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文化

梁启超和严复关于文风雅俗的辩论

 一百年前,梁启超和严复有过一场有关文风的公开辩论。   1902年,梁启超在其所办的《新民丛报》第一期上,撰文推荐刚刚出版的严复译著《原富》,热情称赞这本译著“其精美更何待言!”但同时也坦率批评了这本译著的复古文风:“吾辈所犹有憾者,其文章太务渊雅,刻意摹仿先秦文体,非多读古书之人,一纟番殆难索解。夫文界之宜革命久矣,欧美日本诸国文体之变化,常与其文明程度成正比例。……著译之业,将以播文明思想

新史料、新见解与严复的本来面貌

皮后锋博士的《严复大传》(以下简称《大传》)一扫严复研究中的“左气”(“左”的思维方式)、“玄气”(无根的玄谈)和“俗气”(低水平重复),在福州严复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受到与会学者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评价。作为学术界的同行,我在这里谈几点读后感,供读者朋友参考。   努力发掘史料,还严复本有之貌。以往的严复研究也比较注重史料,但就本人所阅读过的研究著述看,在史料处理上至少存在以下三方面问题:一是懒于寻

严复的人权思想

严复将西方近代政治、哲学、经济和法律名著系统地介绍到中国,从而为知识阶层开拓了广阔的思想视野。这一点已经为后世所公认。的确,这是严复在中国近代思想史上的长久影响所在。然而,严复作为时代的思考人和批判者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甚至主要不在于他翻译了多少名篇巨制。翻译思想家作品的人未必都能成为思想家。严复之所以能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独具慧眼不同凡响的思想家,主要在于他就时代的自由人权问题苦心探索而形成的具有

严复集

 严复1853—1921年是中国近代启蒙思想家,系统地介绍了西学。原名守光,字又陵,后改为几道,福建侯官今闽侯人。少年时代在私塾受教。1866年考入福建船政学堂学习英语和驾驶技术,初步接触到西方一些自然科学。1877年他被保送到英国朴次茅斯Portsmouth大学和格林威治海军学校Greenwich Navel College学习,开始深入思考中国为什么会落后的问题。1879年5月,他从英国回国

福建名祠之岐阳严氏宗祠

 岐阳严氏宗祠   福州市盖山镇的阳岐村,是我国近代史上杰出的翻译家严复的故乡。   据《阳岐严氏宗系略记》载,严氏先祖严怀英自唐末随王审知入闽,就择居于侯官县辖之阳岐乡,是为阳岐严氏开基始祖。世世相绳,历宋、元、明、清数朝迄于今,代有人 才,可谓世家矣!   至二十七世严复。严复(1845-1921)字传初,号又陵,又号几道,入船政学堂时改名宗光,进入仕途后改名“复”,晚年号愈老人。严复生活在

严复晚年看梁启超:以笔搅乱社会的"罪魁"

在近代中国的历史上,梁启超无疑是一个独具特色的人物。他“流质多变”,常常自诩“不惜以今日之我,难昔日之我”,俨然有紧跟时代潮流,处于时代最前列的自我评价。然而,历史的研究决不以历史人物的自我感觉为依据,而是透过历史人物的言行在历史进程中的实际效果来分析。因此,至于梁启超多变性格在中国近代历史上的实际价值,恐怕还不能以其自我估价而定论,而有待深入研究。 以笔端搅动社会的“罪魁” 梁启超在近代中国历

严复与《天演论》

  严复(1853-1921),福建侯官(今福州)人,近代最重要的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是系统地把进化论、自由主义等西学“真经”引入中国的第一人。  严复出身于破落的地主家庭。由于祖父和父亲都因科举落第而弃政从医,他们把光宗耀祖的期望寄托在少年严复身上,为他延聘名师,悉心管教,使他打下了扎实的国学根基。14岁时,因父亲去世导致家境大衰,无法继续走科举入仕之路,遂以第一名成绩考入洋务派所办的福州船政

通过斯密阅读严复

严复是近代中国向西方寻求富强之道的先行者,用胡适先生的话说,是“介绍近世思想的第一人”。他一生历经教学、译书、办报、讲学、参政,其中以译介西学名著影响最广,按黄克武先生的评价,“在国人认识西方思想、回应西力入侵的历史发展上,他不但是一个开创性,也是一个关键性的人物”。 严复所力图引介的,是引领西方近代化过程的革新思想,因为他认为,西方的强大,根本原因不在于器物,也不在于制度,而在于思想。在严复看

严复行草书诗轴

  【名称】严复行草书诗轴   【类别】中国书法   【年代】近代   【作者】严复   【简介】   纸本,纵85.2厘米,横37.8厘米。   近代启蒙思想家、翻译家严复(1854—1921)是一位人生阅历极为丰富的学者,也是一位出色的书法家。他初名传初,曾改名宗光,字又陵,又字畿道,晚号瘸燮老人,福建侯官(今闽侯)人。严复早岁师事同里黄宗彝,饫闻宋元明诸儒学行。同治间,同县沈葆桢以巡抚奉诏

联话严复

 鳌头山好浮佳气  崎角风微簇野航 这是严复《怀阳崎》诗中的对句。阳崎就是福州仓山阳歧,是严复的老家。 鳌头山是一座小山丘,在阳歧村口,有小溪蜿蜒盘绕,松涛涌动。“鳌头山好”,严复死后就安葬在鳌头山。严复墓建于1909年,是他生前为安葬亡妻营造的。墓碑上刻“清侯官严几道先生之寿域”。墓台前横屏刻“惟适之安”。墓碑及横屏都是严复自己书写的。墓志铭由严复的儿子请陈宝琛撰写,严复墓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