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文化 > 严复文化 > 正文

严复与国闻报
2009-06-14 11:30: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北方维新派最重要的舆论阵地是《国闻报》,它是维新派创办的第一家日报,1879年10月26日在天津创刊,主要创办人是严复。
   严复(1854~1921)字幼陵,福建侯官(今福州)人,出生于名医世家,曾受过严格的传统文化教育。1866年他考人马江船政学堂,毕业后在军舰上工作。1877年他被派往英国格林尼茨海军大学留学,以后全面深人地接触了资本主义社会和西方文化。他深感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先进优越和中国封建制度的落后腐败,他用心考察西方国家富强的原因,探索救国复兴的道路,回国后任天津水师学堂总教习。甲午海战后,作为中国海军一员的严复十分痛心,连续在天津《直报》上发表《论世变之亟》、《原强》、《辟韩》、《救亡决论》等文章,猛烈抨击帝国主义的侵略,揭露封建制度的弊端,指出亡国灭种的危险,他提倡民主、民权,他主张“鼓民力”、“开民智”、“新民德” 和“变法自强”。这些文章发表在康有为的“公车上书” 之前,在当时思想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使严复清楚地看到了报刊的社会功能。
   1897年夏,在维新派办报高潮的推动下,严复与天津维新派代表人物王修植、夏曾佑、杭辛斋等人集资创办《国闻报》、《国闻汇编》,积极鼓吹变法维新。《中外纪闻》停刊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没有在北方办报刊,他们活动的重点转移到了上海、澳门、长沙。《国闻报》在天津创刊,使康、梁喜出望外。它与《时务报》。《知新报》、《湘报》南北呼应,推动了形势的发展。《国闻报》虽然也要“通上下之情”、“通中外之故”,但它“尤以通外情为要务”,因此它广译各国报刊,大量地译载西方资产阶级社会政治学说和自然科学知识,而最杰出的翻译家就是严复,他的译文不仅讲求“信、达、雅”,还常加人许多自己的见解,他翻译的赫胥黎的《天演论》在《国闻汇编》上发表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过去维新派政治家宣传变法只从救亡图存角度来讲,没有从理论上阐明为什么必须变法。赫胥黎的《天演论》则提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自然法则。严复在解释时更强调优胜劣汰、弱肉强食是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共同规律。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错误的,但对当时的中国的作用是积极的,这使人们想到在列强侵华的严峻形势下,如果我们不能顺应“天演” 的规律变法自强,那就只能灭亡,这就从根本上推翻了封建顽固派所奉行的“天不变道亦不变”的谬论,为变法维新提供了理论依据,这对维新派和全国人民都有更大的启蒙作用。严复不仅是报刊活动家,也是著名的翻译家、启蒙思想家。不过,严复是维新变法运动中的右翼,他不赞成维新派的“倡民权”、“开议院”的政治主张,同他们也没多少交往,故戊戌政变后也未被深究。以后他潜心翻译工作,思想渐趋保守,他反对辛亥革命,拥护袁世凯复辟,他反对“五四”新文化运动,主张读经尊孔,曾经是“先进的中国人” 的严复竟成了时代的落伍者,1921年在故乡去世。
   《国闻报》在维新派报刊中独树一帜,很有特色。
   首先,它以“通外情为要务”。严复认为“昧于外情国必危”,“欲通外情不能不详述外事,欲详述外事不能不广译各国之报,此《国闻报》之所为继诸家而起也”①。因此《国闻报》与《国闻汇编》从创刊时起,就特别重视外国报刊、书籍的翻译介绍工作。严复他们不惜重金聘请英、法、德、日文译员,大量译载西方资产阶级的社会政治学说和自然科学知识,以及外电、外报的消息和评论,从传播国际新闻上说《时务报》显然不如它。从理论翻译介绍上看,就是后来的《新民丛报》也没有哪一篇译著的影响能超过《天演论》。
   其次,讲究办报的策略。《国闻报》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它除了刊登京、津、华北等地的新闻和国际新闻外,报馆章程规定东南方各省“一概不述”。因此《国闻报》就用大量篇幅报道康有为在北京成立保国会的消息,发表康有为、梁启超在成立大会L的演说并配发评论为其叫好。“百日维新” 期间光绪皇帝发布的全部诏书和维新派大臣关于变法维新各项条陈也都全文发表,为变法维新大造舆论。由此可知,《国闻报》的地方特色是与当时变法维新的形势要求相适应的。又由于《国闻报》出版地点离北京很近,所以一创刊就受到封建保守势力的威胁,再加k严复等几个负责人都是朝廷命官,那就更加引人注意,为了保住这个重要的舆论阵地,他们采取了一套特殊的斗争策略,开始是报馆设在租界里,推出一个不知名的福建人李志成充任馆主。1898年3月,又宣布因“行销不畅,资本折阙”,把报馆盘给了日本人西村博,并在报上加印“明治”年号,看起来像是外国人办的报纸,实际上内部一切照旧,而清王朝却无法于涉,因此戊戌政变发生后,许多报刊都被查封,《国闻报》还能顶压力,如实地报道了谭嗣同“戊戌六君子”在北京“视死如归”殉难的新闻。
   第三,消息迅速,稿源茂盛。《国闻报》报事迅速,它对重大事件还作跟踪报道。如 1897年11月,该报创刊不久就发生了胶州湾事件,德国借口其传教士在曹州被杀出兵占领胶州湾。从 1897年11月18日到1898年1月2日《国闻报》共发连续报道29篇,此后还陆续以《胶事余闻》刊出,直到1898年2月19日才结束报道。有几天甚至一天两篇报道,新闻的时效性极强,如 11月 18日《东警续述》报道:“德兵据胶,本馆探述大略,正排印问,忽接山东访事友人来电,合亟译登,以供众览。” 及时把最新消息告诉读者。王修植说当时许多人都为《国闻报》提供信息:“京中时有重大新闻,或系得自西人,或系得之交好,无一定也。”①再加上天津离北京较近,信息很快就传递过来。
   ① 严复:《国闻报缘起》,《国闻报》1897年10月 26日。
   ①《江康年师友札》(l),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82页。

相关热词搜索:国闻报 严复报刊 严复杂志 第一家日报

上一篇:严复家族走出的侠客
下一篇:严复与北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