600余副对联寄省楹联学会,得到了省楹联学会的多次表扬,这一年还参加了省楹联学会。

在搜集过程中,他发现,近年新碑上大部分墓联不符合对联规则,而在查阅《中国对联大辞典》时,历代以来所出版的几百册对联书籍,竟没有一本有关墓联的专集。墓碑要留传几百、几千年,不能让这些病联有损于对联艺术,严伯玉觉得应该搜集一些墓联和自撰一些合乎联律的墓联,为弘扬中华楹联文化做点贡献,为抢救地方文化遗产作点努力。

于是,他费时4年,跑遍建始山山岭岭,搜集到了幸存的2000余副墓联和百余篇墓志,择其精华,将古今877副墓联、100篇墓志编印成《建始墓联墓志集成》,并于2001年11月出版。他在《自序》中写道:“凭吊泉台怀古迹;观瞻联志见遗风。”这本书虽只印了1000册,但填补了古今无墓联专著的空白,受到全国很多人的好评,几年内销售一空。2002年4月,该书荣获建始县第四届“五个一工程”志著类二等奖。2008年12月,建始出版了乡土文化丛书,其中傅一中选注的《建始古近代诗文选》载墓碑文22篇,严伯玉搜集的原载于《建始墓联墓志集成》的就有16篇之多。

《建始墓联墓志集成》受到地域限制,他便决定续编新集。他花了两年时间,跑遍恩施州八个县市,搜集到古今墓联375副,碑文58篇。严伯玉走村串户,询问长者,反复查考,给挽联作者加以生平简介。他将这两大内容汇编成集——《民间挽联墓联拾存》,于2003年10月出版,并自撰自书一联:“伯赵奉珠扬国粹,玉工琢璞献时珍。”《建始墓联墓志集成》的资料仅限于本县,《民间挽联墓联拾存》的资料亦仅限于本州。严伯玉想再出一本以建始县境内为主,同时囊括全国34个省市区的古今墓联、挽联专集。于是,他发出50封征稿信,得到了全国各地联友的大力支持,纷纷寄来稿件。

2005年,他又亲自到河北、山西、河南、四川的一些县市去搜集。在县城、集镇附近是很难搜集到的,绝大部分墓碑在“文革”中惨遭毁坏,因而只能在荒山野岭中去搜集。墓碑周围荆棘、杂草丛生,碑面长满青苔,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为了尽量抄录完整,严伯玉常常手拿镰刀,披荆斩棘,有时为抄一篇碑文,要在墓碑前跪上两三个小时,其辛苦程度自不必说。

2006年5月,《民间墓联墓志续录》问世。此集汇集古今墓联1410副、墓志128篇、挽联118副、祭文26篇、碑诗38首。

墓联墓志中多引用四书五经上的词句。为让读者能读得懂,严老师买来《辞源》、《汉语大字典》、《中华成语辞典》、《事物异名分类词典》、《中国历代名人辞典》、《诗词曲韵宝典》等工具书,对那些疑难字词进行一一诠释。

《集成》、《拾存》、《续录》刊载古今墓联2662副、墓志286篇、挽联638副,约60万字,印数达5000册,印刷费花去3万元之多。

苦心孤诣撰墓联

从1982年起,严伯玉开始为别人撰书墓碑。26年光阴,写了1000余座墓碑,撰写墓联近500副。所撰墓联多为嵌名联,遣词自然、用典妥切、声韵和协、对仗工整、注释简明,时代感强,有生活气息。

有根据墓碑地名、地形而作的,如:灿烂玉珠文,一座丰碑辉大地;巍峨名胜迹,千年高家表茅田。(大茅田余以全寿藏联)

有歌颂祖先功德的,如:《奇叟》一编,书画诗词惊翰苑;“齐眉”七秩,容工言德誉城乡。(业州松树坪孙式僚、向翠英合墓联)

有反映继承遗训、永展孝思的,如:婆遗仁德千秋颂;媳立墓碑万古传。(大茅田马克秀墓联)

有运用典故撰联的,如:春曜松楸荣马鬣;宣昭坟地卧牛眠。(茅田阳坡徐春宣墓联)

有夫妻合葬联既嵌名又颇具特色的,如:虔敬修宏冢,发祥发福;挚诚做正人,英秀英奇。(茅田梦花玲刘宏发、龚正英合墓联)

有祝愿后辈家兴业旺,继承遗志的,如:信从耕读兴家业;本务源流启子孙。(长梁双河黄信本墓联)

严伯玉为墓主撰写碑文时,尽量做到切人、切事、切时。如为茅田斑竹园杨母严钦元撰的碑文:“哀哀慈母,半世艰辛。温良贤淑,族戚咸钦。命途多舛,地僻世艰。丧夫丧子,灾祸遽生。独力持家,废寝劳神。苦抚儿女,倾尽爱心。正逢盛世,耄岁登仙。片石略酬,浩浩母恩。”

严伯玉还能用碑诗为墓主撰写,如:念母劬劳甚,终生性善良。持家勤节俭,处世忍容刚。壮岁悲夫丧,居孀独力忙。供书婚配苦,育子示端方。其二:济困扶亲族,贤声梓里杨。绵绵家业旺,默默事功香。典范贞碑著,情操后裔传。经年党祭扫,荫我广平堂。

