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庄严文化 > 严复文化 > 正文

严复家族走出的侠客
2009-06-14 11:29:43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严复家族是中国近代非常有名的一个科教世家,出了不少作家、翻译家、教授、大学校长,还出过中科院的院士。但这个家族从清末到上个世纪50年代,却走出过不少胆气逼人的侠客。笔者采访了严复侄孙严孝潜、严复曾侄孙女严培庸等严家后人,并查阅了一些史料,今天在这里介绍三位严家鲜为人知的侠士———

  严复侄儿是刺杀袁世凯的“暗杀大王”

  1912年1月16日,北京东安门大街发生了惊天一幕:袁世凯卫士被炸死,袁世凯抱头鼠窜,亡命而逃。三位暗杀者被捕,不久英勇就义,惟有一义士成功脱离险境。这位义士就是船政学堂培养出来的中国同盟会暗杀部骨干———严伯勋,人称“暗杀大王”。

  严伯勋,严复的侄儿,谱名家鹄,1880年生,少时考入马尾海军学校,在校期间就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开始从事地下革命活动。

  1911年10月10日同盟会发动武昌起义,辛亥革命爆发。为镇压武昌起义,清廷被迫请出于1908年被“开缺回籍养疴”的袁世凯复出,并授予内阁总理大臣之要职。复出的袁世凯率部攻克汉口后,回京组阁,并立即部署镇压革命党人,帮助清廷苟延残喘。同盟会的同志们非常气愤,决定在京津分会设暗杀部,锄杀袁世凯。海军出身的严伯勋即是暗杀队骨干成员,他们集合于北京十三陵、门头沟荒山制作炸弹,并练习投掷炸弹。

  1911年11月13日,袁世凯率领大批卫队进京,他的内阁政府就设在石大人胡同迎宾馆。袁世凯本人先是住在王府井大街锡拉胡同私宅,后听说革命党人要杀害自己住在河南彰德府老宅里的家眷,赶紧派人把家眷接来北京,一同住进迎宾馆。这段时间,袁世凯每天早上乘马车经东安门大街到东华门,进宫上朝。

  严伯勋数次潜入京城内,观察、记录袁世凯的行动路线、卫队配备、藏身地点,并与时任暗杀部部长的彭家珍一起,制定了详尽的暗杀计划。1912年1月16日出发前,他给家人写信诀别,抱定此去无回的坚定信念。

  那天早上,严伯勋与三位暗杀部战友一起,进入北京城,他们在王府井至东华门设伏卡三道。严伯勋埋伏在东华门外,战友芝萌、先培驻丁字街口,战友禹昌驻东安市场。快到中午时,袁世凯下朝后乘双套马车回府,车行东华门外三义茶叶店前,隐身于店内的严伯勋沉着

  家阳岐山下,享年53岁。

  拒当汉奸被饿死的严复长子

  严复长子严璩,少年得志,宣统元年(1909年)就是二品卿衔大员了。回福建任“财政正监理官”时,还不到35岁。北洋政府时期,在三任财政部次长之后,曾代理过财务总长一职。国民党定都南京后,他曾出任国民政府财政部次长、司法行政部总务司司长。1933年退休定居上海。

  严璩在上海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只租了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与一妾同居,生活主要依赖沈葆桢之孙、当时担任英美烟草公司总经理的沈昆山接济。上海沦陷,接济中断,严璩无力撤往内地,滞留上海,被日寇盯上,一群汉奸打算拥他出来做伪财政部长。他们有意接近严璩,先是装出崇敬无比的样子,来看望严璩。尔后,又想从经济上拉拢严璩。他们借口有个朋友到内地去,留下一幢花园洋房,愿意借给严璩住。严璩不知是计,就搬进洋房。接着汉奸与日寇轮番来动员严璩出任伪财政部长,严璩不从。日寇见利诱不成,就以死相逼。严璩仍誓死不从。

  此时,严璩年近七十,又有极严重的哮喘病,身体每况愈下。日寇见严璩宁死不肯出任伪财政部长,就在一个刺骨的冬日,将严璩赶出洋房。饥寒交迫,严璩卖尽家中值点钱的东西,也只租到了一个亭子间的楼下———二房东的洗澡间,他的床板就放在二房东的澡盆上。入夜,二房东洗澡时,就将严璩赶到大街上。几番拆腾,老人已奄奄一息。

  1942年冬天,严璩带着一身傲骨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为国葬身鱼腹的严复堂弟

  严传经,1920年毕业于烟台水师学堂航海系。

  一毕业就奉派“定安”舰见习,后又升任“克安”舰副长,“海容”舰鱼雷副长、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部副航海长。

  抗战中严家有多位在海军任职的子弟为国捐躯,严传经即是第一位严家抗日烈士。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严传经被紧急调赴长江江防司令部,接任“义宁”炮艇上尉艇长,负责在鄱阳湖一带布雷。1938年6月25日,日寇飞机前来轰炸,严传经指挥战士用艇炮、机关枪与敌人飞机激战,敌人从他的军装上知其是艇长,超低俯冲,瞄准他射出一串罪恶子弹,严传经壮烈牺牲,尸沉海底,年仅43岁。战斗结束后,战友们一遍遍打捞寻找严传经的遗体,但始终无着。严传经实现了自己“海军以为国葬身鱼腹为荣”的战前誓言。海军部按照军人抚恤条例,从优给恤二十年,国防部颂状褒扬,并追令晋升海军少校官阶以慰忠魂。

