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文化

庄子视界中的儒家

庄子虽是先秦道家的著名代表,可是,《庄子》一书记载次数最多的人物不是道家的创始人老子,而是儒家的开创者孔子;记载人数最多的也不是道家人物,而是儒家人物。庄子批评孔子、批评儒家处甚多,庄子的一些重要思想如心斋、坐忘等,又都是通过孔子与其弟子对话的方式表达出来。另外,庄子多次提及儒家经典、儒家学说。这表明庄子谙熟儒家著作,甚至精通儒家思想。 从庄子的视域看儒家,我们发现庄子对儒家的理解是精确而深刻的

庄子的小宇宙理论

庄子对老子的发展在于他建立了影响整个民族精神和文化艺术的精神本体理论。其学说精华是他的小宇宙科学。庄子所提出的“心斋”“坐忘”“朝彻”“见独”等一整套“体道”理论,许多人都认为是“神秘主义”,属于“唯心主义”的“虚幻空想”。其实是打开人的心灵之门,开发人的灵性与创造性的独特钥匙。他是通往人类未来的科学。 一、“其于宗也,稠适而上遂” 庄子在其《天下篇》中自评其说曰:“寂漠无形,变化无常。死与生与

庄子生存思想的现代阐释

十余年前,在开始研究中国诗性文化时,我曾把庄子哲学称为“痛苦的智慧”,最近看到时晓丽博士《庄子审美生存思想研究》(商务印书馆)一书,颇有他乡遇知音之感。该书以开阔的现代视野、深邃的人文理念阐释《庄子》,得出了审美生存是庄子思想核心的全新结论,并给予了高度评价。全书处处折射出作者强烈的问题意识和现实参与意识,使读者在感慨“古今人情一也”的同时,也引发出对现实处境和出路的深沉思考。 米歇尔·福柯有一

让王:轻物安贫与重生保性的隐逸思想

性,是自然的朴素,自由的内质,拒社会浸染而自成。它是人类最可珍贵的,美丽的,是一切灵魂,意念及外物肉身的内在依据。它更是神圣和真实的,致道者不以生之身和外之物而易其性。故庄子面对外物的诱惑,能特珍重自我生性的护养不丧失。他纵有失物陷贫,甚至伤生之时,亦能终保内性的神圣和尊严。这真的有点“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保性味道。从这一点看,庄子的重生保性思想,似乎是残酷的,但也是高贵的。人类由于无法改变其

盗跖:尚自然情性驳诘伦序与贪求

本篇文有三段辩辞组成,双方激烈互诘。尤其是盗跖斥盗丘一段,痛快淋漓,入木三分,十分精彩,对儒家的批判臻至毁灭性的打击。在其谩语相加的情势下,庄子突兀尊崇人性自然的享有,企盼摆脱儒家礼教和社会伦序对人性自然的干扰、破坏和束缚,以一种极端张狂的形式,强有力地与现实作抗争,并尽情地展露自然质性。其后两段,同样都围绕着自然人性人生的轨迹,反对衷信节义等品行,反对无限贪求的欲望,也反对富贵显达等观念,揭露

说剑:真伪略考及其思想文风的关涉内容

自苏轼始,《说剑》篇被排除在庄文之外,已成定局。在《让王》《盗跖》《说剑》和《渔父》等四篇文中,众家最称《说剑》为赝品,对其余诸篇虽怀狐疑,却基本肯定其与庄派思想有一定的关涉。如张成秋说;“此四篇之中,除《说剑》外,多有可与庄子思想相发明者,未可一概斥之为伪。”(《庄子篇目考》)张恒寿亦说:“第二组为《让王》《盗跖》《说剑》《渔父》四篇,早在宋代已认为伪作,除《说剑》与庄子无关外,其余三篇和道家

渔父:以法天贵重之道批判孔子的人伦礼俗观念

道是高深的,也是浅显的。其高深在于它被层层的世俗观念所淹埋,被重重的人为规范所掩盖,世人睹道若高深莫测。然而,真道却是自然的常态,是无人为感知的本然。它超越宇宙万物的本身。有道者,去除世俗观念的伪饰,远离人为观念的沉溺。他得天地有无之大趣,混同于物我无分之际界,自生自灭,自成自毁,无智慧的忧愁,无情感的哀乐,无一切人为社会的困扰,然又无不为天下世俗所景仰,所敬重。故孔子谦卑,向有道着渔父求“闻至

列御寇:天而不人与无用之用

本篇文寄自然意旨,谴责社会人为的政治人生。庄子奉自然之天至上,以自然之天统治人生,则反对人为用智用情,消弭人心归服,无违背自然而遭天谴,无人为之争,生命以自然为归结,分享自然无穷乐趣。以自然之天统御政治,则无 政治有为而安于自然之所得,不论贫富而远轶于舐痔得车的无耻政客,使生命超然。如孔子汲汲于社会有为,远离自然真性,困于内智外情,终不可为"贞于"(辅治)。为"贞干"者必须能放弃躁动人心的强烈追

天下:庄子扬弃诸家思想的自序宏文

本篇文看似一篇批判文,思想鲜明,论述精当,“文词精美”,“涵盖极广”(崔大华《庄学研究》第98页),“浩博贯综”,“微言深至”(王夫子《庄子解》),故马叙伦称它是“大手笔”之作(《庄子篇述义需序》),是对儒墨名及诸道家学派思想作详略不一的评判。然本篇文并非完全的批判文,它事实上是庄子为了表达自己文章的思想渊源及其不同层次的内容构造,是在对与其诸家思想作批判性的扬弃过程中来描述自己的序言。因此,它

庚桑楚:藏身于寂静与循性自然的养生之道

本篇内容很碎,多半讨论的是深奥索味的理性玄思内容。各内容问的相互联系亦不连贯,东拼西凑,艰涩难懂,让人难以卒读。故有陈鼓应惊讶道:“庚桑楚篇,由十二节文字杂纂而成,其杂乱为前所未见。”(《庄子今注今译》)但尽管如此,透过其迷离散乱的现象,我们仍然能够依稀地辨别其所蕴含的自然养生之道。 自然养生是庄子人生思想的主题。庄子在许多篇文中都曾探讨过这方面的内容。在本篇文中,庄子则以此为专题讨论的对象。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