含辛茹苦修族谱

族谱是中华宝贵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文化在家族中构成一种强大的凝聚力和粘合力。纂修族谱是一门学问,严伯玉对于姓氏文化也颇有造诣。

1994年,湖北江陵县普济镇严氏宗兄严奉权,编辑出版了《客星堂严氏族谱》。严伯玉认为阳坡这本支谱上错误疏漏不少,加之印数只有几本,一些族人想看很不方便。2004年,他萌发了重修《建始阳坡严氏族谱》,为族人作一份贡献的念头。

阳坡严氏因无专谱记载,且始祖公严志珍祖籍不明——在江陵、麻城、监利,还是在巫山?这个疑团时时萦绕在他心头,11年来,他总想弄个明白。其间,他三去巴东,两赴巫山,一到江陵实地考察,忙了大半年,花了4000元,2004年9月,总算大功告成。刚领到谱书,严伯玉已累得病倒,住进了医院。

严伯玉的曾祖母、母亲等长辈都是郎洪村斑竹园的杨姓女性,她们的源流脉络曾刊载在《民间墓联墓志续录》上。当时他还只注重了她们的直系嫡传,没有涉及旁支。早有修谱宿愿的杨心顺找到他,想把整个斑竹园杨氏编成一部族谱,他满口答应了。

从2005年9月起,严伯玉和他的表弟龙克炳走村串户,翻山越岭,录碑访老,反反复复核对校正,整整花费了3年的精力与心血,三易其稿,终于在2008年5月修成出书。为了使谱书具有文艺性,有欣赏和收藏价值,严伯玉用4个月的时间,给“心”字辈以上的每位男祖主户撰一副嵌名墓联和健在人的题赠联,共撰联215副。

这些对联,虽不很贴切,但都是字斟句酌,绞尽脑汁,真可谓“广见洽闻细目,鉴碑访老,实搜博采溯渊源。”恩施市粟廷献医生读后写成《匠心裁剪亲情血浓》——欣览《建始斑竹园杨氏族谱》感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昆明的王新华说:“我从未见过这种高水平的谱书,真可谓谱书修撰之范本也。”

尽孝扬德再编书

2008年6月,严伯玉又出了一本书,名为《琢翁联集》,该书将他参加省楹联学会近十年来创作的各类对联678副汇集成册。此集的第四编为百家姓氏联,作者足足花了3个月的时间,按照当今中国新百家姓的排序编排,创作了100副百家大姓对联,另增加了两个姓氏。绝大部分姓氏联每副介绍两个名人,并加以简介,内容突出其成就业绩和忠孝美德,俾使此集具有可读性。省楹联学会副主席漆顺昌先生在拜读《琢翁联集》后,欣然题诗,诗云:“琢玉淘金贡献多,翁令七秋又如何?联文集萃书生气,集腋成裘兴入魔。不计名山岩立壁,只求韵海浪牵波。退休未享清闲福,夕惕朝乾自执戈。”

严伯玉的父亲严钦芝,是一位农民诗联爱好者,“文革”后的晚年,痴迷于诗联艺术,乐此不疲,应酬乡里。1986年参加长白山诗词函授学习。自著有《老傻吟草》,该书汇集诗词566首,对联328副,其文风朴实,思想健康,少量作品曾在一些诗联书刊上刊载过。

严伯玉为缅怀先父的培育深恩,学习其可贵精神,决定将老人家的遗著留存于世。在组印期间,他反复校对,达20余次以上,增加了一些字词的释义,删除了一些不必要的注释。省楹联学会副会长李继尧审稿后写信给严伯玉:“您校对很认真,我没发现什么错别字,您精益求精的编校态度令我钦佩。您在编辑中,编排、分类、注释、说明考虑得很周到、细致。该书展现了您慈父一生的真实生活风貌,特别对爱好诗联写作的后来人很有启迪和帮助,是一本够分量和水平的佳作,我为您的成功表示衷心的祝贺!”严伯玉在后记中赋诗一首以抒怀:“胸怀坦荡磋声韵,八百诗联苦索成。盛世文光辉僻壤,遗章付梓亦增荣。”此书于2009年8月由武汉嘉亨印务有限公司印刷出版。

2005年,严伯玉被省楹联学会授予“荆楚联坛耆宿”称号,2007年,被省楹联学会授予“湖北省优秀楹联文化工作者”称号。严伯玉退休后的10年,是辛苦的10年,是成果丰硕的10年。为弘扬楹联文化和姓氏文化,抢救地方文化遗产,他跨县越省,行程几千里,耗资数万元,出了7本书。他的书,除了西藏、香港和澳门三地区之外,几乎撒遍了全国各省市,特别是南方各省销售得更多。

或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对于严伯玉著书立说,笔者也曾庸俗地想:非名即利。然而,他的一席话却使笔者汗颜。

他说:“在岗的时候,我勤勤恳恳工作,不求功名,但求问心无愧;退休后,我没有别的爱好,在诗词对联中找到了乐趣、得到了寄托。有人说,你出那么多书,一定赚了不少钱。他们哪里知道,有时我为筹集印书款而四处告贷的窘境?其实,我仅仅收回本钱而已。我想,人活着,就要有点精神,就要做点有益的事。在编书的过程中,我学到了不少知识,也是编书才使我一次次战胜了病魔,就算亏本,也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