  严传经夫人孙毓仙,名门出身,坚强的她独自一人将三个儿子拉扯大。2006年春节,105岁的孙毓仙与儿子、孙子、曾孙欢聚一堂。孙儿、曾孙围在她的膝下,又听她说起他们已非常熟悉的严传经老爷爷的故事,一位孙儿有点遗憾地打断了奶奶的深情叙说,“奶奶,我们最难过的是,至今没有看到过爷爷的照片。”

  这句话,让孙毓仙老泪纵横,她想起了抗日烽火里的那段往事———

  1941年4月21日,福州沦陷。汉奸带着日寇挨家挨户抓捕抗日志士,不少正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抗日军人家里惨遭洗劫,家中财富被抢掠一尽,儿子多被暴打致死,妻女或是被连踢带打赶出家门,有些长相姣好的抗日军人妻女甚至被送到日寇设在福州圣庙路的军中妓所。抗战中,“中山”舰上一位老医官壮烈殉国。他家住南后街,福州沦陷后日寇到他家抄家,抄出几套中国海军军服,用刺刀将他夫

  人活活捅死,放火烧了他的家,他惟一的女儿躲在邻居家躲过一难。年仅8岁的小姑娘因为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后来被人卖到福清乡下当童养媳。

  日寇铁蹄下的福州城,暗无天日,此类消息天天传来。孙毓仙为保护家人平安,不但将严传经所有照片毁之一尽,还通知亲人将严传经的照片烧掉。抗战胜利后,孙毓仙想方设法寻找夫君的照片,但始终没有找到。严传经牺牲时,他的孩子还不大,一年又一年,儿子们已经回忆不起父亲的模样了。孙儿出生了,曾孙出生了,他们都无法知道家中老祖严传经的形象。孙毓仙曾经对好友说:“我与他相爱至深,早就相约‘生不同时死同穴’,他葬身鱼腹,能与他的照片相守百年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哎,天下有谁像我这样苦命,六十多年连想见丈夫照片一眼都难如愿!”随着年龄的增大,孙毓仙对夫君的思念也日甚一日,苦痛与遗憾与时俱增。

  似乎苍天知道孙毓仙的苦痛。2006年春节过后不久,严传经的二儿子严家秋回祖国大陆观光旅游,听说伯伯严寿华有位儿子住在郑州,他就取道前去看望。闲聊中,这位堂兄弟说起家中还藏有一张有不少亲戚合影的老照

  片,拿出来让严家秋看。严家秋虽然已想不起父亲的模样了,但当他捧起照片一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父亲,他激动地连声说:“这就是我爸爸!”小时爸爸对他们哥仨疼爱的景象立刻全部被激活!“这就是我爸爸!是我爸爸呀!”他激动得泪流满面。他将父亲的照片单独洗下来,与这张老照片一起,复制了许多套,他要带给母亲,带给兄弟,带给父亲从未谋面过的孙儿、曾孙们。

  孙毓仙捧起这些照片时,手不住地抖,泪不住地流,她想起了拍照片的那一天———

  那是1937年元旦,严传经的炮艇刚好停泊在马尾海军造船所检修,他上岸回到仓山家中。那天,严寿华、严步韩好几家人都来了,他们向严传经问候新年,几位姐妹也带着一家人赶来凑热闹,记不清是谁提议,难得有这么多亲戚能够相聚,不如去照张相留念吧!于是,一大家子好几十口人,浩浩荡荡地到仓山照相馆,留下了这张照片。

  2006年夏天,105岁的孙毓仙怀抱着寻觅了半个多世纪的丈夫照片,含笑告别人世。她走得很安详。

  快速走出,掷弹于袁世凯马车下,但因投炸弹时间稍缓,而车速又甚疾,因此爆炸声浪只是将袁世凯掀翻在地,警卫营长袁金镖当场被炸死,另有十余个警卫被炸成重伤,双套马车中的右侧马虽被炸伤但仍能跑动,车夫刘二驱车狂奔。严伯勋非常沉着,见状,再退入茶叶店,将怀中手枪插入茶桶,从容逸去。他的战友芝萌、先培听到爆炸声后,开窗手持炸弹站立等候,被随之赶来的军警捕去。禹昌闻声持弹奔出,亦暴露被捕。

  袁世凯被炸的第二天,又有人向迎宾馆投掷炸弹,未炸到人,只将袁的办公室玻璃震裂。在家人的劝说下,袁搬入地下室办公,从此袁世凯再不敢去进宫上朝。

  狡猾的袁世凯遇刺后,一方面致意京津同盟会,言欲效力革命,另一方面下令杀害了芝萌、先培、禹昌三人。严伯勋在众多海军老乡的帮助下,连夜潜出北京城,避居天津,后再潜往南京。

  严伯勋刺杀袁世凯虽未成功,但直接影响了京师局势,震慑了清廷君臣,摧毁了他们的心理防线,最终谁都不敢出来主持危局,而宁愿到青岛、天津求田问舍,作富家翁。1912年2月12日早,大势已去的清朝隆裕太后携6岁的溥仪在乾清宫颁发了退位诏书。

  因此,可以说,严伯勋刺袁,为推翻帝制、建立民国贡献巨大,算得上是民国大功臣。

  辛亥革命成功后,因为袁世凯当总统,严伯勋隐秘不宣,组织上亦为保密。一直到袁世凯病逝,严伯勋才重出江湖,并回到老本行,进入北洋政府海军部任职,为海军上校军官。1927年国民党北伐成功,定都南京,他南下到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工作,1933年病逝南京石头城下,灵柩由海军部派军舰护送回乡,安葬于老

相关热词搜索:严复家族走出的侠客

上一篇:严复翻译研究小结
下一篇:严复与国闻报