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文化 > 严复文化 > 正文

严复教子之道
2009-06-14 11:32: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旧式家庭里,家长是有绝对权威的,而严复却能受纳儿女的“忠言”。他曾因一只专用的精美瓷碗被佣人不慎摔破而发脾气。二女儿见状,莞尔一笑,反问父亲:“天下哪有不碎的瓷器呀?”他于是不再说什么了。事后还夸奖她能“规父之过”。他对儿子某些率真的行为也会谅解,三儿子16岁时在父亲书房见到有部《金瓶梅》,无意中翻几页,料到这该是“坏书”,一下子就把它投入火炉付之一炬,随后溜走。嗜书如命的严重得知此事后,竟也不加追问责备。平日他对儿女谈自己的见解,往往以征询的口气问道:“儿以为然否?”启发他们动脑深思,不盲目点头称是。 

  严复十分关心儿女的学业。在家时,常抽空教他们国文、英语和算术,还聘请桐城的金先生专授古典经书,约请外国小姐面授英文。有时儿女将习作呈寄,他先是肯定:“吾儿书画,日来皆有进境。”继则细加指点。当有人称赞大儿子的书法与诗词有青出于蓝的气势,严复听了,高兴得呵呵大笑。 

  在重男轻女,“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严复却对儿女一视同仁,让女儿接受良好的教育。 

  儿女的健康,一年四季的饮食起居,严复无不牵挂。春天气候多变,他向儿女们交代:“春气越发,极易生病,善自节宜为要。”秋天西风四起,则提醒“秋风戒寒,早晚起居,格外谨慎。”冬天将届,就汇专款给儿女添置皮袄御寒。为了预防天花,嘱咐家人请医生为他们种牛痘。当他得知三儿子因困坐勤学致病,就忠告“须知少年用功本甚佳事,但若为此转致体力受伤,便是愚事”。并即“令此儿晨起每日出户一点钟狂走”,逼他晨跑锻炼身体。他惦念在北方的大女儿尝不到平日爱吃的家乡风味——油酥肉松和调味豉油,总是尽力设法购寄。 

  严复从不放松教导儿女立身处世,待人接物。他勉励“好男儿报国在今朝”,“男儿生世,弘志四方”,教育女儿“欲为有用之人,必须表里心身并治,不宜有偏”,对师友“均应和敬接待”。鼓励他们遇事要独立思考,不要随大流,“大抵一切言动宜准于理,勿随于俗,旁人议论岂可作凭?”大儿子从国外归来,意欲在家乡休息三四个月,他马上劝说,“吾儿一听父言,必变此计。”促他要抓住机遇早日北上,不要浪费时光。严复爱子情深,故责之也切,曾作诗示三儿子:“不胜舐犊情,为儿进苦口。” 

  暮年的严复,卧病在床,他自知不久于人世,怕儿女会悲伤,暗地里告诉前来探望的老友:“我的寿命只能以日计算了,请你不要让我的媳妇和儿女知道。”可见在即将驾鹤西去时刻,严复牵挂萦怀的仍然是儿女们。

相关热词搜索:严复教子之道

上一篇:严复与北京大学
下一篇:不了的严复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